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善文最近特別火的演講(錄音+整理稿)


高善文先生近日在山西证券30周年会上的演讲录音

【演讲稿整理(有删节)】

今年以来从中央政府的角度讲、从中国宏观经济的角度讲我们在两个方面遇到了比较大的问题:

一方面是中美关系遇到了比较大的问题,到现在应该是非常困难,这种局面应该是过去40年没有过的,甚至是1972年中美恢复交往以来所没有过的局面繼續閱讀 高善文最近特別火的演講(錄音+整理稿)

廣告

「放水」是認真的:因為「清算」是真的

转自:墙外楼


政策的转向

最近为“松”与“紧”,央妈与财政部吵了一架,这相当罕见。

前天央妈与财政部的共同爸爸国务院开了个常务会,这个时间开“国常会”,也相当罕见。会议一锤定音,要求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稳健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

会议表示,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根据形势变化相机预调微调、定向调控。这个说法想来许多人不陌生,所以很多老司机的评语都是: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43个月前,也就是2015年1月,总理参加达沃斯论坛时的表态,也是积极财政和稳健货币,不会搞大水漫灌,注重预调微调。然而结果是,2015年我们降了5次息,降了4次准。

这轮宽松,点燃了许多牛市。有的比较短,比如股市。有的比较长,但也到了清算时期,比如P2P。有的很长,暂时没看到结束的可能,比如房地产。 繼續閱讀 「放水」是認真的:因為「清算」是真的

後工業化時代的投資方向

作者:许小年
来源:本文为许小年于2018年浙商证券“凤凰行动”论坛的发言摘要,演讲主题《多变环境中的不变之道》,有删减。


非常高兴来到这里,与大家对于有关中国经济环境和最近出现的一系列变化,做一个交流。今年正好是全球金融危机10周年,我们好像又碰到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局面,国内国外的经济形势都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在这个变化中,我们企业金融机构如何应对,这是我和大家交流的主要内容。

关于经济形势的变化,我想谈这几个方面,虽然这几个方面仅仅是我们目前所面临挑战中的几项,但是我认为这几项是对于今后经济发展和企业经营,影响比较大的方面。
第一个是从长期来看,中国经济现在已经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后工业化时代经济运行的规律如果有任何规律的话,它和工业化时代有着根本的不同。大家都知道,我们做金融的,更是在第一线感受到这个冲击。第二项就是国家正在进行的去杠杆,采取各种各样的措施在去杠杆。 繼續閱讀 後工業化時代的投資方向

地方經濟如何應對「艱難時刻」?

轉自:安邦咨詢

2018年時間已過去大半。如果只看總量數據,中國經濟上半年6.8%的同比增速似乎尚可,第二季度同比增長6.7%也不算差,中國經濟增長已連續12個季度保持在6.7%-6.9%的區間。但如果看投資、消費、進出口、工業增加值等分項數據,則普遍出現增速下行的勢頭。如果看微觀經濟,或者從地方經濟來看,則負面信號更多,顯示中國經濟的活力明顯不足。

安邦咨詢(ANBOUND)的研究認為,國內除一些沿海發達地區,中西部少數大城市所在的熱點地區之外,更多地方的經濟發展形勢並不好。所謂「並不好」,是指地方經濟的實際發展情況,比官方經濟統計數據所顯示的要差很多,有些地方甚至「非常糟糕」。客觀來看,對不少地方來說,現在面臨著發展中的「艱難時刻」。

從財政角度來看,根據財政部7月13日發佈的數據,今年上半年,全國財政收支運行情況良好。1至6月累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04331億元,同比增長10.6%。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49890億元,同比增長13.7%;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收入54441億元,同比增長8%。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中的稅收收入91629億元,同比增長14.4%;非稅收入12702億元,同比下降10.8%。

與上半年多項經濟數據的增速放緩相比,財政收入仍然保持了兩位數增長,可謂一枝獨秀!但是,財政收入的快速增長與同期經濟增速和其他數據形成的顯著反差——全國財政收入增速高出同期GDP增速3.8個百分點(高出55.9%),中央財政收入增速則高出GDP增速6.9個百分點(高出101%),卻顯示出中國經濟中令人擔憂的一面。如果經濟基本面不好,財政稅收增長越多,說明經濟被「刮地皮」越多。這種情況顯然難以持續。

