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錯了怎麼辦?

作者:辛可

幾千年來,中國人始終面對一個頭疼的問題,奴才或奴隸錯了,可以隨便收拾,甚至乾掉大頭或小頭,如果皇上錯了,怎麼辦?

依常識,錯了就該批評,就應悔過。有人也嘗試這麼乾,結果如何呢?韓退之被貶謫、海剛峰下死牢、雒於仁險些丟掉小命。這就是批評皇上的下場。

他們之所以走狗屎運,大概是沒有活明白。儘管皇上提倡批評與自我批評,但不包括朕;皇上要求每個人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但不包括孤;皇上宣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不包括寡人……。老子受命於天,在一切社會規則之上!

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悖論是:人都會犯錯,皇上也是人,但皇上不會犯錯,他永遠是光榮偉大正確的。

千年國史就基於這一邏輯,綿延不絕,至今而然。我的老師胡戟先生以為,晚清以降不過是後皇帝時代,秦琿老師講告別帝制,亦復如是。

在历史系混了四年,一无所获,但明白这句话足够了,可以保证自己不管碰见何种型号的影帝,都不至于变成傻X。近现代中国之所以弄成四不像,就是因为大家都想当皇上,所不同者,换个马甲罢了。

既然都在玩偽共和、真皇帝的把戲,自然也符合數千年一以貫之的混賬邏輯,皇帝或者首長怎麼可能有錯呢?

故宮養心殿有一對聯:惟以一人治天下,豈為天下奉一人。雍正御筆,唐張蘊古原創。前一句確是事實,後一句純屬扯淡。既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講這種屁話,豈非掩耳盜鈴?

考察歷代財政開支,絕大部分用於皇室揮霍和維穩,有幾分錢花在百姓身上?難道黔首布衣把褲頭貢獻出來,才算得上「奉一人」嗎?洋洋灑灑二十八史,順著看也好,倒著讀也罷,不過如此,如此而已。

也有人不買賬,比如唐甄講「自秦以來,凡為帝王者皆賊也」,黃宗羲怒斥「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為一姓富貴劫掠天下,還號稱愛民如子。難道中國人都是自虐狂,非要認賊作父不可?

類似《甄嬛傳》等齷齪玩意,有人品得津津有味,我則惡心得要死。一群沒有牛牛的男女圍著一個有牛牛的男人鬥得你死我活,這跟養豬場有何區別(一頭種豬,一群母豬,其他公豬全被閹了)?中華帝國之中樞,大概就是模仿養豬場構建的。

然而,以中國人的邏輯,這一切理所應當。閹人者惡毒,皇帝隨便閹別人,皇帝是正確的;劫掠民財者無恥,皇帝隨便劫掠民財,皇帝是正確的;亂搞女人者下流,皇帝隨便亂搞女人,皇帝是正確的……如此等等。

如果有起碼的良知且心理脆弱,研究中國史非精神錯亂不可。舊書讀多了,午夜夢回,弄死自己的心都有。好在時下的所謂學者,大多情商很高,竟然能從臭狗屎里咀嚼出玫瑰的味道。

可問題依然擺在那裡,既然惟以一人治天下,凡事皇帝說了算,他又必須是正確的,弄到天怒人怨、民不聊生的地步,到底誰來付這個責任?

好在我的擔心有點多餘,千百年來,奴才特別是有文化的奴才,在這方面累積了足夠的智慧,看似完美地解決了這個無釐頭的問題。

依他們高見,如果弄到國將不國,只有三種可能:要麼是奴才的錯;要麼是民眾的錯;要麼就是別有用心的人故意挖坑,皇帝也是受害者

「奴才有罪、皇上萬歲」的口號,類似女人的叫床聲,抑揚頓挫、性感撩人,幾千年綿延不絕。臉蛋塗抹成何種顏色並不重要,只要城頭飄著大王旗,皇帝還是一樣的皇帝,奴才還是一樣的奴才,換身行頭,玩的還是一樣的把戲。

以明為例,各朝大略如此。明英宗成了階下囚,錯在王振;明武宗胡鬧,錯在劉瑾;萬曆皇帝不上班,錯在申時行;明熹宗搞得天怒人怨,錯在魏公公;等等。崇禎上吊時,口袋里有個小紙條:皆諸臣之誤朕也。這大概也是所有皇帝的心聲:朕沒錯,只是奴才們太壞了!

