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允許人們講真話——這話咋那麼彆扭?

作者: 孙盛起


人民日报强国论坛曾经进行过一次“要允许人们讲真话”的讨论。讨论中,人们各抒己见,大多数人对议题表示赞同,偶有人发表“涉及到原则性问题,有时候就要说假话”这样的奇葩高论不足为怪。

然而,人们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的时候,是否想过,这个议题本身就很奇葩?

“要允许人们讲真话”,这句话至少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本来是不允许人们讲真话的;二、讲真话是要经过允许的。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大概所有人种所有民族都把讲真话作为最起码的道德准则吧?即使外星人应该也不会例外。而如今,讲不讲真话竟然需要讨论,而且讨论的是允不允许!

翻开我们的教科书,讲真话似乎是允许的,因为鼓励教育孩子诚实守信讲真话的文章赫然在目。“狼来了”的故事告诉孩子,撒谎说假话会失去人们的信任,最终会被狼吃掉的。

可是,教科书在中国的主要用途是什么?是应付考试。因此,合上课本,回到现实中,又有多少家长根据自己的经验会教育孩子讲真话呢?“逢人只说三分话”这一发霉的古训不仅没有死去,在当下已然愈演愈烈。何以会如此?因为现实的经验告诉人们:在很多场合很多情形之下,讲真话是不被允许的,是要倒霉甚至是危险的,反而会被狼吃掉。

人是趋利避害的动物,当说真话收获的是冷眼、打压甚至危险,而说假话能够得到好处的时候,假话自然大行其道泛滥成灾。

毫无疑问,讲不讲真话既取决于一个人的道德品质,更是客观环境的直接反映。

没有人会愚蠢地认为“人之初,性本假”。喜欢说假话、善于说假话、必须说假话,都是后天环境所造就。

如果人们处在一个说真话受人尊重、被人重用、使人荣耀的环境中,那么无需冠冕堂皇的道德说教,大多数人自然会被潜移默化出诚实、坦荡的性格和道德取向。反之,如果所处环境视说真话的人为迂腐、为另类,而说假造假之人飞黄腾达扶摇直上,那么,巨大的反差和示范效应,会使得人们争先恐后地效法阿谀、虚伪之徒,一本正经编谎言、慷慨激昂说假话,并以此为聪明、为时尚。

什么土壤开什么花。假话泛滥的时代,不是人坏,是环境坏。

回到人日的讨论议题。它的讨论中心是“允不允许人们讲真话”。那么,人们不禁要问:讲真话需要允许吗?

这实在像是一个认真的笑话。可是,在现实中,这又不是一个笑话。

讲真话是一个正常社会最为正常的事情,如果连人类的这个最起码的道德准则都需要颁发许可证,那么我们的悲哀将无可名状。然而,这样的悲哀是实实在在的。

好吧,请问:谁在允许?谁有这个权力允许?许可证到哪个部门领取?

(完)

Advertisements

说点什么吧?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