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特殊地位」為何如此敏感

彭博新聞社

美國政府不顧中國領導人反對,表明了對於香港民主派抗議者的支持。一項旨在修改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的法案在美國國會以僅有一票反對的表決結果通過後,又得到美國總統川普簽署。在這部法律下,美國在貿易、商業和其他領域給予香港不同於中國內地的待遇。若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相當於將這個亞洲金融中心與中國內地的任一城市同等對待,那將是一個巨大的轉變

1.香港的特殊地位被廢除了嗎?

美國國會沒有一下子就如此徹底。雖然美國總統川普可以通過簽署行政命令就可暫停香港的特殊地位,但他至今沒有暗示過會考慮這麼做。相反,這部編號為S.1838的法律,要求美國國務卿在呈交國會的年度報告中,評估香港是否仍享有「充分自治權」、可以根據美國法律享有特殊待遇,其中包括「評估由於中國政府採取的行動導致香港自治權被削弱的程度」。這部法律還允許制裁那些被認為對侵犯人權或破壞香港自治負有責任的官員。

2.這部法律有何影響?

川普還簽署了第二份編號為S.2710的法案,禁止一年內將催淚瓦斯和橡膠子彈等人群控制物品出口到香港。但除此之外,美國政府短期內也不大可能動用其中的任何權力。川普在簽署聲明中對新法律中「某些規定」表示擔憂,稱可能會干涉到他執行美國外交政策的憲法權威。當被問及川普是否針對的是制裁條款時,一位高級政府官員表示,起草聲明時考慮到了法案的所有條款。早些時候,川普表示在與中國達成貿易協定之際,香港的動盪局勢是個「讓情況變得複雜的因素」。

3.香港若失去這一地位會怎樣?

香港與美國之間估計380億美元的貿易將受到影響。「長期來看,人們可能對在香港融資或做生意要三思而後行,」大和資本市場亞洲(日本除外)首席經濟學家賴志文表示。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表示,此舉相當於是一個「核選項」,眾所周知這意味著「香港死亡的開始」。

Continue reading 香港的「特殊地位」為何如此敏感

讓一小部分人先民主起來

今天,香港的區議會選舉的結果出來了,評論很多,我就不湊熱鬧了。這件事的重點在於,香港的選舉制度目前來看還是健康的。這件事的意義在於,讓大陸人民看到了中國人也是可以搞民主的。既然700萬人口的小城市可以搞,那麼2000萬人口的深圳也可以搞,先讓一小部分人民主起來,做好了再擴大到全廣東省、再擴散到珠三角地區、長三角地區⋯⋯不管怎麼說,應該嘗試一下。

香港的選舉制度是世界上最複雜的選舉制度,這種複雜性來自於英國讓殖民地自治過程中的過渡性安排,代表了英國式的保守主義傳統。他們當然不會一上來就大家都民主了,而是一步步擴大民主的成分,讓本地人逐步接管公共事務,證明本地人可以勝任以後,再把更多、更重要的事交到本地人手中。

Continue reading 讓一小部分人先民主起來

香港的體制與真正的政治危機

轉自:西西弗評論

在今年7月份香港的動亂剛剛開始的時候。我當時其實非常擔心香港出現真正的政治危機。而4個月後的現在,雖然暴力行為越來越激烈,我反而安心了很多。也許,香港這次運動的暴力化持續化,反而能延緩甚至避免香港的政治危機。

在什麼情況下,香港會出現真正的政治危機?會成為中國中央政府的一個真正頭疼的問題?遊行和暴動是撼動不了中央政府的主權的。分析香港問題,要先看清楚香港的政治體制。雖然沒有雙普選,但香港仍然是一個准選舉政治,三權分立的體制。大家一定要記住這一點,香港是自下而上的選舉政治。

Continue reading 香港的體制與真正的政治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