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錯了怎麼辦?

作者:辛可

幾千年來,中國人始終面對一個頭疼的問題,奴才或奴隸錯了,可以隨便收拾,甚至乾掉大頭或小頭,如果皇上錯了,怎麼辦?

依常識,錯了就該批評,就應悔過。有人也嘗試這麼乾,結果如何呢?韓退之被貶謫、海剛峰下死牢、雒於仁險些丟掉小命。這就是批評皇上的下場。

他們之所以走狗屎運,大概是沒有活明白。儘管皇上提倡批評與自我批評,但不包括朕;皇上要求每個人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但不包括孤;皇上宣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不包括寡人……。老子受命於天,在一切社會規則之上!

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悖論是:人都會犯錯,皇上也是人,但皇上不會犯錯,他永遠是光榮偉大正確的。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Please . Not a Member? Join Us

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

作者:許章潤

許章潤(1962年10月-),中國法學家,擔任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法治與人權研究中心主任、 《清華法學》主編,也是天則經濟研究所特約研究員。其研究領域主要是法理學、西方法哲學、憲政理論和儒家人文主義與法學。


二月。墨水足够用来痛哭,大放悲声抒写二月,一直到轰响的泥泞,燃起黑色的春天。

——帕斯捷尔纳克

豕鼠交替之際,九衢首疫,舉國大疫,一時間神州肅殺,人心惶惶。公權進退失據,致使小民遭殃,疫癘散布全球,中國漸成世界孤島。此前三十多年「改革開放」辛苦積攢的開放性狀態,至此幾乎毀於一旦,一巴掌把中國尤其是它的國家治理打回前現代狀態。而斷路封門,夾雜著不斷發生的野蠻人道災難,跡近中世紀。原因則在於當軸上下,起則鉗口而瞞騙,繼則諉責卻邀功,眼睜睜錯過防治窗口。壟斷一切、定於一尊的「組織性失序」和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特別是孜孜於「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政體「道德性敗壞」,致使人禍大於天災,在將政體的德性窳敗暴露無遺之際,抖露了前所未有的體制性虛弱。至此,人禍之災,於當今中國倫理、政治、社會與經濟,甚於一場全面戰爭。再說一遍,甚於一場全面戰爭。此可謂外寇未逞其志,而家賊先禍其國。老美或有打擊中國經濟之思,不料當軸急先鋒也。尤其是疫癘猖獗當口,所謂「親自」雲雲,心口不一,無恥之尤,更令國人憤慨,民心喪盡。

是的,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而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至此,放眼世界體系,揆諸全球政治週期,綜理戊戌以來的國情進展,概略下述九項,茲此敬呈國人。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Please . Not a Member? Join Us

讓一小部分人先民主起來

今天,香港的區議會選舉的結果出來了,評論很多,我就不湊熱鬧了。這件事的重點在於,香港的選舉制度目前來看還是健康的。這件事的意義在於,讓大陸人民看到了中國人也是可以搞民主的。既然700萬人口的小城市可以搞,那麼2000萬人口的深圳也可以搞,先讓一小部分人民主起來,做好了再擴大到全廣東省、再擴散到珠三角地區、長三角地區⋯⋯不管怎麼說,應該嘗試一下。

香港的選舉制度是世界上最複雜的選舉制度,這種複雜性來自於英國讓殖民地自治過程中的過渡性安排,代表了英國式的保守主義傳統。他們當然不會一上來就大家都民主了,而是一步步擴大民主的成分,讓本地人逐步接管公共事務,證明本地人可以勝任以後,再把更多、更重要的事交到本地人手中。

Continue reading 讓一小部分人先民主起來

你也配姓趙?

文| 艾飛


讀書的時候,有篇課文叫《阿Q正傳》。

當時,同學都嘲笑阿Q,覺得這就是個傻逼,窩囊廢,沒想到我們語文老師語說:或多或少,我們都是阿Q。

大家不以為然,又不敢反抗老師,就不約而同的點點頭。

下課後,大家突然來勁了,彷彿剛剛點頭的不是自己,討論說:老師老糊塗啊,我們怎麼可能是阿Q,他那麼蠢。

小的时候,我们都以为自己很聪明,处处争A,可慢慢的,才发现,自己就是一团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小绵羊,看起来就很Q。

知道阿Q故事的人很多,但看過電影《阿Q正傳》的大概很少,前兩天,我重溫了《阿Q正傳》高清修復版,不得不感嘆,這洞察力和批判性,實在是超前啊。

所以今天想再簡單的講下這個悲傷故事,因為悲觀會給我們一種務實的精神,是我們接近自由的方法。

Continue reading 你也配姓趙?

