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本华:如何成为独立思考的人?

真正独立思考的人,在精神上是君主。

哪怕是再大的图书馆,如果它藏书丰富但却杂乱无章,其实际用处就反不如那些规模虽小却条理井然的图书馆。同样,如果一个人拥有大量的知识,却未经过自己头脑的独立思考而加以吸收,那么这些学识就远不如那些虽所知不多但却经过认真思考的知识有价值。因为,只有当一个人把他的所知结合各方面来考察,把每一真知相互比照之后,他才能真正理解、掌握这些知识,并使其为己所用。一个人只能对自己知道的事情加以仔细思考,因此他必须要学习新东西;但是,也只有那些经过深思熟虑的东西才能成为他的真知。

一个人可以随意地阅读和学习,却不能随意地思考。 继续阅读叔本华:如何成为独立思考的人?

广告

百万交易员

《百万交易员》(Million Dollar Traders)是英国广播公司BBC在2009年播出的一辑真人秀节目。由国际金融名人、对冲基金经理、金融教育家—— 莱克斯·范登(Lex van Dam)先生设计的。节目中重新进行了理查德·丹尼斯(Richard Dennis)在20世纪80年代的著名的海龟交易实验。 继续阅读百万交易员

我可以躺着赚钱吗?

/PreAngel 王利杰


虽然我做了6年天使投资,但直到第6年我才深刻意识到,“站着赚小钱,躺着赚大钱”的道理。我觉得之前真是被“天道酬勤”这句话给误导了,“天道酬勤”这四个字本身并没错,但并不完善,我们需要用一整篇文章来给“天道酬勤”这四个字做个补充!

继续阅读我可以躺着赚钱吗?

为何中国人只论输赢,不问善恶?

转自网络,作者不详。


在西方,没有诚信,寸步难行。
在中国,能绕过规则,便是聪明的表现。

如果聪明是一种天赋,那么诚信就是一种选择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聪明,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选择诚信。在社会的大染缸里,沾染的越久就会越聪明,尤其那种占便宜的小聪明。

继续阅读为何中国人只论输赢,不问善恶?

投资收益十倍:实现财务自由的感悟

作者:水晶苍蝇拍


一、稳健的做到8年10倍

从29到39岁的十年也许是人生中可能性最多的阶段。因为这个年龄段兼具了理想、精力、初步的职业资历和社会资源,大多数人生层次的分道扬镳,大概都是起始于这个期间。坦率讲现在的状态是我10年前没有预期到的,虽然一路也有些小坎坷,但总得来说自己是这个时代的受益者。

继续阅读投资收益十倍:实现财务自由的感悟

聪慧

聪明是一种生存的能力,智慧则是生存的一种境界。

不吃亏的是聪明人,而能吃亏的是智者。

聪明人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智者明白自己不能做什么。

聪明能带来财富和权力,智慧能带来幸福和快乐。

聪明人总能表现出自己闪光的一面,智者却总是让别人闪光。

聪慧,是一种怎样的境界啊!?

猴子经济学

改编自网络,原作者不详。


同一件商品,价格降一点点,我们就多买一点点;价格涨一点点,我们就少买一点点。直觉上,人们对相似的刺激应该做出相似的反应。然而,直觉有时却与事实相悖。某大学教授花了大量时间跟踪南加州鸡蛋销售的各个环节。在调研中,他发现人们对价格上涨非常敏感。当鸡蛋降价时(比如-5%),销售量会略微增加,但不多。而当鸡蛋涨价同样的幅度时(比如5%),销售量曲线陡然下降,其下降幅度足足达到了之前降价所带来的销售增幅的2.5倍!

同样的价格波动幅度,只因为方向不同,带来的反应便大相径庭。经济学家们早就发现,人类总是对觉察到的损失作出过度反应,损失的痛苦总比收获的快乐强烈得多。但究竟这种“损失厌恶”的原因为何?经济学家们只能摇头摊手,表示不知。

耶鲁大学研究灵长类的桑托斯教授(Laurie Santos)的一系列实验倒是为解答这个问题带来曙光。她以实验室中的僧帽猴为研究对象,教会了猴子使用金属代币来购买食物,然后开始严格控制实验设计,观察猴子在类似情境下做出的决策,她的研究被生动地称为“猴子经济学”(Monkeynomics)。

继续阅读猴子经济学

富足

富足金字塔分为三层:最底层由水、食物、住所以及其他与基本生存问题相关的东西构成;中间一层为丰富的能源、充分的教育机会、便利的信息通信技术等能够进一步提高人类生活质量的各种“催化剂”;最高层则是健康与自由,健康与自由是促使任何人为社会做出贡献的最核心的两个先决条件。

——摘自《富足Abundance》

继续阅读富足

正视

由于长期的反面教化,我们对美国存在巨大的认知偏差。我们需要正视美国的存在(尤其是视其为敌),而不是简单妖魔化,否则我们也无法正视自己未来的发展道路。

中国的现在,经济上已经毫不犹豫地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有些人把邓小平之后的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直接描述成为国家资本主义。在意识形态上我们除了嘴赢之外,事实上党内外已经没有人相信那个曾经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共产主义信条。

中国目前最大的矛盾是经济基础(实质上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与上层建筑(理论上的社会主义制度)之间的矛盾。理论上说,这个矛盾根本无法调和。 也就是说,要么把经济退回到计划经济,要么抛弃那个忽悠人的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