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可能從你不相信的事物中獲益

掐指一算,老夫在投資這個領域裡已經闖蕩了十五個年頭,作為一個藝術教育背景的人來說,從零開始學投資,一步一步走過來,有得有失。最大的感悟就是標題中的那句話。翻譯成白話就是:信則有,不信則無。

信什麼?

Continue reading 你不可能從你不相信的事物中獲益

無知與無恥

作者:張維迎(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 聯合創始人)


我這幾年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人類為什麼會犯錯誤,甚至是災難性的錯誤?我得出的一個基本結論是,人類犯錯誤有兩個基本原因,第一個原因是由於我們的無知,第二個原因是因為我們的無恥。當然,從佛教的觀點看,無恥本質上也是無知的表現,不知道自己的根本利益所在。

好心乾壞事就是由於無知,不知道我們採取某種行動的後果是什麼而犯的錯誤。父母出於愛而干涉兒女的婚姻導致的愛情悲劇就是一個例子。也有大量的是壞心乾壞事,為了個人的私利損害他人,就是由無恥導致的錯誤,比如秦始皇的焚書坑儒。

當然,現實中,大量的錯誤是無知與無恥結合的產物。「文革」就是多數人的無知和少數人的無恥共同造成的。少數人發動了這場運動,多數人由於無知而積極參與,等明白過來悔之晚也,結果造成了一場毀滅人性、毀滅文化的歷史大悲劇。而且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人類歷史上多數人的無知和少數人的無恥導致的災難是非常多的,代價也是巨大的。

比如義和團運動,拳民們以為修煉100天、念念咒語就可以刀槍不入,這是無知。對慈禧太后和剛毅、惇親王載濂、端郡王載漪、輔國公載瀾、莊親王載勳這些滿清統治者來講,既有無知的一面,更有無恥的一面。他們想利用義和團的運動進行宮廷權力鬥爭,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這是無恥。清廷中也有很多人將義和團當成升官發財的好機會,也是無恥。結果是生靈塗炭,民族危亡。

李鴻章、劉坤一、張之洞、袁世凱等人搞「東南互保」,是因為他們比慈禧太后等人更明白一點,從而使整個東南中國避免了義和拳運動的影響和外國的入侵。

再比如1958年開始的大躍進。發起大躍進,全民煉鋼鐵,吃大鍋飯,可以說是無知的表現,但是大躍進當中,那麼多的浮誇、虛報:畝產一萬斤、十萬斤等等,就不僅僅是無知,而是無恥了。為了個人保官位而虛報浮誇,視民眾如草芥,即使看起來是無奈,實際上都是無恥的表現。

人類歷史上由於無知導致的最大災難是什麼呢?就是在佔世界人口三分之一多的國家中自上而下強制實行的一種制度,這種制度我們叫它「計劃經濟」。

我們現在很難想象,為什麼當時那麼多聰明的學者,那麼多高智商的政治家、政府官員,居然能夠相信中央集權的計劃機關能夠告訴全社會應該生產什麼,怎麼樣生產,為誰生產,定多少價格。但那時,這些人對這個制度深信不疑。

仔細想一下,搞計劃經濟不僅是無知,而且是無知到不知自己無知。老子告誡我們:不知知,病也。明明自己不知道,還以為自己知道,由此導致巨大的經濟和社會災難,真是可悲至極!

特別想提醒一點,當時搞計劃經濟的理論依據,不僅僅是來自傳統的馬克思主義學者,也來自西方的主流經濟學家。蘭格就是用新古典經濟學模式論證計劃經濟是可行的。他把新古典經濟學為證明市場的有效性而做出的假設當做現實本身,宣稱計劃可以模擬出競爭市場體制,可以像市場一樣有效地配置資源。結果,蘭格被認為是有關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可行性大論戰的勝利者,受到主流經濟學家的推崇,而米塞斯和哈耶克等反對計劃經濟的學者則成為人們譏諷的對象。

我們仔細想一想,真的太可笑了。計劃機關要收集好多的信息,這怎麼可能?更不用說,經濟是一個動態過程,在沒有市場和企業家的情況下,所設想的信息根本就不存在。想一下,在iPad沒生產出來的時候,怎麼統計對它的需求呢?現在做的好多事情,我們真的不明白我們在做什麼。主流經濟學家也根本沒有搞明白市場究竟是怎麼運行的,但他們以為自己明白。