不少地方政府與安邦研究人員溝通時反映,地方真實的財政壓力和債務問題,都要比官方公佈的情況嚴重得多,有些地方的財政數據和經濟數據存在造假;少數地方的財政緊張,甚至影響到了基層政府的運行。還有地方反映,經濟形勢和市場形勢都變了,但各種考核卻變化不大,地方工作越來越難乾。在少數地方,由於要完成的「政治任務」不少,於是地方政府開始向企業「甩發展包袱」,不同的部門向分管領域的企業「派任務」,要完成多少發展目標,企業要做多少事情。嚴格說起來,這種做法是違法的,卻是一些地方的無奈之舉。

一些地方反映,現在發展經濟既缺資源,又缺手段,還缺人才。在資源方面,主要是缺錢,缺土地空間,缺好的企業;在手段方面,主要是缺融資渠道;在人才方面,城市化背景下大家都在搶人,很多基層地方人才奇缺、勞動力短缺。一些地方的現實處境,不僅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還有好幾個嚴厲的婆婆在旁監管。現在談發展的確很難。

不過,面對現實,光談困難是不夠的,既不解決問題,也無助於完成考核。要發展地方經濟,沒有靈丹妙藥,恐怕還是需要政府積極地來換思路。在我們看來,有如下幾點需要調整:(1)換預期。要調整發展預期,準備好過一段緊日子、難日子,財政資源要省著用,用對地方,資源要花在改善公共服務和市場環境。(2)換思路。從直接參與市場,轉向搞好本地市場環境,要放水養魚,做活市場。即使餓著肚子,也不能把僅有的幾條魚吃了,這做搞法今後沒有希望。要真正解決問題,還是要做活本地市場,得讓企業先活,讓市場活躍起來。(3)多元化籌集資源。不能完全指望中央再出大政策、搞大財政、大項目,也不能指望重回房地產的路子。地方需要多種渠道想辦法,上面的錢當然要,也要大力動員社會資源,讓企業、民營資本多參與。政府則要給出信用保證、法治保證,這也是營商環境建設的一部分。

至於中央會不會「放水」?何時「放水」?現在還有不確定性。要指出的是,「放水」是安邦給出的發展思路建議,我們估計今後的形勢免不了這一條路。「放水」這一操作的作用在於,一是讓市場緩解信用鏈條,使當地市場不立刻被債務纏死,讓市場能口喘氣,就像池塘里的水位提升,各種小船都浮起來,活起來了。二是提供資源,增大市場回旋空間(包括債務、融資等);三是擴大內需,擴大國內市場,形成經濟拉動力。地方經濟就是大池塘里擱淺的小船,如果中央願意「放水」,地方市場就會活起來,在債務、投融資方面會有緩解。

最終分析結論(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未來一段時間,地方經濟普遍面臨著發展困境。面對困難,地方需要換預期、換思路、拓空間、找資源,以積極的姿態來度過這一段艱難時刻。(AHJ)

「中國市場」是貿易糾紛中的重要底牌

转自:墙外楼


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在中国的美国企业与在美国的中国企业心里都不踏实,担心会受到贸易摩擦的负面影响。对于贸易纠纷中筹码少一些的中国来说,提前预估美国企业外流与回流的可能性,是目前阶段应该做的事情。

美国企业在中国,现在总的数量并不多,据不完全统计大约超过1000家。但问题的严重性却不全是由企业数量来决定的,而要看美国企业的流动对世界市场的实质振动和影响。从投资规模看,中美双方的统计有不小的差别。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直接投资(FDI)为31.3亿美元。根据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统计,2017年美国企业对中国投资是140亿美元(2016年为138亿美元)。不过,荣鼎咨询的统计中还包括资本并购的规模。

从行业来看,根据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研究,美国对中国的投资,规模较大的是ICT(信息、通讯和技术)、娱乐业、汽车、农业和食品,以及房地产。其中增长较快的是前四类产业。规模中等的是机械、能源、健康、材料等产业,其中,机械与能源产业投资保持稳定,但健康和材料产业的投资萎缩。规模较小的是电子、金融、航空、交通、消费等产业。 繼續閱讀 「中國市場」是貿易糾紛中的重要底牌

中國政府智庫報告全文:警惕出現金融恐慌

全文转发: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李扬  尹中立  李拉亚  殷剑峰的文章


提要

1、今年以来,债券违约、流动性紧张、汇率下行和股市下泻等相继发生,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加之美联储加息以及中美贸易冲突呈长期化和高度不确定性,我们认为,目前中国极有可能出现金融恐慌

