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之怒——底层社会的互害模式

作者: 二大爷


《战国策》里面一个虚构的故事。

秦王灭魏,魏的属国——小小的安陵危在旦夕。面对秦王的威胁,安陵君的使臣唐雎毫无畏惧,绝不退让。秦王说,你知不知道天子之怒,伏尸百万?唐雎反问,你知不知道布衣之怒?秦王说不就是呼天喊地,拿头撞地吗?唐雎说,你说的是匹夫之怒。真正的布衣之怒,伏尸二人,天下吊孝,可能就在今天。秦王大为惶恐,马上折服。

唐雎和荆轲一样,是中国人在三观最正的时代里面,对于愤怒的价值的判断。挑战强权,反抗不公的愤怒,才有存在的意义继续阅读匹夫之怒——底层社会的互害模式

广告

中国人的饥饿性格

转自:FT中文网
作者:老愚


长时期持续的社会动荡,饥饿的阴影挥之不去,在人们心里烙下了极深的印记,并潜移默化改变着其行为方式。

这些天来,人们谈论的一件事,似乎都跟饥饿性格有关。

某些人在海南偷窃农民种植的香蕉芒果,被抓住后百般狡辩,那副无赖泼皮相令人诧异。窃贼的年龄从六七十岁到四十郎当,男女都有。舆论指责他们缺乏道德,其实是开错了药方。

在我看来,持续革命所造成的对人权与财产权的肆意践踏,才是乱象之根源。从土改、公私合营、文革到薄熙来时代的大规模迫害民营企业家、公开掠夺民营资产,一直到近些年的红色国有控股运动,都在助长民众的暴民心理。

此外,长时期持续的社会动荡,饥饿的阴影挥之不去,在人们心里烙下了极深的印记,并潜移默化改变着其行为方式。我想,中国人的饥饿性格,正在全方位塑造族群在全球的负面形象,已经在严重影响中国的行进方向。 继续阅读中国人的饥饿性格

《通往奴役之路》视频+卡通版

《通往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里克·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Hayek,1899~1992年)的最知名的著作,这本书最先在1944年由英国罗德里奇出版(Routledge Press)出版,1944年9月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发行了美国版。这本书后来被翻译成超过20种语言出版。


下面这段视频对《通往奴役之路》的成书背景进行了较为完整的介绍(转自优酷)。

继续阅读《通往奴役之路》视频+卡通版

为何中国人只论输赢,不问善恶?

转自网络,作者不详。


在西方,没有诚信,寸步难行。
在中国,能绕过规则,便是聪明的表现。

如果聪明是一种天赋,那么诚信就是一种选择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聪明,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选择诚信。在社会的大染缸里,沾染的越久就会越聪明,尤其那种占便宜的小聪明。

继续阅读为何中国人只论输赢,不问善恶?

猴子经济学

改编自网络,原作者不详。


同一件商品,价格降一点点,我们就多买一点点;价格涨一点点,我们就少买一点点。直觉上,人们对相似的刺激应该做出相似的反应。然而,直觉有时却与事实相悖。某大学教授花了大量时间跟踪南加州鸡蛋销售的各个环节。在调研中,他发现人们对价格上涨非常敏感。当鸡蛋降价时(比如-5%),销售量会略微增加,但不多。而当鸡蛋涨价同样的幅度时(比如5%),销售量曲线陡然下降,其下降幅度足足达到了之前降价所带来的销售增幅的2.5倍!

同样的价格波动幅度,只因为方向不同,带来的反应便大相径庭。经济学家们早就发现,人类总是对觉察到的损失作出过度反应,损失的痛苦总比收获的快乐强烈得多。但究竟这种“损失厌恶”的原因为何?经济学家们只能摇头摊手,表示不知。

耶鲁大学研究灵长类的桑托斯教授(Laurie Santos)的一系列实验倒是为解答这个问题带来曙光。她以实验室中的僧帽猴为研究对象,教会了猴子使用金属代币来购买食物,然后开始严格控制实验设计,观察猴子在类似情境下做出的决策,她的研究被生动地称为“猴子经济学”(Monkeynomics)。

继续阅读猴子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