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正在输掉的战争:中国人口危机

转自:墙外楼,作者不详


01

根据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数是1723万人,比2016年下降63万人,比卫计委预测的2017年出生人口下限2023.2万少了300万。其中二孩的出生人口是883万,一孩只有724万,可以想象,若2015年没有全面开放二孩,出生人口已是雪崩式下降。

时光倒退30年,1987年,中国出生了2528.8万人,这是个注定后无来者的出生高峰,它由60年代中国的前一个生育高峰所决定,又决定了20年多后的、刚刚过去的2016年这个生育高峰。1987年以后,出生人口数便一路下滑,到2004-06年低处的时候,已经不足1600万,相去最高峰不足2/3。未来出生人口也会走出这样的趋势,即使不考虑已经低到地下室的生育意愿,按最乐观的估计,在未来7年内,出生人口就将下降到1000万以内,并被死亡人口数赶上,进入漫长的人口负增长时期。

出生人口骤降的后果没有那么快显现出来,相反,人口高峰的阵痛却很明显。由于中国传统的生肖观念,2012年龙年是一个出生大年,2011年-2013年,上海出生人口分别为18.00,22.61,19.62(万),北京出生人口分别为19.1、22.4、21.6(万),都在龙年有个凸起。而2018年正是2012年出生人口大量入学的年份,所以年初看到有人抱怨说给北京政府年缴税数百万,孩子却没有办法在北京上学,所以两三年前,上海好多孩子的家长去政府抗议说没有幼儿园可上。很多私立幼儿园前些年取得大发展,其中一些传出虐童的丑闻。生龙宝宝的代价是巨大的,有些操心多家长孩子两三岁时就开始四处寻觅合适的学区房,并不惜重金购置。不仅如此,龙年出生的孩子升学压力始终存在,并面临更激烈的中高考竞争。 继续阅读我们真正在输掉的战争:中国人口危机

广告

你是否听到冰川崩裂的声音?

转自网络
作者:sk似曾相识12


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在“2018中国企业信用发展论坛”演讲中,详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一系列深层问题,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但地方政府没有一个想还债的,甚至许多地方连利息都还不起。

无论是地方政府债务还是企业债务,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之一角,或者说只是浮在水面上的一部分,水面之下的隐性债务有多少?权威统计数据看上去也并不一致。财政部的数据是:到2017年12月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约16.47万亿,国债余额约13.47万亿,总共政府债务余额大概是29.95万亿。中国政府负债率也就是用债务余额除以2017年底GDP82.71万亿所得出的比例是36.2%。

国际清算银行(BIS)给出的数据是:截止到2017年3月末,中国政府债务余额约37.2万亿。对比前面财政部数据来看,两者政府债务统计差额是7.29万亿,国际清算银行认为应当归属于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可以从某种意义上推定为一类隐性债务的规模。

麦肯锡谘询机构曾在2015年抛出一份报告,披露中国债务规模自2007年7.4万亿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28.2万亿美元,负债规模相当于GDP的282%,比美国还要高出很多。如果包括金融业债务在内,中国负债规模比澳大利亚、美国和德国的总和还要多。高盛研究也发现,中国总债务占GDP的比重2017年保守估计在284%以上。 继续阅读你是否听到冰川崩裂的声音?

进退之中国

转自网络,作者不详,原文标题:《大棋即将下完,撤退已在路上》。部分内容有删改。
文章注释与配图:雷公


处理庞氏债务有三种办法:
1、借新还旧, 输血续命 。
2、设法将债务转嫁,找人接盘。
3、如果前两种办法用尽,最后还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违约。

继续阅读进退之中国

有些事,早有预见。

2015年,A股大牛市。就在牛市结束前的1个月,我在新浪博客上写下了这些文字。原文:《关于这次牛市的大胆设想》中华上下五千年,大治大乱紧相随,归根结底是人治所祸。不想多说什么了,我的习惯是提出假设、建立逻辑,然后证明或证伪。就在本文发布后刚好一个月时间,2015年6月股灾,愚以为国运已衰,遂逐步换汇出海,现在看来是明智的。

老百姓不关心政治,就必然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可怜的中国人啊,又是一个轮回。

2018:中国房地产市场回顾与展望

转自:FT中文网


回顾过去的2017年,中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了许多与2016年显著不同的新变化,这些变化有些来源于2016年“930新政”的施策效果,有些则是2017年出现的新情况。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楼市的诸多变化与“房住不炒”的政策基调非常吻合,以租赁房为代表的“长效机制”呼之欲出,中国楼市的健康程度正在稳步提高。 继续阅读2018:中国房地产市场回顾与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