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體制與真正的政治危機

轉自:西西弗評論

在今年7月份香港的動亂剛剛開始的時候。我當時其實非常擔心香港出現真正的政治危機。而4個月後的現在,雖然暴力行為越來越激烈,我反而安心了很多。也許,香港這次運動的暴力化持續化,反而能延緩甚至避免香港的政治危機。

在什麼情況下,香港會出現真正的政治危機?會成為中國中央政府的一個真正頭疼的問題?遊行和暴動是撼動不了中央政府的主權的。分析香港問題,要先看清楚香港的政治體制。雖然沒有雙普選,但香港仍然是一個准選舉政治,三權分立的體制。大家一定要記住這一點,香港是自下而上的選舉政治。

閱讀全文《香港的體制與真正的政治危機
廣告

柏林牆倒下之前,沒有人相信它會倒下

30年前的11月9日,柏林牆開始倒塌。

象徵冷戰的柏林牆始建於1961年8月13日,其阻止了東德和西德的人員的自由往來,柏林牆是德國分裂的象徵,成為了分割東西歐的重要標誌性建築。 但在那些年里,東德人以及波蘭人和捷克斯洛伐克人用各種方式去「穿牆」,辦假證、挖地道、自制熱氣球飛越、改裝汽車發動機藏身偷渡;以及視死如歸駕汽車撞牆…… 雖然不斷有比電影更為觸動的逃亡故事,但對失敗者冰冷無情的懲罰更讓人絕望。

所以,當東德領導人在民眾抗議的壓力下,決定放鬆去往西德的出入境手續時,人們蜂擁而至,加上一些「偶然」因素,柏林牆被打開了。 前蘇聯領 導人戈爾巴喬夫表示,他當時下令駐紮在東德的近40萬蘇聯部隊不採取任何行動。

柏林牆倒塌不到一年後,兩德統一,歐洲的冷戰和平結束……

閱讀全文《柏林牆倒下之前,沒有人相信它會倒下

改变当代世界的三大力量(译)

10/4/2019, 摩根豪塞尔

原文链接:https://www.collaborativefund.com/blog/three-big-things-the-most-important-forces-shaping-the-world/

历史学讽刺的一点是:我们通常都确切地知道故事如何结尾,却对开头一无所知。

比如说,什么造成了金融危机?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你需要了解住房贷款市场。

什么造成了当时的住房贷款市场?你需要了解此前30年不断下降的利率。

什么导致了利率不断下降?你需要知道1970年代的通胀。

什么造成了通胀?你需要了解1970年代的货币体系和越战的后续影响。

什么带来了越战?你需要知道二战后西方世界对于共产主义的恐惧。。。

如此下去没有结束。

无论大小,现今的每一个事件都能往前追溯。如果忽视事件的联系可能会混淆认知,产生错误的因果联系,错误估计事件持续的时间以及它们再次发生的环境。孤立的看待问题而不追寻事件的联系正可以解释为什么预测总是不准确,以及为什么政治如此丑陋。

事件的缘由可以不断往前追溯;挖得越深则越接近所谓的“大事件”,即那些少数但影响极其深远的事件。

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如何强调1935到1945年对整个世界以及后续发展的影响都不为过。

閱讀全文《改变当代世界的三大力量(译)

金融生態圈

記得有一個經濟學家叫謝國忠,他孜孜不倦專業唱衰中國房地產十幾年,你若是跟著他做就慘了。但是,對待這種做學問的人還是要尊重的。做學問就是要有黑有白,有對立有派別,重要的是他們的立場和邏輯、能自圓其說的學問就是好學問。如果讓所有的學者都信奉市場,這顯然是有偏頗的。所以,我們一定要有能力區別哪些是做學問的人,哪些是分析師,哪些是在市場里混的人。這幾類人所站的位置不同,邏輯不同,自然結果會不同。不要輕易給別人扣帽子。

金融市場是一個大生態,有賣學問的、有賣報告的、有賣數據的、有賣策略的,各有各的生活。所有這一切,最終買單的都是底層生物:散戶。

閱讀全文《金融生態圈

《烏合之眾》60條基本觀點

1.人一到群體中,智商就嚴重降低,為了獲得認同,個體願意拋棄是非,用智商去換取那份讓人備感安全的歸屬感。

2.我們始終有一種錯覺,以為我們的感情源自於我們自己的內心。

3.群體只會乾兩種事——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

4.個人一旦成為群體的一員,他所作所為就不會再承擔責任,這時每個人都會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約束的一面。群體追求和相信的從來不是什麼真相和理性,而是盲從、殘忍、偏執和狂熱,只知道簡單而極端的感情

5.我們以為自己是理性的,我們以為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是有其道理的。但事實上,我們的絕大多數日常行為,都是一些我們自己根本無法瞭解的隱蔽動機的結果。

