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社交圈

2016年12月,我從上海舉家遷移至加拿大溫哥華定居,生命不息、折騰不止。 如今已近三年。

這三年時間(確切地說是兩年半),除了在美麗的溫哥華安家置業忙得不亦樂乎之外,投資與思考從未停止。

記錄自己的思考早已成爲我的生活方式之一,并且分享這些思考讓我受益很大:一方面,與網友互動過程中促使我持續深度思考;另一方面,事中辯論與事後總結對完善邏輯有極大幫助。自2007年開始,我在新浪博客寫下第一篇文字(那時候還沒有Twitter和微博)至今,在纍積知識和見解的過程中,我的家庭財富也獲得了驚人的增長。思考與財富之間的正反饋,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不斷地激勵著我向著更高的目標前行

閱讀全文《重建社交圈
廣告

反了那麽多年美,早該有心理准備被美反

轉自:佰鳴
作者:no one 无名氏


這回美國好像是要動真格了,關稅大棒剛落地,對華為的制裁又接踵而至,而且還是以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方式,將華為列入了美商務部管制的「實體清單」。另外又有媒體報導,有美議員正提出議案,擬收緊對中國留學生和研究人員的簽證。

年初就傳聞美國成立某神秘委員會,從如今種種跡象來看,中美摩擦已不單單是貿易問題,而是上升到了全方位的,近似冷戰的勢態。而且現在特朗普又推遲了對日歐的汽車關稅,取消了對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鋼鋁關稅,意圖很明顯,就是要集中精力先解決中國問題。反了那麼多年的美,現在終於如願以償,等來了美國的反制。

這兩天我留意了下網上的輿論,無論是媒體還是網民,都無比奮亢,給人一種已進入臨戰狀態的感覺。所以今天我打算說些冷靜的話,眼下中國最需要的,就是冷靜。

閱讀全文《反了那麽多年美,早該有心理准備被美反

投資究竟應該怎麼做?

從我十幾年前踏入市場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琢磨著怎樣讓錢自動地為我賺錢,而不是我自己非常辛苦地去耕耘。後來我慢慢明白了資產配置的道理,投資收益=Cash+Beta+Alpha,這三個部分每一個部分都應該自動為我創造收益,如何做到?我在油管上某一期的視頻里講到過,這裡稍微延展一下。

閱讀全文《投資究竟應該怎麼做?

拆分科技巨頭!

作者:伊麗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
原題:Here’s how we can break up Big Tech
翻譯:雷公

Twenty-five years ago, Facebook, Google, and Amazon didn’t exist. Now they are among the most valuable and well-known companies in the world. It’s a great story — but also one that highlights why the government must break up monopolies and promote competitive markets.

25年前,Facebook、Google和Amazon還不存在。現在他們是世界上最有價值和最知名的公司。這是一個偉大的故事——但這也突顯出爲什麼政府必須打破壟斷,促進競爭市場。

In the 1990s, Microsoft — the tech giant of its time — was trying to parlay its dominance in computer operating systems into dominance in the new area of web browsing. The federal government sued Microsoft for violating anti-monopoly laws and eventually reached a settlement. The government’s antitrust case against Microsoft helped clear a path for Internet companies like Google and Facebook to emerge.

上世紀90年代,當時的科技巨頭微軟(Microsoft)試圖將其在電腦操作系統領域的絕對優勢,轉化為網絡瀏覽時代的主導地位。聯邦政府起訴微軟違反反壟斷法,最終達成和解。政府對微軟的反壟斷訴訟爲Google和Facebook等互聯網公司的崛起掃清了道路。

The story demonstrates why promoting competition is so important: it allows new, groundbreaking companies to grow and thrive — which pushes everyone in the marketplace to offer better products and services. Aren’t we all glad that now we have the option of using Google instead of being stuck with Bing?

這個故事說明了爲什麼促進競爭如此重要:它允許新的、開創性的公司成長和繁榮——向市場上的每個人提供更好的產品和服務。我們是不是都很樂於選擇使用Google而不是被迫要使用Bing呢?

閱讀全文《拆分科技巨頭!

當滿大街都是外賣騎手,上百萬勞動力是否用錯了地方?


文:邢海洋
自:三聯生活周刊


週末連著跑了三趟超市,最後一趟是為一管芥末。當我懷揣著芥末跨坐在摩托車上的時候,身邊一位騎手已經滿載著蔬菜與零食,發動了機器。全天,我都滿足于家庭中作為採購者的角色,安之如飴,想到家裡人都等著這管芥末做蘸料,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可就在看到快遞那一刻,我不淡定了。

圖片來自網絡

每天,我們都在和快遞“和諧共生”著,和騎手一起騎車、一道搶行、一道上電梯;為他們打開門禁,讓他們先走,把結帳通道讓給他們,因為他們永遠顯得比你著急。這管芥末提醒了我,原來我一天的奔波是可以用金錢度量的,如果我生活在四五線小城,跑一趟是三五塊錢,生活在一線,一趟是七八塊甚至十幾元。一天跑了三趟,精疲力竭,只相當於二三十塊錢的價值。

閱讀全文《當滿大街都是外賣騎手,上百萬勞動力是否用錯了地方?