香港的體制與真正的政治危機

轉自:西西弗評論

在今年7月份香港的動亂剛剛開始的時候。我當時其實非常擔心香港出現真正的政治危機。而4個月後的現在,雖然暴力行為越來越激烈,我反而安心了很多。也許,香港這次運動的暴力化持續化,反而能延緩甚至避免香港的政治危機。

在什麼情況下,香港會出現真正的政治危機?會成為中國中央政府的一個真正頭疼的問題?遊行和暴動是撼動不了中央政府的主權的。分析香港問題,要先看清楚香港的政治體制。雖然沒有雙普選,但香港仍然是一個准選舉政治,三權分立的體制。大家一定要記住這一點,香港是自下而上的選舉政治。

Continue reading 香港的體制與真正的政治危機

金融生態圈

記得有一個經濟學家叫謝國忠,他孜孜不倦專業唱衰中國房地產十幾年,你若是跟著他做就慘了。但是,對待這種做學問的人還是要尊重的。做學問就是要有黑有白,有對立有派別,重要的是他們的立場和邏輯、能自圓其說的學問就是好學問。如果讓所有的學者都信奉市場,這顯然是有偏頗的。所以,我們一定要有能力區別哪些是做學問的人,哪些是分析師,哪些是在市場里混的人。這幾類人所站的位置不同,邏輯不同,自然結果會不同。不要輕易給別人扣帽子。

金融市場是一個大生態,有賣學問的、有賣報告的、有賣數據的、有賣策略的,各有各的生活。所有這一切,最終買單的都是底層生物:散戶。

Continue reading 金融生態圈

美中衝突之下的全球資金流向

我在5月7日的推特上發出過一個小投票:

雖説這個小調查的樣本還不夠多,但是從一個側面也能反映出大家對貿易戰的態度偏悲觀。我曾經多次説到,股市短期來看就是一個情緒市場。但是高階的投資者注重事實與數據,不應該被情緒左右。

下面談談我對美國股市的看法,後面也會涉及到中國大陸和香港。

Continue reading 美中衝突之下的全球資金流向

反了那麽多年美,早該有心理准備被美反

轉自:佰鳴
作者:no one 无名氏


這回美國好像是要動真格了,關稅大棒剛落地,對華為的制裁又接踵而至,而且還是以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方式,將華為列入了美商務部管制的「實體清單」。另外又有媒體報導,有美議員正提出議案,擬收緊對中國留學生和研究人員的簽證。

年初就傳聞美國成立某神秘委員會,從如今種種跡象來看,中美摩擦已不單單是貿易問題,而是上升到了全方位的,近似冷戰的勢態。而且現在特朗普又推遲了對日歐的汽車關稅,取消了對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鋼鋁關稅,意圖很明顯,就是要集中精力先解決中國問題。反了那麼多年的美,現在終於如願以償,等來了美國的反制。

這兩天我留意了下網上的輿論,無論是媒體還是網民,都無比奮亢,給人一種已進入臨戰狀態的感覺。所以今天我打算說些冷靜的話,眼下中國最需要的,就是冷靜。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Please . Not a Member? Join Us

當滿大街都是外賣騎手,上百萬勞動力是否用錯了地方?


文:邢海洋
自:三聯生活周刊


週末連著跑了三趟超市,最後一趟是為一管芥末。當我懷揣著芥末跨坐在摩托車上的時候,身邊一位騎手已經滿載著蔬菜與零食,發動了機器。全天,我都滿足于家庭中作為採購者的角色,安之如飴,想到家裡人都等著這管芥末做蘸料,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可就在看到快遞那一刻,我不淡定了。

圖片來自網絡

每天,我們都在和快遞“和諧共生”著,和騎手一起騎車、一道搶行、一道上電梯;為他們打開門禁,讓他們先走,把結帳通道讓給他們,因為他們永遠顯得比你著急。這管芥末提醒了我,原來我一天的奔波是可以用金錢度量的,如果我生活在四五線小城,跑一趟是三五塊錢,生活在一線,一趟是七八塊甚至十幾元。一天跑了三趟,精疲力竭,只相當於二三十塊錢的價值。

Continue reading 當滿大街都是外賣騎手,上百萬勞動力是否用錯了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