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Blog

估值,究竟是個什麽東西

討論群有這樣一個話題,很普遍,拿出來説説:


截圖來自Slack討論群

估值,以市盈率P/E為例,它是一個比值,分子為價格(市值)分母為淨利潤。要注意一個現象:分子每天都在變,分母三個月才變動一次。

有趣的事情發生了,當分子變動>分母變動的時候,這個比值就在上升,反之就在下降。

Continue reading 估值,究竟是個什麽東西

熊市的一個重要技術特徵

病毒,每隔幾十年或百餘年就會爆發一次,這是生物發展的基本規律。
衰退,每隔二十年左右就會來一次,這是經濟發展的基本規律。
熊市,每隔五到十年就會來一次,這是金融市場發展的基本規律。
面對這些規律,普通人身處其中,誰也無法幸免遇難,差別只是受衝擊的程度不同。

2020年伊始,COVID-19病毒肆虐,目前疫情尚未得到控制,并且缺乏有效手段來治療。

全球幾乎所有普通人都能夠切身感受到病毒帶來的威脅,對未知的恐懼使得所有人都在減少外出、避免群聚活動、縮減開支和投資——使得經濟活動瞬間主動地收縮了——這有可能引發信用風險進而導致金融危機。而美中貿易摩擦並不能讓普通人有如此近距離如此强烈的感受。因此,“這次與上次不同”。

Continue reading 熊市的一個重要技術特徵

皇上錯了怎麼辦?

作者:辛可

幾千年來,中國人始終面對一個頭疼的問題,奴才或奴隸錯了,可以隨便收拾,甚至乾掉大頭或小頭,如果皇上錯了,怎麼辦?

依常識,錯了就該批評,就應悔過。有人也嘗試這麼乾,結果如何呢?韓退之被貶謫、海剛峰下死牢、雒於仁險些丟掉小命。這就是批評皇上的下場。

他們之所以走狗屎運,大概是沒有活明白。儘管皇上提倡批評與自我批評,但不包括朕;皇上要求每個人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但不包括孤;皇上宣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不包括寡人……。老子受命於天,在一切社會規則之上!

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悖論是:人都會犯錯,皇上也是人,但皇上不會犯錯,他永遠是光榮偉大正確的。

Continue reading 皇上錯了怎麼辦?

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

作者:許章潤

許章潤(1962年10月-),中國法學家,擔任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法治與人權研究中心主任、 《清華法學》主編,也是天則經濟研究所特約研究員。其研究領域主要是法理學、西方法哲學、憲政理論和儒家人文主義與法學。


二月。墨水足够用来痛哭,大放悲声抒写二月,一直到轰响的泥泞,燃起黑色的春天。

——帕斯捷尔纳克

豕鼠交替之際,九衢首疫,舉國大疫,一時間神州肅殺,人心惶惶。公權進退失據,致使小民遭殃,疫癘散布全球,中國漸成世界孤島。此前三十多年「改革開放」辛苦積攢的開放性狀態,至此幾乎毀於一旦,一巴掌把中國尤其是它的國家治理打回前現代狀態。而斷路封門,夾雜著不斷發生的野蠻人道災難,跡近中世紀。原因則在於當軸上下,起則鉗口而瞞騙,繼則諉責卻邀功,眼睜睜錯過防治窗口。壟斷一切、定於一尊的「組織性失序」和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特別是孜孜於「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政體「道德性敗壞」,致使人禍大於天災,在將政體的德性窳敗暴露無遺之際,抖露了前所未有的體制性虛弱。至此,人禍之災,於當今中國倫理、政治、社會與經濟,甚於一場全面戰爭。再說一遍,甚於一場全面戰爭。此可謂外寇未逞其志,而家賊先禍其國。老美或有打擊中國經濟之思,不料當軸急先鋒也。尤其是疫癘猖獗當口,所謂「親自」雲雲,心口不一,無恥之尤,更令國人憤慨,民心喪盡。

是的,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而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至此,放眼世界體系,揆諸全球政治週期,綜理戊戌以來的國情進展,概略下述九項,茲此敬呈國人。

Continue reading 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

投資筆記:NFLX

2019年以來,“流媒體戰爭”(streaming wars)佔據了娛樂媒體頭條,似乎所有的內容提供商都加入了這場戰爭,Netflix(NFLX)的股價自2018年高點最大跌幅達45%以上,最近才有些回穩。

對於Netflix,有兩種看法。首先,流媒體不是一個贏家通吃的市場。與一個典型的有線電視套餐(月費高於100美元)相比,流媒體服務的價格非常之低(Disdey+的定價僅爲每月6.99美元),以至於大多數消費者都會訂閱不止一個流媒體服務。其次,大多數消費者可能會首選Netflix——一個耳熟能詳的品牌,内容豐富,重點是朋友家都有所以也必須有的從衆心理。

不管怎麽説,Netflix目前的市場地位在短期内是難以撼動的。這是它最大的競爭力與護城河。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Please . Not a Member? Join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