當沒文化的人多了,沒文化就對了?

轉自:灰鴿叔叔


有家搞培訓的前兩天發了一篇提醒說,請各位主持人注意,有些詞的拼音改了!趕緊瞭解一下最新發音!不然讀錯就要扣錢了!

有意思的是,昨天下午開始,有媒體開始發辟謠貼:重點提醒這篇不是官方發的,而是培訓機構發的。

我一直很奇怪:如果你要辟謠,第一要辟的是內容的真假,而不是身份。

然後我仔細看了看辟謠貼,看看讀音到底改沒改。結果發現,不是沒改,而是在過去十幾年陸陸續續悄麼聲息改了。辟謠的核心是,「我早就改了,不是現在改的,你們別胡說啊。

最有意思的就是「一騎(qí)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閱讀全文《當沒文化的人多了,沒文化就對了?

技術主義是一種政治謊言

轉自:德國之聲中文網,作者:長平


正在中國熱映的影片《流浪地球》預示,直到太陽系末日,甚至地球移居新的恆星系以後,中國現有社會形態都不會發生任何改變。時評人長平認為,雨果獎得主劉慈欣信奉的技術主義是一種政治謊言。

科幻文藝可以分為兩類:烏托邦和反烏托邦。烏托邦就是幻想美好未來,人性戰勝邪惡,民主戰勝專制,人類戰勝入侵者。自儒勒•凡爾以後,反烏托邦漸成主流。反烏托邦作品對人類未來充滿焦慮,並描繪出來警示當下。這些警示包括資源耗盡與驚天浩劫,但與此並行或者相互糾纏的極權專制對自由意志的控制和滅殺。《一九八四》、《星球大戰》、《黑客帝國》、《V字仇殺隊》、《撕裂的末日》等等,都在討論這樣的主題。還有一些電影,如《12猴子》、《未來水世界》、《人工智能》等等,並沒有直接表現政治,但是絕對不會暗示專制政權最終拯救人類。

正在熱映的中國電影《流浪地球》真正的創舉,也是最令人不安的地方在於,他打破了烏托邦與反烏托邦的傳統分類。看上去,它的主題是愛與希望,而且人類依靠強大的求生意志最終拯救了地球。但是,影片自始自終都在提示:這一切都可以在專制社會發生

閱讀全文《技術主義是一種政治謊言

建墻的時代?

仔細看看當今世界,美國、英國、法國甚至包括中國在內,都在走保守派(Conservative)路線。各國都在努力強化自我,不僅僅有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MAGA),把American替換成任何一個國家就是當今世界政壇的主流思潮。我不知道這對於未來幾十年意味著什麼,但這個趨勢越來越明顯。

中國也在走保守派這條路,「厲害了我的國」與「大國崛起」就是MAGA  的中國版。只不過因為你懂的原因,中國特色的保守派路線可能會更偏向於「原教旨主義」或更趨向於列寧與斯大林式的極端化與極權化的政治路線。雖然領導們嘴上說要捍衛全球化,但事實上,這些年國內的信息封鎖卻是越來越嚴了。

川普說,現在全世界建成的主要或者重要圍牆有77處,45個國家計畫或正在造牆。光從2015年算起,歐洲就造了800英里以上的牆。

諸多線索逐漸浮現出來的情景告訴我們,過去幾十年的關鍵詞諸如「開放」、「全球化」已逐步被其他一些不適合出現在文章中的敏感詞所替代——時代在變。

我們正處在一個「建墻」的時代?

我們可能正在經歷一個我們的祖輩父輩都未曾經歷過的時代。沒有人能夠告訴我們應該怎麼辦。人類的本能會在面對不確定(Uncertainty)的時候就會趨於保守和封閉。

對於做投資的人來說,很少有人經歷過十幾年甚至二十年以上的大蕭條。事實上,大崩盤式的大蕭條並不可怕,來得快去得快,每次崩盤之後都有新高。最可怕的是長期橫盤,這種折磨是我們都沒有體會過的——很難想象半輩子不漲的股市。


美國歷史上有這麼兩段,一段是1900年至1924年(上圖紅色部分),時間跨度24年,道瓊斯工業指數在60%左右的區間里震蕩;另一段是1963年至1983年(上圖綠色部分),跨度20年,道指在40%不到的區間里震蕩。自1896年有道瓊斯指數以來,美國股市有記載的年數為122年,這兩段合計44年,占比36%。多可怕~

面對這個時代,你有什麼思考?


中美90天貿易休戰期結束後會發生什麼?

本文轉自彭博Quicktake


美中談判代表如果不能在川普設定的3月1日最後期限前達成協議,爆發全球貿易戰的風險將會升高。川普此前威脅說,若3月1日前美中無法達成一致,將把對中國商品的擬加征關稅稅率提高一倍,此舉將令貿易戰的殺傷力進一步升級。

1. 3月1日有什麼重要意義?