2、金融恐慌是一种极端的集体规避风险的行为。恐慌之发生,并非市场上当真出现了大规模的金融风险并日臻恶化,而是广大市场参与者对未来市场前景感到茫然甚至恐惧。广大市场参与者不约而同地抽逃资金而求自保,将会引致或者恶化金融危机。

3、应对金融恐慌应有大动作,并明确向世人宣示。主要措施包括,第一,立即启动国务院金融与发展委员会中的应急处置机制;第二,制定预案,及时、果断处理违约、破产事件;第三,尽快隔绝我国货币供给机制与美元、汇率和外汇储备的关系,为防范不可避免的外部冲击做好准备。

繼續閱讀 中國政府智庫報告全文:警惕出現金融恐慌

從底層邏輯看巴菲特核心重倉股的思路、原則和條件

作者:董宝珍


巴菲特重仓股的共同特性应该就是巴菲特选股的思路、原则和条件,以下是巴菲特核心重仓股的共同特征:

第一、产品需求永无止尽的快速消费品公司

行业内已经认识到巴菲特几十年来主要是投资消费和金融,其中消费是第一位的。只是这种消费类公司都是快速消费品,而不是耐用消费品和慢速消费品。巴菲特没有投资房地产,也没有投资一些商品更换周期长的公司。

可口可乐巴菲特一天自己就喝几瓶,华盛顿邮报天天一份新产品,宝洁吉列、美国运通的服务和产品全部都是快速重复消费。而且这些重仓股的产品和服务在生命周期上几乎都是无始无终的,不能想像美国人不再喝可乐了,也不能想像美国人不再用快递服务了,生命周期无限长的快速消费品是巴菲特核心重仓股的第一特点。

第二、买大不买小、买老不买新、买垄断不买竞争

巴菲特买大不买小,买老不买新,所有的重仓公司都是其所在行业的超级龙头和绝对老大,这些公司也是美国企业界的巨无霸。巴菲特不介入处于自由竞争阶段的行业和公司,他只买那些已经实现了完全的寡头垄断行业中的超核心龙头股。华盛顿邮报几乎是美国舆论媒体的旗帜;可乐、宝洁吉列、运通基本上这些企业都占据着整个行业的半壁江山。

这些大的企业常常被人们视为成长乏力,但事实是这些企业因为长期经营所形成的内部稳定的经营体制和机制,加上行业竞争进入垄断而非常稳定,成长性并不逊色于其它公司。

巴菲特一生没有持有过所谓的中小盘股,巴菲特所持有的股票都具有长期生命历程,都是在他们已经经营了几十年后巴菲特才介入的,没有一个较长的经营历程,巴菲特甚至不看一眼,新的公司、小的公司、没有历史的公司在巴菲特的投资组合中从来得不到起码的重视和关注,而老的、有历史的、规模巨大的、行业绝对龙头则成为巴菲特重仓的核心公司。 繼續閱讀 從底層邏輯看巴菲特核心重倉股的思路、原則和條件

你是否聽到冰川崩裂的聲音?

转自网络
作者:sk似曾相识12


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在“2018中国企业信用发展论坛”演讲中,详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一系列深层问题,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但地方政府没有一个想还债的,甚至许多地方连利息都还不起。

无论是地方政府债务还是企业债务,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之一角,或者说只是浮在水面上的一部分,水面之下的隐性债务有多少?权威统计数据看上去也并不一致。财政部的数据是:到2017年12月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约16.47万亿,国债余额约13.47万亿,总共政府债务余额大概是29.95万亿。中国政府负债率也就是用债务余额除以2017年底GDP82.71万亿所得出的比例是36.2%。

国际清算银行(BIS)给出的数据是:截止到2017年3月末,中国政府债务余额约37.2万亿。对比前面财政部数据来看,两者政府债务统计差额是7.29万亿,国际清算银行认为应当归属于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可以从某种意义上推定为一类隐性债务的规模。

麦肯锡谘询机构曾在2015年抛出一份报告,披露中国债务规模自2007年7.4万亿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28.2万亿美元,负债规模相当于GDP的282%,比美国还要高出很多。如果包括金融业债务在内,中国负债规模比澳大利亚、美国和德国的总和还要多。高盛研究也发现,中国总债务占GDP的比重2017年保守估计在284%以上。 繼續閱讀 你是否聽到冰川崩裂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