所以在中國,時常會上演「清君側」的鬧劇。明明是痛得難受或癢得不行,起來造皇帝的反,卻揚言是為民請命,幫皇帝清除小人,如此天下太平矣。可「清君側」演到最後,被清除的多是皇帝,奴才們倒安然無恙,踩在舊主子屍體上,繼續為新主子大唱贊歌。

事實上皇帝作為帝國主宰,無論錢袋子、刀把子、官帽子,大小權力一把抓,凡事莫不秉承他的意旨,沒有他的支持或默許,哪個奴才敢隨意亂來?誰心裡都清楚,皇帝才是一切罪惡的根源。但依據中國式的悖論,皇帝必須永遠偉大正確,所以責任只能由奴才來負。

宋仁宗說自己「百事不會,只會做官家」,可謂誅心之論。中國的帝王都是玩弄權術的高手,不是太蠢,而是太壞。我的評價是八個字:治國無能、整人有術。奴才們被玩於股掌之中,何敢跟主子作對?魏公公之所以為所欲為,讀讀黃仁宇先生的《萬曆十五年》便明白了。獨裁者根本不信任官僚集團,利用心腹奴才打擊官僚集團罷了。

要殺岳飛的是宋高宗,能殺岳飛的是宋高宗,下令殺了岳飛的是宋高宗,但宋高宗沒有錯,做孽的是馬仔秦檜,甚至包括他老婆。這就是中國人的是非觀與混賬邏輯!

由此可見,做奴才並不容易,除了聽主子的話,替主子乾壞事,還要時刻準備著,萬一搞臭了,站出來為主子背黑鍋。哪一個成功的佞臣後邊,不站著一個為非作歹的皇帝

既然皇上不會犯錯,如果搞得灰頭土臉、天怒人怨,又不想讓心腹奴才背黑鍋,怎麼辦?陰謀論、挖坑論便橫空而來了。也就是說,壞事不是皇帝和心腹奴才幹的,而是政治敵人栽贓陷害。翻開中國的史書,類似的故事比比皆是。這樣不但可以替皇帝或心腹奴才開脫,而且能一石雙鳥,抹黑或打擊自己的政治敵人。

事實上,皇上以及心腹奴才很清楚,別人之所以這麼乾,不過是秉承或揣摩上意罷了。舔對了,舒服的是皇上,舔出麻煩,就是別人故意使壞。皇上不可能有問題,只是被蒙蔽,也是受害者。問題是皇上爪牙遍地、耳目眾多,連蹬三輪的都知道有人給皇上挖坑,他卻不知道,這可能嗎?

我時常見有人替袁世凱翻案,邏輯大概如此。可史實如鐵,袁老四處心積慮搞垮共和,不就是要做皇帝嘛!隆裕死後,袁縱容滿清遺老穿著舊官服滿街跑,任由復辟謬論甚囂塵上,豈非投石問路?此何年何月哉,袁老四已癢得不行了。

後來楊度他們搞籌安會,梁士詒之流搞大勸進等等,哪一項未得袁的支持或默許?本就自導自演,何來挖坑?奴才們只是投其所好罷了。楊度「曠世奇才」的高帽子,不就是舔出來的嗎?既如此,袁臨死也玩那一套:孤被小人們暗算了!

梁任公警告過,你不聽啊。北洋的徐世昌段祺瑞馮國璋不買賬,你視而不見啊。自做孽不可活,淪落為獨夫民賊、政治流氓,與別人何乾?最可笑者,有人說,如果孫先生不鬧,袁也許會搞出新中國。嗚呼,一個妻妾成群、就知道玩弄帝王術的老官僚,會搞民主自由,這可能嗎,還有沒有起碼的常識?