6.所謂的信仰,它能讓一個人變得完全受自己的夢想奴役

7.在與理性永恆的衝突中,感情從未失過手。

8.有時不真實的東西比真實的東西包含更多的真理。

9.群眾沒有真正渴求過真理,面對那些不合口味的證據,他們會充耳不聞…凡是能向他們提供幻覺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為他們的主人;凡是讓他們幻滅的,都會成為他們的犧牲品。

10.數量,即是正義。

11.掌握了影響群眾想象力的藝術,也就掌握了統治他們的藝術。

閱讀全文《《烏合之眾》60條基本觀點

反了那麽多年美,早該有心理准備被美反

轉自:佰鳴
作者:no one 无名氏


這回美國好像是要動真格了,關稅大棒剛落地,對華為的制裁又接踵而至,而且還是以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方式,將華為列入了美商務部管制的「實體清單」。另外又有媒體報導,有美議員正提出議案,擬收緊對中國留學生和研究人員的簽證。

年初就傳聞美國成立某神秘委員會,從如今種種跡象來看,中美摩擦已不單單是貿易問題,而是上升到了全方位的,近似冷戰的勢態。而且現在特朗普又推遲了對日歐的汽車關稅,取消了對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鋼鋁關稅,意圖很明顯,就是要集中精力先解決中國問題。反了那麼多年的美,現在終於如願以償,等來了美國的反制。

這兩天我留意了下網上的輿論,無論是媒體還是網民,都無比奮亢,給人一種已進入臨戰狀態的感覺。所以今天我打算說些冷靜的話,眼下中國最需要的,就是冷靜。

閱讀全文《反了那麽多年美,早該有心理准備被美反

投資究竟應該怎麼做?

從我十幾年前踏入市場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琢磨著怎樣讓錢自動地為我賺錢,而不是我自己非常辛苦地去耕耘。後來我慢慢明白了資產配置的道理,投資收益=Cash+Beta+Alpha,這三個部分每一個部分都應該自動為我創造收益,如何做到?我在油管上某一期的視頻里講到過,這裡稍微延展一下。

閱讀全文《投資究竟應該怎麼做?

拆分科技巨頭!

作者:伊麗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
原題:Here’s how we can break up Big Tech
翻譯:雷公

Twenty-five years ago, Facebook, Google, and Amazon didn’t exist. Now they are among the most valuable and well-known companies in the world. It’s a great story — but also one that highlights why the government must break up monopolies and promote competitive markets.

25年前,Facebook、Google和Amazon還不存在。現在他們是世界上最有價值和最知名的公司。這是一個偉大的故事——但這也突顯出爲什麼政府必須打破壟斷,促進競爭市場。

In the 1990s, Microsoft — the tech giant of its time — was trying to parlay its dominance in computer operating systems into dominance in the new area of web browsing. The federal government sued Microsoft for violating anti-monopoly laws and eventually reached a settlement. The government’s antitrust case against Microsoft helped clear a path for Internet companies like Google and Facebook to emerge.

上世紀90年代,當時的科技巨頭微軟(Microsoft)試圖將其在電腦操作系統領域的絕對優勢,轉化為網絡瀏覽時代的主導地位。聯邦政府起訴微軟違反反壟斷法,最終達成和解。政府對微軟的反壟斷訴訟爲Google和Facebook等互聯網公司的崛起掃清了道路。

The story demonstrates why promoting competition is so important: it allows new, groundbreaking companies to grow and thrive — which pushes everyone in the marketplace to offer better products and services. Aren’t we all glad that now we have the option of using Google instead of being stuck with Bing?

這個故事說明了爲什麼促進競爭如此重要:它允許新的、開創性的公司成長和繁榮——向市場上的每個人提供更好的產品和服務。我們是不是都很樂於選擇使用Google而不是被迫要使用Bing呢?

閱讀全文《拆分科技巨頭!

當滿大街都是外賣騎手,上百萬勞動力是否用錯了地方?


文:邢海洋
自:三聯生活周刊


週末連著跑了三趟超市,最後一趟是為一管芥末。當我懷揣著芥末跨坐在摩托車上的時候,身邊一位騎手已經滿載著蔬菜與零食,發動了機器。全天,我都滿足于家庭中作為採購者的角色,安之如飴,想到家裡人都等著這管芥末做蘸料,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可就在看到快遞那一刻,我不淡定了。

圖片來自網絡

每天,我們都在和快遞“和諧共生”著,和騎手一起騎車、一道搶行、一道上電梯;為他們打開門禁,讓他們先走,把結帳通道讓給他們,因為他們永遠顯得比你著急。這管芥末提醒了我,原來我一天的奔波是可以用金錢度量的,如果我生活在四五線小城,跑一趟是三五塊錢,生活在一線,一趟是七八塊甚至十幾元。一天跑了三趟,精疲力竭,只相當於二三十塊錢的價值。

閱讀全文《當滿大街都是外賣騎手,上百萬勞動力是否用錯了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