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什么用不上平价救命药

文|徐子铭


近期热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很可能是今年最有价值的中国影片。剧情改编自真实事件:徐峥饰演的保健品店主在一群癌症患者的恳求下,成了某种印度产「救命药」的总代理商,由此卷入生活和法律的漩涡中。

「救命药」需要代购,已经成了中国重病患者无奈的选择。从印度、土耳其、孟加拉、以色列购买的仿制药,正源源不断流入中国。

同一种药品,国内「正版」原研药的价格,常常是印度仿制药价格的十倍以上。新闻报道称,一家印度代购商月流水可以达到 700 万元人民币。

仿制药,为什么印度行,中国不行?很多人将此归咎于专利法和加入 WTO 导致的医药专利壁垒。但事实上,这并非主要原因。真正的问题在于,在中国开发仿制药,从头到尾都举步维艰。 继续阅读中国人为什么用不上平价救命药

全世界都低估了特朗普

转自:法广中文网
作者:旧金山特约记者 王山


举目四顾,特朗普在全世界几乎没有朋友。他与中国开打贸易战即将白热化;与欧盟、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的贸易战一触即发;近几日,媒体盛传特朗普声言美国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特朗普否认,但从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已经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巴黎气候变化协定”、“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最近又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来看,说美国退出世贸组织,并非空穴来风。还有:如果德国这些国家继续拖欠会费不交,美国退出早已失去存在意义的“北约”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联合国只顾耗费美国缴纳的大比例会费,却继续与美国为敌,某一天特朗普宣布退出联合国,世界也不必惊奇。

最近人们发现,无论敌人还是朋友,都低估了特朗普:低估了他为美国讨回贸易公平、不再当冤大头、任凭什么国家都来占美国便宜的决心,低估了他终结危害美国不下三十年的经济全球化、让美国重回贸易保护主义、让世界重回一对一的单边主义经济秩序的决心

全世界的政要、媒体都在谴责特朗普,说他将给世界带来什么什么样的危害,而特朗普我行我素,毫不理会。 继续阅读全世界都低估了特朗普

川普、大法官和美国宪法

转自:普通人的自由主义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几场辩论,里面最重要的问题,也许是这个,“选最高法院大法官,你会优先考虑什么条件?” 希拉里和川普分别提出了他们的看法,非常南辕北辙。希拉里说,“我要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是可以了解这个世界怎么运作…..现在的最高法院走错了方向。我也想最高法院推翻之前的Citizens United的判决,把黑暗、不受监控的脏钱赶出政治…..我想要一个继续坚持Roe v. Wade和女人权利的最高法院,而且我想要一个坚持婚姻平权的最高法院。”

川普则说,“大法官Scalia, 伟大的法官,最近过世了。我们有个空缺,我想提名像Scalia大法官一样的法官。我其实已经有一个二十人的名单,都是很受人敬重,也让许多人很“漂亮”地审视过,大家,尤其是那些尊重美国宪法的人,都说好。……这些人也很尊重宪法第二修正案和其代表的意义。对我来说,很重要。”

这两个回答,代表了推动这两个候选人背后的意识型态。据调查,有四分之一投川普的美国人,主要理由是大法官的提名权,大法官的判决可以影响美国社会数十年,保守派可以为了大法官的提名权,而忍痛接受张扬的川普。举例来说,在进步和保守的美国争斗之间,堕胎问题,始终没有办法像台湾一样,一部「优生保健法」给政府硬推过就过,就变成社会的既定事实,而鲜少起大波澜。美国的宗教狂热派和女权极端主义,把堕胎权变成拚生死的议题,由于行政权和立法权在各州的政党更迭,堕胎一再在选举为主角,最后演变到由大法官释宪写成Roe v. Wade的判决,判决各州限制堕胎或是处罚堕胎违宪,正式让堕胎合法。这一判,就决定了四十五年来美国妇女的堕胎权,能不说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谁很重要吗? 继续阅读川普、大法官和美国宪法

中国政府智库报告全文:警惕出现金融恐慌

全文转发: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李扬  尹中立  李拉亚  殷剑峰的文章


提要

1、今年以来,债券违约、流动性紧张、汇率下行和股市下泻等相继发生,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加之美联储加息以及中美贸易冲突呈长期化和高度不确定性,我们认为,目前中国极有可能出现金融恐慌

2、金融恐慌是一种极端的集体规避风险的行为。恐慌之发生,并非市场上当真出现了大规模的金融风险并日臻恶化,而是广大市场参与者对未来市场前景感到茫然甚至恐惧。广大市场参与者不约而同地抽逃资金而求自保,将会引致或者恶化金融危机。

3、应对金融恐慌应有大动作,并明确向世人宣示。主要措施包括,第一,立即启动国务院金融与发展委员会中的应急处置机制;第二,制定预案,及时、果断处理违约、破产事件;第三,尽快隔绝我国货币供给机制与美元、汇率和外汇储备的关系,为防范不可避免的外部冲击做好准备。

继续阅读中国政府智库报告全文:警惕出现金融恐慌

奥利弗说了些什么?


