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最大的障碍,是中共官媒和外交系统

8月20日,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在香港苹果日报刊文称,11月美国将进行中期选举,如果中共能在选举之前,解决贸易争端,可能对中方有利。如果拖到选战之后,势必对中方严重不利。

贺江兵分析称,无论选举结果如何,美国都不会放松对华制裁。因为现在把中共列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基本上是美国左中右的全面共识。

川普(特朗普)对中共不公平贸易行为,采取严厉的关税制裁后,支持率节节攀升,美国经济也一片繁荣景象。另外,从美国之前通过的《台湾旅行法》,在参、众两院罕见的几乎全票通过,也可见一斑。

目前,中美双方正在积极筹备本月22日开启的新一轮磋商。据《华尔街日报》报导,中美官员表示,11月,川普和习近平将分别有两次会面机会,双方希望在此之前,解决中美贸易争端。

贺江兵分析认为,解决贸易争端最大的障碍,其实是中共官媒和外交系统

大陆经济学家高善文曾在一个演讲中说,已故大陆领导人邓小平跟美国搞好关系,换来了中共经济发展的40年。而现在中共的外交明显是跟美国唱对台戏,美国制裁谁,中方就明里暗里支持谁。

贺江兵在文中称,在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率团首次到美国谈判之际,对川普政府持反对态度的外媒报导称,川普政府提出的诸多要求,对中共来说就像是19世纪〝不平等条约〞的现代翻版。

中共官媒随即纷纷跟风炒作,中共共青团官方微博更是把刘鹤跟美国的谈判,与大清代表团做了图片对比,暗示刘鹤如果签署了协议就等同于〝卖国〞。最终首轮谈判以失败告终。

事实上,双方达成的是一份平等的、互相尊重的平等协议。美国提出的是合理要求,要求中美关税一致、互相尊重世贸规则、尊重智慧财产权、取消贸易和非贸易壁垒。

就在贸易战谈判无果爆发之际,中共外交系统又接连做出种种不可思议的举动。

文章称,在川普发推要制裁伊朗之际,中方宣布跟伊朗建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当川普准备解决中兴问题的时候,外交部宣布伊朗总统访华,最后,川普加码罚款才最终解决。

现在,美国正在对土耳其进行严厉制裁,中共外交部长王毅18日,又应约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通电话,进行深入交流。之前,中共工商银行还给土耳其,发放了36亿美元的贷款。

贺江兵在文中表示,川普和其团队又不儍,中共的外交和文宣是中美谈判最大的麻烦制造者。

此前,中共内部已有批评声音,指中共宣传部门对中美爆发贸易战火,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中共此前高调宣传的〝厉害了我的国〞、〝中国制造2025〞被指引起美国和外界警惕,是引发贸易战火的导火索。

有台媒曾刊文引述中共〝圈内人士〞的话称,王岐山、刘鹤、汪洋等务实派深知国力疲惫,不堪一战。但〝不谙实务的党务大员〞和〝居心叵测的保守派〞极力鼓吹民族主义情绪,鼓吹与美国开战。

另有多位匿名中共官员借港媒发声,指中共党内官员和宣传部门,曲解中央意图,宣传失误,做出不当判断,发出不当宣传指令。分析认为,这些批评声音所指的是,主管宣传部门的王沪宁。

现在,中共对〝厉害了我的国〞、〝中国制造2025〞已降低调门。《南华早报》日前报导称,北京当局还将改组宣传和网际网路部门的领导层,以确保外宣符合当局的路线。

不过有分析人士称,现在欧美等国对中共政权的野心和欺骗性,已经有了比较高的警惕性,中共现在改变宣传口径可能太晚了。换人顶多起到〝治标〞的作用,要想〝治本〞就只有改变中共的现行体制。

(完)

广告

说点什么吧?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