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美国大城市不修二环三环四环五环?

转自:假装在纽约
本文在原文基础上增加了图片和视频,以及修改了一些小错误。


最近我看了今年新出的一部纪录片《公民简氏:城市保卫战》(Citizen Jane: Battle For The City),特别想推荐给所有生活在城市、热爱城市、关心城市未来发展的人看一看。

片子讲的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纽约面临着一场生死存亡的战役:

继续阅读为啥美国大城市不修二环三环四环五环?

分裂的互联网:Facebook和政府的权力之争

转自:纽约时报


如今,超过20亿人每个月要使用Facebook。互联网用户(不包括中国)每上网五分钟,就有一分钟是花在Facebook的世界里。扎克伯格希望这种统治地位继续增长。


一个闷热的暮春夜晚,正在越南河内的家中睡觉的范俊(Tuan Pham,音)被破门而入的警察惊醒。

他们把他带进警察局,要求他交出自己的Facebook密码。范俊是一位电脑工程师,前不久在这个社交网络上发表了一首诗,名为《母亲的摇篮曲》,诗中批判了这个共产主义国家的运作方式。

继续阅读分裂的互联网:Facebook和政府的权力之争

从六张图表看印度经济可能面临的致命一击

转自:华尔街日报


堆积如山的坏账,让这个全球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面临着巨大威胁。

自2015年初以来,印度央行将关键利率下调了2个百分点,试图借此推动贷款增长。

自2015年初以来,印度央行将关键利率下调了2个百分点,试图借此推动贷款增长。

图片来源:RAFIQ MAQBOOL/ASSOCIATED PRESS

为了减少堆积如山的坏账,印度正在采取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措施。那些坏账不仅让印度银行业不堪重负,也给这个全球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带来了“经济脱轨”的风险。

8月份,印度国会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央行强迫该国一些大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去年,印度还全面修订了破产法,也是为了让债权人能更快地拿回自己的钱。在印度,破产清算往往旷日持久。

放眼印度全国,国有银行大多坏账率极高,这削弱了它们发放新贷款的能力。受此影响,印度的投资水平降至13年低位,经济增长也因此放缓。

下面用这六张图表来阐释印度面临的坏账问题:

继续阅读从六张图表看印度经济可能面临的致命一击

中国将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

彭博社报道

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央行正在起草一套改革方案,这将使外国投资者获得更多进入中国金融服务行业的机会。中国人民银行将于周二召开内部会议,讨论其提议,并从中国机构得到反馈。会议还将讨论开放金融部门的时间表,以及以往与外国公司合作的经验教训。

继续阅读中国将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

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转自: 老蛮评论
简评:本文如同一部世界货币简史,更像是一部中国印钞史。逻辑清晰、数据详实,值得花一点时间看看。

我们从这样一组数据开始本文:2013年初,我大中国央行“对其它存款性公司债权”(央行借给商业银行的债)规模为1.45万亿。当年6月,钱荒发作,各商业银行的现金流濒临断裂,全社会陷入恐慌。央行紧急启动“SLF”、“MLF”等方式,直接借钱给商业银行,补充商业银行的现金流。至2014年底,央行对其它存款性公司债权的规模为2.50万亿,2015年底为2.66万亿。这两年央行在借钱给商业银行的问题上,算得上极尽克制,两年时间加起来也就是借了1.21万亿出去。然而到2016年底,该数据暴增到8.47万亿,较2015年底暴增了5.81万亿,增幅高达218%。

到2017年,这种令人震惊的增幅突然就停止了。6月底的数据为8.59万亿,较2016年底仅仅微弱上升了1200亿,增幅只剩下可怜的1.4%。看起来,商业银行已经不再需要找央行借钱了似的。

我们必须知道的是,央行借钱给商业银行,乃是2013年以后,我大中国最重要的金融现象,没有之一。2014和2015年央行借钱给商业银行的规模偏小的结果,是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都陷入萎缩,于是我大中国政府被迫在2015年底启动“地产去库存”运动,并敞开央行的大门,让各商业银行想借多少就借多少。这就是2016年央行对各商业银行的债权规模剧增的原因。然而,2017年,这一切都戛然而止,商业银行竟然突然停止向央行借钱了。在这种现象的背后,一定有着非常深刻的经济学上的原因。而将这个原因挖掘出来,一定能让我们更加清晰的理解未来之路。这,就是本文的核心目的。

——是以为序

继续阅读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转评:帝国的斜阳与转机

 


写在前面

昨天,朋友转了一篇格隆的文章《长安不见使人愁——帝国的斜阳与转机》,很好的文章,不过在转发之前先谈谈我的看法。

首先,这是一篇好文章,值得看。但是不得不说,这篇文章有重大缺陷。

文章从忧国忧民开端,很容易获得情感上的支持,也在道义上占据了制高点,你很容易从中获得认同感。然而,结尾却草草地推出“互联网救国”这个结论,似乎也没大错,这个时代缺了互联网好像什么都不灵了。但是说互联网才能救中国,这有点本末倒置了。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正如手术刀在医生手里可以救命,而在罪犯手里就是凶器。所以,这个工具能不能救命,只在于拿刀的人是谁,而刀本身不是决定性的。

中国之所以摸着石头过了70年的河,上千万人成为试验牺牲品,至今也还没过得去,而桥就在那儿摆着,原因何在?我认为首先是意识形态问题,其次是由此决定的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的无法调和的矛盾,而这一矛盾在中文世界里是不能讨论的,无解,因为解决问题的路径被掐断了。靠谎言、靠封堵、靠行政命令能解决吗?如果能,那就不会摸了几十年的石头过不了河。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很多人对此是避而不谈的。

我只想说,如果还有人因言获罪,那么这个国家的转机就还没有到来。

继续阅读转评:帝国的斜阳与转机

苏绰:贪官治国论

苏绰(498~546) 南北朝时期西魏大臣,字令绰,京兆武功(今陕西武功西)人。少即好学,博览群书,尤善算术,深得宇文泰信任,拜为大行台左丞,参与机密,助泰改革制度。曾创制计帐、户籍等法,精简冗员,设置屯田、乡官,增加国家赋税收入。

宇文泰是北周开国的奠基者。当他模仿曹操,作北魏的丞相而“挟天子令诸侯”之时,遇到了可与诸葛亮和王猛齐名的苏绰。宇文泰向苏绰讨教治国之道,二人交谈有一段经典对话:

本文涉及敏感话题,请登陆后继续阅读。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请 . Not a Member? 加入会员

神奇的电子乐器:Theremin

Theremin(/ˈθɛrəmɪn/),译为泰雷明、特雷门),1919年由俄国发明家萊昂·泰勒明(Лев Термен;Lev Termin,移民美国后较常称为Léon Theremin,1896年-1993年)所发明的一种插电乐器,是世界最早的电子乐器之一。别称为Терменвокс(俄语),Thereminvox(英语)。

《Moon River》Theremin 与Guitar


Theremin包含有两个像天线的突出构造,一个是长直金属杆,一个是环状的水平金属圈, 垂直杆控制音频率高低,水平环状圈控制音量大小。原理是利用手与天线构造的距离远近,改变其电容之大小,而影响其振荡回路之振荡频率。

由于音色特殊,早期许多电影的恐怖气氛都是用它来营造的。

不过因为手的位置没有明显的记号可参考,完全靠演奏者的感觉,音准控制不易,操作起来有相当的难度,极少人专精此项乐器。


德国Theremin表演艺术家Carolina Eyck讲述Theremin的特点与表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