簡言之,所謂陰謀論、挖坑論,不過是糊弄民眾的手段。沒有誰給皇上挖坑,也沒有誰敢給皇上挖坑,一切罪惡勾當不過是秉承上意罷了。要麼是玩砸了找人背黑鍋,要麼就是打擊政治敵人的手段。可見跟普通的流氓相比,很多皇上的賊格也高不到哪裡去。

退一步講,就算陰謀論、挖坑論成立,皇上作為決策者,也要付首要的責任,不能祭出陰謀論、挖坑論,就可以堂而皇之偉大正確了。至於有些人確以為然,整天鼓譟這玩意,不過是無知或自作多情罷了。

如果皇上和心腹奴才必須正確,又找不出合適的政治敵人背黑鍋,大家沆瀣一氣,應該講大局、講團結,怎麼辦?還能怎麼辦,當然就是老百姓的錯了!皇上英明神武,奴才個個正直能幹,但玩砸了、傻逼了,無他,都是老百姓素質太低。

在皇上及奴才們看來:興,皇上英明;亡,百姓傻逼。這就是他們的強盜邏輯。晚清以降,洋務運動爛尾了,是老百姓素質低;維新變法玩砸了,是老百姓愚昧;民主共和搞成四不像,是老百姓根本不配。如此等等。

民國初年,梁啓超鼓吹舊權威主義,今天某些人叫囂新權威主義,不管成色如何,都基於這一謬論:中國的老百姓素質低,不配擁有廣泛的、真正的民主,否則會天下大亂、國將不國,所以必須集權力於某人或某團伙,惟其如此,天下方可大治矣。

可悲的是,梁啓超幫袁老四搞垮共和,集權到無以復加,但袁並沒有帶著大家奔小康,而是沐猴而冠,帝制自為了。就算新權威主義販子的出發點是好的,最終只會弄出一個個更不入流的袁老四,所不同者,只是馬甲的款式與臉蛋的顏色而已。

我不認為人民總是對的,或中國人有多高的素質,但這跟他們配不配擁有民主自由毫無干系。事實上英美諸邦在建立民主國家時,民眾素質比我們高不到哪裡去。最可嘆者,普通民眾完全被邊緣化,有何可能或資格為歷史負責?作惡的永遠是皇上和大小奴才,也只能是皇上和大小奴才!

對於販賣素質論的這幫人,我同樣有八字相贈:名為國士、實為國賊!披著為生民立命的外衣,自以為是、傲慢無知,做著助紂為虐、禍國殃民的勾當。新權威主義鼓吹者,跟康梁師徒乃一丘之貉,不過是中國進步的絆腳石、攪屎棍罷了。

為維護主子的光榮正確形象,奴才們機關算盡,主子確實爽了,奴才們也藉此飛黃騰達,可對國家或民族而言,這絕非濟世之良藥,而是禍國殃民的毒藥或春藥。橫行在大地上的罪惡,莫不是拜此混賬邏輯所賜。

有人以為,之所以搞砸了,是因為品種不好,如果換個品種好的皇帝,就能解決問題。事實上千百年來,換了多少皇帝,品種不可謂不豐富,基因不可謂不純正,效果如何呢?最終都在玩一樣的把戲,個個無法無天,任由罪惡在大地上輪回。

歷史已雄辯地證明,沒有監督或無法監督的權力必然墮落。只有孫先生開出的藥方是恰當的、有效的。那就是中國要進步,成為民主自由的國家,就必須徹底終結舊制度,廢除皇帝以及類似的各種玩意!惟其如此,國家才能正常發展,人民的基本權利才會得到保障。

因為幾千年皇權政治之流弊,在中國,連英日等國的君主立憲遊戲,我們也不能玩。在這片浸潤著專制文化的大地上,假皇帝很容易變成真皇帝,換個行頭荼毒天下。晚清以降各種型號的統治者,何嘗不是如此?無皇帝之名有皇帝之實,甚至比皇權時代的獨裁者更壞更無恥。

我們要真正當家作主,過上自由幸福的日子,只能把一切統治者關進制度的籠子里,讓他們不敢也不能為所欲為。一旦賦予他們太多的權力,且無法有效監督,他們必然會作惡。不要天真地以為,集權才能幹大事,事實上集權更容易作惡,政客的承諾是靠不住的。

讀了不少書,走過太多的彎路,我開始堅信,我們絕不能寄希望於任何型號的聖明天子,或者對舊制度修修補補,而應徹底終結舊制度,把一切真假皇帝、野心家送進歷史墳墓,除此之外,別無選擇!欲打達此目的,必然要付出不小的代價,但時間終將證明,這個代價是值得的。

(完)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