這是川普與習近平達成的90天貿易休戰期的截止時間。根據他們二人12月在阿根廷20國集團峰會期間達成的休戰共識,在這90天內,美國同意對進口自中國的2000億美元商品暫時不將擬議關稅率從10%提高到25%。自那時起,美國和中國官員一直在談判。但川普最近表示,他和習近平將不會在3月1日之前再次會面,這令市場越來越擔心中美無法在90天內達成協議,儘管川普此前曾說如果談判取得進展,他可以同意延長磋商時間。

2. 事態將如何升級?

如果川普提出更高的25%關稅稅率,中國可以採取反措施,這可能促使川普對另外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

3.美國消費者和企業面臨的風險是什麼?

由於整體通貨膨脹仍然溫和,加之關稅措施避開了服裝,鞋類、玩具等必需消費品,美國購物者基本未受到貿易戰的沖擊。但這種情況未來可能改變。美國銀行分析師1月時在一份研報中指出,任何貿易戰的升級「對美國來說都會更加痛苦」,市場波動率將加劇,投資者信心受挫。

4. 中國面臨的風險是什麼?

貿易戰升級將加劇經濟放緩,使政府在應對更高公共支出方面遭遇壓力。當局可能會通過舉債來滿足資金需求,但這將破壞政府為去槓桿所作的努力。彭博經濟研究預計,如果中國能維持貿易休戰,2019年GDP成長率將避免0.3個百分點的拖累 。他們的基本預期是,假設貿易戰未升級,2019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將放緩至6.2% ,低於2018年的6.6%。

5.主要僵持點是什麼?

協議執行,智慧財產權保護和技術。川普已經承諾,任何協議都將包含有關嚴格執行的語言,但他的助手仍然在試圖搞明白這究竟是什麼,以及如何讓中國簽署協議。世貿組織(WTO)是監督協議實施的一個可能的平台,但美國政府對WTO已經不抱耐心。除了承諾購買更多美國商品之外,很難看出中方會同意其他,特別是考慮到中國一直以來對強制技術轉讓或其他涉嫌不當行為的指責都是持否認態度。(美國政府對華為不斷擴大的打擊也凸顯出北京面臨的挑戰。)

6. 為什麼我們陷入貿易戰?

川普市場將美國的巨額貿易逆差作為美國製造業基地減少和美國力量喪失的論據。通過胡蘿卜將大棒的方式,他千方百計試圖讓美國企業減少進口增加出口,從而縮小與中國的貿易逆差。2017年美國對華逆差為5660億美元。川普對外國生產的光伏面板、洗衣機、加拿大、墨西哥和歐盟等國生產的鋼、鋁,以及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都加征了關稅。一些美國的商業團體表示,川普對金屬商品施加的關稅以及那些國家的反制措施已經令美國的工業、農業和工人受到傷害。

7. 川普的策略會奏效嗎?

這取決於誰先退縮。經過幾個月的一談再談,中國原則上同意增加對美國農產品,能源,工業產品和服務的進口,以期消除中美的貿易不平衡狀態。這一承諾或許能構成達成初步協議的基礎,但關稅陰影並未消除,因為兩國在智慧財產權保護,中國對行業的補貼,以及協議執行方面等問題上都有分歧待彌合。去年10月,川普通過威脅放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促使該條約的另外兩個簽署國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意修改協議。美國的金屬關稅和威脅對汽車加征關稅的做法令歐盟和日本也尋求達成協議。與此同時,美國貿易逆差在2018年擴大,部分原因是美元走強使美國出口價格變得更高。

8. 到目前為止有什麼影響?

投資者和企業高管經常將中美這兩大經濟體間的貿易戰視為各類企業面臨的最大威脅之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1月份的報告中,因為貿易局勢緊張,三個月內第二次下調對全球經濟的預測,目前預計2019年全球成長率將為3.5% 。

9.企業說了什麼?

很多。蘋果、星巴克、福斯汽車、聯邦快遞都在業績展望中提到了中國經濟放緩。超過400家中國上市公司發布利潤預警。雖然貿易戰只是影響需求的一個因素(歐洲的疲軟以及美國財政刺激措施消退的影響也不能忽視),但其可能是公司高管最為擔心的問題。有些企業甚至正在考慮轉移供應鏈。

(完)

群氓現象:中國人的不可思議

圖文來自網絡,作者不詳


先來講個故事,這是發生在數年前的「安利退貨門事件」,故事發生在中國經濟最活躍的城市——上海。

▌安利退貨門事件

自20世紀90年代後期,隨著跨國企業進入中國,西方世界與中國才在基本的生活層面真正開始相互接觸。在跨國企業大批量遷往中國的過程中,一家名叫「安利(Amway)」的美國保健品跨國公司,也希望在這片它並不熟悉的土地上開展藍圖。

作為一家排名世界500強,並且是前30名的國際知名企業,安利公司直銷制度體系顯得非常獨特,並且被世界首富比爾蓋茨另眼相看,形容為「最無懈可擊的激勵制度」;被哈佛MBA和中國人大MBA列為教材案例,這家公司自然是實力雄厚,對中國市場充滿了期待。

然而,正是這家巨型企業,在中國最繁榮的城市上海,領略到的是東方人的不可思議之處:

閱讀全文《群氓現象:中國人的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