奥利弗究竟说了些什么?
以下视频是该脱口秀节目的完整版(附双语字幕)

因视频内容在大陆地区被封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请注册成为会员登陆后查看。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请 . Not a Member? 加入会员

交易笔记:ROBO与BOTZ

BOTZ是美股市场中Global Robotics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ETF的交易代码,即:国际机器人与人工智能指数基金;

ROBO是美股市场中Global Robotics and Automation Index ETF的交易代码,即:国际机器人与自动化指数基金;

两只处在风口上的基金。

会员请登录后查阅: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请 . Not a Member? 加入会员

从底层逻辑看巴菲特核心重仓股的思路、原则和条件

作者:董宝珍


巴菲特重仓股的共同特性应该就是巴菲特选股的思路、原则和条件,以下是巴菲特核心重仓股的共同特征:

第一、产品需求永无止尽的快速消费品公司

行业内已经认识到巴菲特几十年来主要是投资消费和金融,其中消费是第一位的。只是这种消费类公司都是快速消费品,而不是耐用消费品和慢速消费品。巴菲特没有投资房地产,也没有投资一些商品更换周期长的公司。

可口可乐巴菲特一天自己就喝几瓶,华盛顿邮报天天一份新产品,宝洁吉列、美国运通的服务和产品全部都是快速重复消费。而且这些重仓股的产品和服务在生命周期上几乎都是无始无终的,不能想像美国人不再喝可乐了,也不能想像美国人不再用快递服务了,生命周期无限长的快速消费品是巴菲特核心重仓股的第一特点。

第二、买大不买小、买老不买新、买垄断不买竞争

巴菲特买大不买小,买老不买新,所有的重仓公司都是其所在行业的超级龙头和绝对老大,这些公司也是美国企业界的巨无霸。巴菲特不介入处于自由竞争阶段的行业和公司,他只买那些已经实现了完全的寡头垄断行业中的超核心龙头股。华盛顿邮报几乎是美国舆论媒体的旗帜;可乐、宝洁吉列、运通基本上这些企业都占据着整个行业的半壁江山。

这些大的企业常常被人们视为成长乏力,但事实是这些企业因为长期经营所形成的内部稳定的经营体制和机制,加上行业竞争进入垄断而非常稳定,成长性并不逊色于其它公司。

巴菲特一生没有持有过所谓的中小盘股,巴菲特所持有的股票都具有长期生命历程,都是在他们已经经营了几十年后巴菲特才介入的,没有一个较长的经营历程,巴菲特甚至不看一眼,新的公司、小的公司、没有历史的公司在巴菲特的投资组合中从来得不到起码的重视和关注,而老的、有历史的、规模巨大的、行业绝对龙头则成为巴菲特重仓的核心公司。 继续阅读从底层逻辑看巴菲特核心重仓股的思路、原则和条件

现代文明为何没有诞生于 “聪明人遍地”的中国?

转自:千字文华
作者:千字君


▍中国式智慧   ▍

在阅读文学作品时,我时常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在中国古典小说甚至史籍中,被视为智者的人,是那些所谓“神机妙算、足智多谋、运筹帷幄”的军师或者国师,例如孙武、商鞅、诸葛亮、刘伯温、姚广孝……

商鞅和魏国打仗,邀请对方主帅公子卬和谈,在酒席上把老朋友绑架了,这种背信弃义的行径,却一直被奉为“大智慧”;宋襄公是个老实人,打仗讲规矩,不肯趁人之危,却被耻笑为愚蠢的仁义。

刘邦为了救回家人,和项羽约定平分天下,最后出尔反尔、赶尽杀绝;项羽在鸿门宴上放走了刘邦,却被批作“妇人之仁”。

诸葛亮借了荆州以各种理由拖延不还,却成了“足智多谋”的代名词;鲁肃一生都忠厚耿直,千百年来却被视为“颟顸愚钝”……

鲁迅评《三国演义》:刘备之德近乎伪,孔明之智近乎妖。

继续阅读现代文明为何没有诞生于 “聪明人遍地”的中国?

你是否听到冰川崩裂的声音?

转自网络
作者:sk似曾相识12


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在“2018中国企业信用发展论坛”演讲中,详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一系列深层问题,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但地方政府没有一个想还债的,甚至许多地方连利息都还不起。

无论是地方政府债务还是企业债务,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之一角,或者说只是浮在水面上的一部分,水面之下的隐性债务有多少?权威统计数据看上去也并不一致。财政部的数据是:到2017年12月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约16.47万亿,国债余额约13.47万亿,总共政府债务余额大概是29.95万亿。中国政府负债率也就是用债务余额除以2017年底GDP82.71万亿所得出的比例是36.2%。

国际清算银行(BIS)给出的数据是:截止到2017年3月末,中国政府债务余额约37.2万亿。对比前面财政部数据来看,两者政府债务统计差额是7.29万亿,国际清算银行认为应当归属于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可以从某种意义上推定为一类隐性债务的规模。

麦肯锡谘询机构曾在2015年抛出一份报告,披露中国债务规模自2007年7.4万亿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28.2万亿美元,负债规模相当于GDP的282%,比美国还要高出很多。如果包括金融业债务在内,中国负债规模比澳大利亚、美国和德国的总和还要多。高盛研究也发现,中国总债务占GDP的比重2017年保守估计在284%以上。 继续阅读你是否听到冰川崩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