MACD指標精解

MACD(Moving Average Convergence Divergence)本意是指價格乖離率的移動平均值。其設計原理是計算兩根時長不同的均線之間的乖離率,用此方法來評估價格偏離市場平均成本之間的距離。因此,MACD是個乖離率指標,也是一個價格強度指標,而不是趨勢指標。本文將從該指標的設計原理出發,逐步精解這個強大指標的核心要點。

先看圖:

圖1

MACD指標在多數交易軟件上都有默認存在,這個指標有三個子項:DIFF、DEA和MACD。詳解如下:

繼續閱讀 MACD指標精解
廣告

西蒙斯說

James Harris Simons 此人不做詳細介紹了,他在投資界與科學界的名氣都太大了。本文集選了他的一些「名言」,透過這些語句中我們可以感受到他的一些思維方式。翻譯水平有限,僅做參考(括號內是我自己的理解):


“ One can predict the course of a comet more easily than one can predict the course of Citigroup’s stock ”

人們預測彗星的走勢比預測花旗集團股價走勢容易得多。(別預測股價走勢)

“ The attractiveness, of course, is that you can make more money successfully predicting a stock than you can a comet ”

當然,這件事的吸引力在於,準確地預測花旗集團的股票走勢會比預測彗星賺到更多的錢。(說了也白說,人性使然)

繼續閱讀 西蒙斯說

期貨交易風險管理

曾經與一年輕朋友聊期貨交易風險管理的問題,我的草根觀點是:用做現貨的觀念去作期貨

期貨是保證金交易,有杠杆,目前國際主流交易品種都在10~20倍左右(即10%~5%的保證金)。杠杆是一個中性的工具、雙刃劍。經常傳出某著名機構和所謂的大佬級人物爆倉的股市,因此“杠杆+爆倉”成了許多交易者的心魔,望而卻步。

事實上,如果用做現貨觀念來看待這個問題就簡單許多。

繼續閱讀 期貨交易風險管理

2018總結與2019展望

今年投資帳戶收益約120%,剔除全部生活辦公開銷後的總資產增長約18%左右(不含房產),相對今年的全球市場而言這個成績還算滿意。

投資帳戶收益較高主要貢獻來源於做空納斯達克股指期貨,這是今年年初就一直在尋找的重大戰機。起初做空股指期貨僅是在市場過於樂觀的情緒下做一些預期風險對沖(鎖定收益),隨著市場情緒惡化後逐步加大空頭頭寸並縮減股票和指數基金多頭,淨空敞口為今年收益的主要貢獻源。此外,今年拿出較大比例的資金持有高分紅ETF(每月分紅型),這一部分獲取的現金收入用以平衡日常開銷,並且由於其偏債的特性,在劇烈震盪的市況下顯得相對平和。

自川普上臺以來,全球的政治環境就已經慢慢發生改變,幾個主要大國均現保守黨(派)得勢,孤立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盛行,這種氛圍似乎要回到二戰之前的政治格局。並且美聯儲繼續緊縮政策並把市場利率拉到了3%左右,利率倒掛似乎不可避免——這種局面我認為是不利於投資的。此外,今年中美交惡,改變了過去四十年全球經濟發展與增長的邏輯,舊的秩序正在瓦解,新的秩序還看不到任何跡象。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Please . Not a Member? Join Us

圖形分析的「四項基本原則」

這篇短文最初于2014年4月發佈在我的雪球賬號,時隔四年第二次修訂。

以下原則可廣泛適用於期貨、股票和外匯交易。請注意這是一套用於交易的方法,而不是投資。任何方法都有它的局限性,請務必深刻理解之後再使用。

四項基本原則,即:

大量:Unusual Volume

缺口:Gap

密集:Intensive Transaction Area

背離:Bias

繼續閱讀 圖形分析的「四項基本原則」

ETF動向:買家想要什麼?除了美國之外的其它一切

貝萊德的除美國外ETF上周創紀錄流入資金3.58億美元
該ETF約17%的持倉在日本,10%放在英國

美債利率曲線趨平以及美國經濟成長放緩,促使投資者紛紛涌入投資於除美國之外全球各地的交易所交易基金。


市值約38億美元的iShares MSCI ACWI ex U.S. ETF(交易代碼ACWX)–上周創紀錄流入3.58億美元,並且兩個多月來沒有出現過一天的資金流出。該基金持倉的近17%是日本股票,銀行是其持股最多的行業集團,占投資組合的比重是14%左右。它最大的持倉品種是iShares MSCI印度ETF(交易代碼INDA)。

繼續閱讀 ETF動向:買家想要什麼?除了美國之外的其它一切

華生:以所有制中立啓動改革開放再出發

本文为华生10月27日在武汉大学改革开放新征程论坛上的演讲稿


近来,几家权威政府机构的负责人、发言人密集提出了“竞争中性”和“所有制中立”的口号。从直接原因看,似乎是回应国际上把中国的国企打入另册的歧视。其实“竞争中性”过去中国很早就提出过,而且应当说“中性”“中立”与我们党和政府文件中一直强调的对不同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一视同仁”,是完全一致的。尽管如此,不能不说这两个提法出来后还是让很多人有耳目一新之感。那么,为什么党和政府的文件一再阐述,民营经济的存在和发展却始终被认为是个问题,以至需要不断喊话来稳定人心呢?我觉得这恐怕主要是因为迄今为止在所有制问题上,我们还有一些重要的理论和政策问题没有回答,实际做法上与“竞争中性”“所有制中立”还有较大距离。因此我们不能仅仅将这些口号作为应对外界压力的策略手段,而是应当用开放倒逼改革,以改革扩大开放。

最近,刘鹤副总理直至习近平总书记都出来讲话,再次高度肯定民营企业的地位、贡献和作用,应当说,中央对这个问题重视的程度已经难以复加。现在的问题是要落实和聚焦到实处。就我的观察来看,有以下八大理论和实际政策问题,如果能真正解决落实好,人们的预期就能稳定,民营经济的繁荣发展,乃至公有经济的活力焕发都指日可待。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和走向世界也会更少阻力和更有底气。

首先是四大理论问题

繼續閱讀 華生:以所有制中立啓動改革開放再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