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

转自:端媒体


“低端人口”无疑是一个让人震惊的指称,查考下来,在北京市一级的官方文件中没有见到这样的说法,有的只是“优化”、“控制”和“疏解”这些含糊而中性的名词。但在区一级政府部门的官方文件或报告中,“低端人口”的说法则频频出现。而在实际做法上,现在所发生的就是将外地在京弱势群体、尤其是集中居住在一些在安全和卫生方面有重大问题的群体在严寒中强制赶出,等于坐实了传言中的清理“低端人口”这个说法。

这里的问题是:对于这样一个公然歧视性的社会性敏感词,官方本来就应该以对待政治性敏感词的那种速度和力度及时去澄清,制止其传播,划清政策界限,而不应该麻木不仁,无所作为,从而在实际上放任基层政府在贯彻政策上的蛮横。在世界其他国家听来,“低端人口”是近现代历史上社会达尔文主义最直白的用法,对此特别敏感的人甚至会忍不住产生一些可怕的联想。

继续阅读【“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

广告

【自·由:是一种责任】

2017年7月1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2017届毕业典礼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隆重举行。典礼由黄益平教授主持。典礼中,张·维·迎教授作为教师代表发言。他回顾了中国和世界的科技进步史,指出要实现创新,必须创造自由的环境;只有自由,才能使中国人的企业家精神和创造力得到发挥,才能让中国变成创新的国家。张·维·迎指出,推动和捍卫自由是大家的责任,是每个北大人的使命。他希望毕业生们捍卫自由,成为真正的北大人。

然而,这篇演讲视频发出后不久便在国内各大网站销声匿迹……

以下视频仅供会员查阅。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请 . Not a Member? 加入会员

【对中国未来五年的三个判断】

转自:纽时中文网
作者:邓聿文


在威权国家,走一条什么样的发展道路,社会呈现何种精神面貌,与执政党乃至领袖个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很大程度上,前者由后者来塑造。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十九大确立的人事体制和提出的执政思想,将决定至少未来五年中国的走向。从这个角度说,虽然人们现在不知道十九大最后的成果会是怎样,但根据过往五年的执政经验和领导人的个人风格与思想,还是能够对未来五年中国的走向做出一个大体的判断。

本文涉及一些政治话题,请登录后查阅。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请 . Not a Member? 加入会员

【为啥美国大城市不修二环三环四环五环?】

转自:假装在纽约
本文在原文基础上增加了图片和视频,以及修改了一些小错误。


最近我看了今年新出的一部纪录片《公民简氏:城市保卫战》(Citizen Jane: Battle For The City),特别想推荐给所有生活在城市、热爱城市、关心城市未来发展的人看一看。

片子讲的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纽约面临着一场生死存亡的战役:

继续阅读【为啥美国大城市不修二环三环四环五环?】

【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转自: 老蛮评论
简评:本文如同一部世界货币简史,更像是一部中国印钞史。逻辑清晰、数据详实,值得花一点时间看看。

我们从这样一组数据开始本文:2013年初,我大中国央行“对其它存款性公司债权”(央行借给商业银行的债)规模为1.45万亿。当年6月,钱荒发作,各商业银行的现金流濒临断裂,全社会陷入恐慌。央行紧急启动“SLF”、“MLF”等方式,直接借钱给商业银行,补充商业银行的现金流。至2014年底,央行对其它存款性公司债权的规模为2.50万亿,2015年底为2.66万亿。这两年央行在借钱给商业银行的问题上,算得上极尽克制,两年时间加起来也就是借了1.21万亿出去。然而到2016年底,该数据暴增到8.47万亿,较2015年底暴增了5.81万亿,增幅高达218%。

到2017年,这种令人震惊的增幅突然就停止了。6月底的数据为8.59万亿,较2016年底仅仅微弱上升了1200亿,增幅只剩下可怜的1.4%。看起来,商业银行已经不再需要找央行借钱了似的。

我们必须知道的是,央行借钱给商业银行,乃是2013年以后,我大中国最重要的金融现象,没有之一。2014和2015年央行借钱给商业银行的规模偏小的结果,是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都陷入萎缩,于是我大中国政府被迫在2015年底启动“地产去库存”运动,并敞开央行的大门,让各商业银行想借多少就借多少。这就是2016年央行对各商业银行的债权规模剧增的原因。然而,2017年,这一切都戛然而止,商业银行竟然突然停止向央行借钱了。在这种现象的背后,一定有着非常深刻的经济学上的原因。而将这个原因挖掘出来,一定能让我们更加清晰的理解未来之路。这,就是本文的核心目的。

——是以为序

继续阅读【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转评:帝国的斜阳与转机】

 


写在前面

昨天,朋友转了一篇格隆的文章《长安不见使人愁——帝国的斜阳与转机》,很好的文章,不过在转发之前先谈谈我的看法。

首先,这是一篇好文章,值得看。但是不得不说,这篇文章有重大缺陷。

文章从忧国忧民开端,很容易获得情感上的支持,也在道义上占据了制高点,你很容易从中获得认同感。然而,结尾却草草地推出“互联网救国”这个结论,似乎也没大错,这个时代缺了互联网好像什么都不灵了。但是说互联网才能救中国,这有点本末倒置了。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正如手术刀在医生手里可以救命,而在罪犯手里就是凶器。所以,这个工具能不能救命,只在于拿刀的人是谁,而刀本身不是决定性的。

中国之所以摸着石头过了70年的河,上千万人成为试验牺牲品,至今也还没过得去,而桥就在那儿摆着,原因何在?我认为首先是意识形态问题,其次是由此决定的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的无法调和的矛盾,而这一矛盾在中文世界里是不能讨论的,无解,因为解决问题的路径被掐断了。靠谎言、靠封堵、靠行政命令能解决吗?如果能,那就不会摸了几十年的石头过不了河。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很多人对此是避而不谈的。

我只想说,如果还有人因言获罪,那么这个国家的转机就还没有到来。

继续阅读【转评:帝国的斜阳与转机】

【苏绰:贪官治国论】

苏绰(498~546) 南北朝时期西魏大臣,字令绰,京兆武功(今陕西武功西)人。少即好学,博览群书,尤善算术,深得宇文泰信任,拜为大行台左丞,参与机密,助泰改革制度。曾创制计帐、户籍等法,精简冗员,设置屯田、乡官,增加国家赋税收入。

宇文泰是北周开国的奠基者。当他模仿曹操,作北魏的丞相而“挟天子令诸侯”之时,遇到了可与诸葛亮和王猛齐名的苏绰。宇文泰向苏绰讨教治国之道,二人交谈有一段经典对话:

本文涉及敏感话题,请登陆后继续阅读。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请 . Not a Member? 加入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