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转自: 老蛮评论
简评:本文如同一部世界货币简史,更像是一部中国印钞史。逻辑清晰、数据详实,值得花一点时间看看。

我们从这样一组数据开始本文:2013年初,我大中国央行“对其它存款性公司债权”(央行借给商业银行的债)规模为1.45万亿。当年6月,钱荒发作,各商业银行的现金流濒临断裂,全社会陷入恐慌。央行紧急启动“SLF”、“MLF”等方式,直接借钱给商业银行,补充商业银行的现金流。至2014年底,央行对其它存款性公司债权的规模为2.50万亿,2015年底为2.66万亿。这两年央行在借钱给商业银行的问题上,算得上极尽克制,两年时间加起来也就是借了1.21万亿出去。然而到2016年底,该数据暴增到8.47万亿,较2015年底暴增了5.81万亿,增幅高达218%。

到2017年,这种令人震惊的增幅突然就停止了。6月底的数据为8.59万亿,较2016年底仅仅微弱上升了1200亿,增幅只剩下可怜的1.4%。看起来,商业银行已经不再需要找央行借钱了似的。

我们必须知道的是,央行借钱给商业银行,乃是2013年以后,我大中国最重要的金融现象,没有之一。2014和2015年央行借钱给商业银行的规模偏小的结果,是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都陷入萎缩,于是我大中国政府被迫在2015年底启动“地产去库存”运动,并敞开央行的大门,让各商业银行想借多少就借多少。这就是2016年央行对各商业银行的债权规模剧增的原因。然而,2017年,这一切都戛然而止,商业银行竟然突然停止向央行借钱了。在这种现象的背后,一定有着非常深刻的经济学上的原因。而将这个原因挖掘出来,一定能让我们更加清晰的理解未来之路。这,就是本文的核心目的。

——是以为序

继续阅读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转评:帝国的斜阳与转机

 


写在前面

昨天,朋友转了一篇格隆的文章《长安不见使人愁——帝国的斜阳与转机》,很好的文章,不过在转发之前先谈谈我的看法。

首先,这是一篇好文章,值得看。但是不得不说,这篇文章有重大缺陷。

文章从忧国忧民开端,很容易获得情感上的支持,也在道义上占据了制高点,你很容易从中获得认同感。然而,结尾却草草地推出“互联网救国”这个结论,似乎也没大错,这个时代缺了互联网好像什么都不灵了。但是说互联网才能救中国,这有点本末倒置了。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正如手术刀在医生手里可以救命,而在罪犯手里就是凶器。所以,这个工具能不能救命,只在于拿刀的人是谁,而刀本身不是决定性的。

中国之所以摸着石头过了70年的河,上千万人成为试验牺牲品,至今也还没过得去,而桥就在那儿摆着,原因何在?我认为首先是意识形态问题,其次是由此决定的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的无法调和的矛盾,而这一矛盾在中文世界里是不能讨论的,无解,因为解决问题的路径被掐断了。靠谎言、靠封堵、靠行政命令能解决吗?如果能,那就不会摸了几十年的石头过不了河。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很多人对此是避而不谈的。

我只想说,如果还有人因言获罪,那么这个国家的转机就还没有到来。

继续阅读转评:帝国的斜阳与转机

苏绰:贪官治国论

苏绰(498~546) 南北朝时期西魏大臣,字令绰,京兆武功(今陕西武功西)人。少即好学,博览群书,尤善算术,深得宇文泰信任,拜为大行台左丞,参与机密,助泰改革制度。曾创制计帐、户籍等法,精简冗员,设置屯田、乡官,增加国家赋税收入。

宇文泰是北周开国的奠基者。当他模仿曹操,作北魏的丞相而“挟天子令诸侯”之时,遇到了可与诸葛亮和王猛齐名的苏绰。宇文泰向苏绰讨教治国之道,二人交谈有一段经典对话:

本文涉及敏感话题,请登陆后继续阅读。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请 . Not a Member? 加入会员

神奇的电子乐器:Theremin

Theremin(/ˈθɛrəmɪn/),译为泰雷明、特雷门),1919年由俄国发明家萊昂·泰勒明(Лев Термен;Lev Termin,移民美国后较常称为Léon Theremin,1896年-1993年)所发明的一种插电乐器,是世界最早的电子乐器之一。别称为Терменвокс(俄语),Thereminvox(英语)。

《Moon River》Theremin 与Guitar


Theremin包含有两个像天线的突出构造,一个是长直金属杆,一个是环状的水平金属圈, 垂直杆控制音频率高低,水平环状圈控制音量大小。原理是利用手与天线构造的距离远近,改变其电容之大小,而影响其振荡回路之振荡频率。

由于音色特殊,早期许多电影的恐怖气氛都是用它来营造的。

不过因为手的位置没有明显的记号可参考,完全靠演奏者的感觉,音准控制不易,操作起来有相当的难度,极少人专精此项乐器。


德国Theremin表演艺术家Carolina Eyck讲述Theremin的特点与表演技巧:

30个细分行业商业模式风险点全梳理

转自:格隆汇
原作:帕特·多尔西

行业研究是PE、VC、并购业务、乃至二级市场股票投资的基石,也是每个从业人员都应该夯实的基本功。在一级市场尤其是并购基金领域,任何不基于行业研究所发起的投资都是自杀行为。

在行业分析前,要注意增长陷阱。长期收益并不依赖于实际的利润增长情况及行业间各部门市场比重的变化,而是取决于实际利润增长与投资者预期增长之间存在的差异(参考PEG)。

继续阅读30个细分行业商业模式风险点全梳理

趋势的理解和利用

来源:清净菩提心


人人都知道趋势很重要,人人都想追逐和把握住趋势,但在现实交易中,真正能够发现趋势并利用趋势来获利的投资者少之又少,无论在熊势还是牛势中,市场上亏损者仍然和别的状态下一样多。在趋势不明的情况下,我们盼望趋势的来临,然而趋势真正形成之时,我们却仍然一无所获,趋势表面上看对我们很重要,然而具体交易时却又难以利用,在具体交易时趋势似乎又毫无价值,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和利用趋势呢?

继续阅读趋势的理解和利用

未来的医疗模式

有朋友提到体检行业,如:爱康国宾、慈铭体检。我想谈谈我的看法。

体检靠仪器说话,医院靠医生说话,这个观点我是赞同的。但是,靠仪器说话的体检行业很难说有什么“护城河”,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便携式诊断设备(可穿戴诊断设备)兴起之时,第一个被颠覆的就是靠仪器说话的体检行业(大型诊疗设备除外)。相反,因为有好医生的存在,医院是有壁垒的。

我想象中未来的医疗模式是:便携式诊断设备——病理大数据——专业医生独立执业+互联网医疗服务——专业或大型综合医院解决大病治疗(手术)。或许在某个阶段会有基因测序的存在。

总之这里面的机会很多:

继续阅读未来的医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