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国运,我的时艰

作者: 二大爷


1945年的4月,在东、西两线的溃败,导致纳粹德国不得不面临境内决战的危局。为了做垂死的挣扎,希德勒把柏林13岁以上60岁以下的男子都推上了战场,拼凑成一只过百万的杂牌军。这场不折不扣的决定曾经不可一世的“第三帝国”命运的最后决战,就是柏林战役。名副其实的“国运之战”。但连坦克都加不上油的困局下,一堆老弱病残显然承担不起这样的重任,德国一个月内阵亡超过10万,伤22万……再也无力抵抗。希特勒绝望自杀,第三帝国从此成为历史。

同次命运的,是我们熟悉的日本。从1944年开始,太平洋战场的节节败退,让日本海军损失殆尽,再也无法抵御美军轰炸机随时的光临。不要说大东亚共荣圈,就是本土都守不住。困兽犹斗的日本人,除了展开我们熟悉的“神风”自杀式攻击之外,还在多条战线发起了“玉碎战”——就是宁可死光也不投降或者偷生。这种全军阵亡的“玉碎战”日本人打了15场,其中最著名的是1945年6月的冲绳战役。这场没有退路的血腥战役,对于日本也可以说是“国运之战”。日军11万人,有9万余人阵亡或自杀,高级指挥官全部阵亡。被日军当做人盾的冲绳军民伤亡超过15万……

法西斯德国和日本都以史无前例的巨大代价的输掉了“国运之战”。德国被一分为二,遭到盟国分区占领;日本从此躲入美国羽翼,成为不能开战的“非正常国家”。

但几十年后我们回过头看看,德国和日本,真的输了吗?这两个满目疮痍的国家,仅仅用了20年,就重新崛起,一个成为欧洲核心,一个是当之无愧的亚洲榜样。时至今日,这两个战败国,业已成为文明制度塑造下的世界最重要的例证。

与之对照的,是那些曾经接受他们投降的国家,俄国,瓷器国。到底是谁输掉了国运之战,还真是不好说。

所以,1945年的柏林战役、冲绳战役,算不算国运之战?也许算。但它终结的是野蛮之国,开启的是文明之邦。输掉的所谓“国运”,是希特勒的国运,是东条英机们的国运。对人民而言,输掉的只是枷锁。文明征服了野蛮,这样的“国运之战”对敌对的彼此,对全世界人民都是好事。

但如果是野蛮征服了文明,那这样的“国运之战”,就是莫大的悲哀。比如长平之战、崖山之战。还有无数打着人民旗号的内战。这样的国运之战,才能称之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事实上中国有文字记载的三千多年历史,如果细细数一下,整个中国完全没有战争和大的天灾人祸,堪称安居乐业的年头,前后大概也只有两百年。前后有2800年可怜的百姓都在为大大小小的国贼们共克时艰,苟延残喘。他们连人民的底裤都可以拿去输掉,而人民,最终连性命都要输掉。

所以有些“时艰”还真是要好好掂量。你如果在公元前260年的赵国,或者1279年的崖山,面对秦国、蒙古的虎狼之师,我支持你共克时艰;你如果在1945年的柏林或者东京,那只能说,克你妹——迎接王师准备带路才是正事。

我们真正需要克的,是一个国家坠入黑暗的悲情,是一个民族不思进取的惰性,是我们的子孙后代不再为奴的命运。

(完)

广告

说点什么吧?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