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是最昂贵的药品 —— 为什么我们不是药神

作者: 二大爷


大热电影《我不是药神》里面有一句很戳心的台词: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做穷病。这句话对了一半。说对是因为贫穷确实不仅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还会实实在在限制我们生命的长短;不对呢,是因为它并不是决定生死的唯一、甚至是重要因素。

洋人的例子我们且不谈,就谈谈海峡对岸,我们同胞,台湾的医疗制度。

台湾医保的正式名称是:全民健康保险。口碑好到什么程度呢,早在2005年,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就曾经为之打call,极力主张美国移植台湾经验。大名鼎鼎的《纽约时报》去年还专门推介,呼吁政客重视。每年都有大量的美国病人去台湾就医,特别是大病——因为诸如器官移植这样的需要巨额费用的大病,在台湾的开销仅仅是美国开销的五分之一。而且医疗水平和服务并不逊于美国。 继续阅读制度是最昂贵的药品 —— 为什么我们不是药神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