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机会

作者:雷公,2011年2月27日发表于新浪博客


这几天在看郑永年先生著的《中国模式——经验与困局》一书,还没看完,书中提到:民主是最利于个人价值最大化的制度。英国工业革命催生了资产阶级,随着资产阶级力量的壮大,他们要求自身价值的最大化,于是,在与封建统治者斗争的过程中,资产阶级获得了政治上的民主——资产阶级民主。随着工业革命的纵深发展,工人阶级也壮大起来,从而形成了庞大的工人阶级群体,通过工会,工人阶级在与资产阶级斗争中获得了自己的民主。从而,在普遍意义上说,工人阶级获得民主之后,英国实现了“全民民主”。

我认为,社会的民主进程是一个逐步实现的过程。邓小平当年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实际上是允许这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先获得民主。甚至,中共通过修改党章,允许企业家、商人加入共产党,在一定程度上说,这是在政治上承认了“资产阶级”在国家政治上的民主。并且,通过《物权法》,肯定并一定程度上保护“资产阶级”和“既得利益者”的权益。这些都是在我们这个国家的政治发展历程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要成就。

当然,每一个阶级的民主都具有“封建”的特点,资产阶级获得民主后,不可避免地会将其民主与利益最大化联系起来,从而,寻租、腐败现象不可避免。近些年,从当前国内群众呼声比较高的“社会公平”、“社会公正”等关键词来看,农工阶级(或称之为无产阶级)的呼声越来越高。这事实上反映出了中国农工阶级迫切要求参与国家民主政治的愿望。这是不是预示着中国的民主政治要从“对少数人的民主”(资产阶级民主)向“全民民主”(农工阶级民主)演变呢?

是,但有个过程。这个过程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个机会,也许是最后一个机会,最后一个能够使底层阶级向上层阶级流动的机会。这个机会依然会向改革开放初期“下海潮”一样,编写出无数的造富神话,使无产阶级利用自己的智慧实现财富梦想(成为资产阶级)。然而,一旦实现了全民民主,缩小了贫富差距,大致会和如今的英国一样——各阶级之间相对封闭,阶级之间的流动性极差,尤其是资产阶级的“准入门槛”极高,对于大多数人(无产阶级)来说,将会终生沦为“奴隶”甚至“世袭”,奴隶翻身的机会将成为稀缺资源。对于有大局观的、理智的人来说,应该看到这一点。

(完)

 

廣告

说点什么吧?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