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正在输掉的战争:中国人口危机

转自:墙外楼,作者不详


01

根据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数是1723万人,比2016年下降63万人,比卫计委预测的2017年出生人口下限2023.2万少了300万。其中二孩的出生人口是883万,一孩只有724万,可以想象,若2015年没有全面开放二孩,出生人口已是雪崩式下降。

时光倒退30年,1987年,中国出生了2528.8万人,这是个注定后无来者的出生高峰,它由60年代中国的前一个生育高峰所决定,又决定了20年多后的、刚刚过去的2016年这个生育高峰。1987年以后,出生人口数便一路下滑,到2004-06年低处的时候,已经不足1600万,相去最高峰不足2/3。未来出生人口也会走出这样的趋势,即使不考虑已经低到地下室的生育意愿,按最乐观的估计,在未来7年内,出生人口就将下降到1000万以内,并被死亡人口数赶上,进入漫长的人口负增长时期。

出生人口骤降的后果没有那么快显现出来,相反,人口高峰的阵痛却很明显。由于中国传统的生肖观念,2012年龙年是一个出生大年,2011年-2013年,上海出生人口分别为18.00,22.61,19.62(万),北京出生人口分别为19.1、22.4、21.6(万),都在龙年有个凸起。而2018年正是2012年出生人口大量入学的年份,所以年初看到有人抱怨说给北京政府年缴税数百万,孩子却没有办法在北京上学,所以两三年前,上海好多孩子的家长去政府抗议说没有幼儿园可上。很多私立幼儿园前些年取得大发展,其中一些传出虐童的丑闻。生龙宝宝的代价是巨大的,有些操心多家长孩子两三岁时就开始四处寻觅合适的学区房,并不惜重金购置。不仅如此,龙年出生的孩子升学压力始终存在,并面临更激烈的中高考竞争。 继续阅读我们真正在输掉的战争:中国人口危机

广告

47个顶尖企业的成长策略

转自:经纬创投
原题:47个增长策略,Netflix Facebook YouTube都在用


当下,一家创业公司要想成长,其挑战无疑越来越综合而多元——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增长非常重要,但在流量红利已不明显的今天,对于每一个创业者来说,找到可执行的、有效的增长途径非常重要。

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分享的增长黑客策略。究竟什么是增长黑客?今天我们选择分享47个案例——在我们开始阅读这些增长黑客策略之前,先来做一个假设:

假设你在一家餐厅里吃饭,现在想要买单。当你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并决定给多少小费时,服务员会把账单带给你,然后退回到柜台;与此同时,在另一张餐桌上,同样的仪式刚刚开始。但这次服务员不仅带来了账单,还带来了薄荷巧克力。 继续阅读47个顶尖企业的成长策略

中美贸易战已没有回头路

美国总统特朗普,根据彭博通讯社分析,已经将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战推到一个没有回头路的地步,没有一方可以找到退路。

分析指出,到了8月30日,白宫将开始向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货征收10%的关税,货品从衣服到电视机零件到冰箱,再加上早前已经实施向中国500亿美元的进口征收关税,中国向美国输出的货物,大概有一半将遭到征收关税的命运。

中国大概只有7个星期的时间,要就是与美国达成妥协,要就是跟特朗普周旋到底。在国内政治压力下,中国主席习近平也不能被视为弱者,他已誓言要以牙还牙。面对特朗普第一波的关税攻势,中国已经作出报复,而且报复的对象,都是特朗普支持者的关键州,如艾奥瓦州的大豆以及肯德基州的美国威士忌。 继续阅读中美贸易战已没有回头路

制度是最昂贵的药品 —— 为什么我们不是药神

作者: 二大爷


大热电影《我不是药神》里面有一句很戳心的台词: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做穷病。这句话对了一半。说对是因为贫穷确实不仅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还会实实在在限制我们生命的长短;不对呢,是因为它并不是决定生死的唯一、甚至是重要因素。

洋人的例子我们且不谈,就谈谈海峡对岸,我们同胞,台湾的医疗制度。

台湾医保的正式名称是:全民健康保险。口碑好到什么程度呢,早在2005年,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就曾经为之打call,极力主张美国移植台湾经验。大名鼎鼎的《纽约时报》去年还专门推介,呼吁政客重视。每年都有大量的美国病人去台湾就医,特别是大病——因为诸如器官移植这样的需要巨额费用的大病,在台湾的开销仅仅是美国开销的五分之一。而且医疗水平和服务并不逊于美国。 继续阅读制度是最昂贵的药品 —— 为什么我们不是药神

匹夫之怒——底层社会的互害模式

作者: 二大爷


《战国策》里面一个虚构的故事。

秦王灭魏,魏的属国——小小的安陵危在旦夕。面对秦王的威胁,安陵君的使臣唐雎毫无畏惧,绝不退让。秦王说,你知不知道天子之怒,伏尸百万?唐雎反问,你知不知道布衣之怒?秦王说不就是呼天喊地,拿头撞地吗?唐雎说,你说的是匹夫之怒。真正的布衣之怒,伏尸二人,天下吊孝,可能就在今天。秦王大为惶恐,马上折服。

唐雎和荆轲一样,是中国人在三观最正的时代里面,对于愤怒的价值的判断。挑战强权,反抗不公的愤怒,才有存在的意义继续阅读匹夫之怒——底层社会的互害模式

中国人为什么用不上平价救命药

文|徐子铭


近期热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很可能是今年最有价值的中国影片。剧情改编自真实事件:徐峥饰演的保健品店主在一群癌症患者的恳求下,成了某种印度产「救命药」的总代理商,由此卷入生活和法律的漩涡中。

「救命药」需要代购,已经成了中国重病患者无奈的选择。从印度、土耳其、孟加拉、以色列购买的仿制药,正源源不断流入中国。

同一种药品,国内「正版」原研药的价格,常常是印度仿制药价格的十倍以上。新闻报道称,一家印度代购商月流水可以达到 700 万元人民币。

仿制药,为什么印度行,中国不行?很多人将此归咎于专利法和加入 WTO 导致的医药专利壁垒。但事实上,这并非主要原因。真正的问题在于,在中国开发仿制药,从头到尾都举步维艰。 继续阅读中国人为什么用不上平价救命药

全世界都低估了特朗普

转自:法广中文网
作者:旧金山特约记者 王山


举目四顾,特朗普在全世界几乎没有朋友。他与中国开打贸易战即将白热化;与欧盟、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的贸易战一触即发;近几日,媒体盛传特朗普声言美国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特朗普否认,但从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已经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巴黎气候变化协定”、“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最近又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来看,说美国退出世贸组织,并非空穴来风。还有:如果德国这些国家继续拖欠会费不交,美国退出早已失去存在意义的“北约”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联合国只顾耗费美国缴纳的大比例会费,却继续与美国为敌,某一天特朗普宣布退出联合国,世界也不必惊奇。

最近人们发现,无论敌人还是朋友,都低估了特朗普:低估了他为美国讨回贸易公平、不再当冤大头、任凭什么国家都来占美国便宜的决心,低估了他终结危害美国不下三十年的经济全球化、让美国重回贸易保护主义、让世界重回一对一的单边主义经济秩序的决心

全世界的政要、媒体都在谴责特朗普,说他将给世界带来什么什么样的危害,而特朗普我行我素,毫不理会。 继续阅读全世界都低估了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