這個例子也告訴我們,怎麼樣正確對待科學?科學總的目標是減少人類的無知,但是科學的進步有時候也會增加我們的無知。比如說,一直到19世紀早期的時候,歐洲的醫生、植物學家仍然號召各國砍樹,目的是改善公共衛生。為什麼呢?根據科學家的研究,好多傳染疾病是由於蒼蠅、蚊子傳染的,把樹砍了以後,蒼蠅、蚊子沒地方呆了,疾病就可以減少了。這是科學家提的建議。幸運的是,人們很快發現,這樣做導致的是生態災難。

看一下我們現在,這個問題更為嚴重。那麼多的社會「工程」,這個工程那個工程,甚至有什麼「國家創新工程」,「培養1000個喬布斯工程」。我們以為科學的創造、自主知識技術的開發、企業家的成長,可以像工程師設計大樓一樣設計出來,用工程師的思維考慮社會問題本身就是無知的表現

回顧一下我自己對價格改革的認識。在1983年下半年開始準備碩士論文,研究價格改革的時候,我驚訝地發現,幾乎所有的經濟學家和政府官員都認為正確的價格是可以計算出來的,所謂價格改革就是政府怎麼調價。分歧在什麼地方呢?分歧在是應該按照勞動價值定價,還是按照生產價格定價,或者按「均衡價格」定價?還有就是「大調」一步到位還是「小調」分步逐步到位?但很少有人懷疑價格本身不能由政府計算。

政府高層決策者也深信這一點,所以在1981年成立了國務院價格中心,找了50多位經濟學家和價格專家,買了大型計算機,收集了全國的投入產出數據,編制出投入產出表。這確實有一點不可思議,但是當時大家很虔誠,相信肯定能計算出來。中央領導等著,什麼時候理論價格計算出來了,我們就可以調整價格了。當然大家知道這個正確的價格一直計算不出來,或者即使計算出來了也沒人敢相信它。這是我當時瞭解到的情況。

我從一開始就對政府計算價格的能力有懷疑。對我來講,價格怎麼能計算出來呢?我花大量的時間思考這個問題:究竟一個正確的價格怎麼樣形成?我的基本結論是,只要是政府制定的價格就不可能是真正的價格,價格只能在交易市場中形成。我當時用了一個比喻,政府定的價格,類似用不脹鋼做的一個溫度計,即使初始確定的溫度指數是合適的,但之後外邊的溫度怎麼樣變化,溫度計本身不反應,已經沒有意義了。

所以,中國的價格改革,無論大調還是小調都不能解決問題,絕不應該把「寶」押在價格調整上。我當時提出一個思路,唯一的辦法就是「放」。怎麼放價格呢?就是通過雙軌制逐步放開。

雙軌制的思路其實很簡單。按當時形成的歷史,將計劃指標固定下來,不再擴大,按照官價交易,計劃外的價格全部放開,這就形成同一產品的雙軌價格。接下來的工作就是用各種各樣的措施(包括先調後放),怎麼樣使得計劃內的逐步消失,最後都變成完全的市場價格,那是技術性的問題。

為什麼不能把價格一下子都放開?原因有兩個:一是因為我們無知,二是要照顧既得利益。市場定價就是企業定價,但當時的國有企業已經習慣於政府定價,一次放開震動太大,會使企業無所適從。用我當時的話說,「放活市場,企業要由生產型轉變為生產經營型,這就類似要讓一個從來沒有離開過父母的孩子獨立生活,總得有個適應過程。」另一方面,牌價供應的原材料和生活資料本身就是企業和城市居民的既得利益,改革要尊重既得利益,雙軌制就是在尊重既得利益的前提下逐步走向市場經濟。

這就是《以價格體制的改革為中心帶動整個經濟體制的改革》一文的基本內容。這篇文章完成於1984年4月21日,大概比莫乾山會議早4個多月,刊印在1984年6月國務院經濟技術中心能源組的內部刊物《專家建議》第三期,是我入選莫乾山會議的論文。莫乾山會議之前,我已有了第二稿,發表在《內蒙古經濟研究》1984年第四期,那是個公開的刊物。

我講這個故事的意思是說,如果我們認識到人類本身的好多無知,解決體制問題的辦法就可能有不同的思路。如果我們以為我們自己知道得很多,以為我們非常的聰明,我們實際上在花大量的時間,浪費在那些對我們所面臨的問題沒有答案的方面。就價格改革來說,如果我們以為我們知道什麼是合理的價格,我們要做的就是怎麼調整價格,走進死衚衕。如果我們承認不知道什麼是合理的價格,思路就自然轉到了如何放開價格上來,才會有雙軌制的改革思路。

今天也是類似的問題。比如,根據凱恩斯主義宏觀經濟理論,好多人認為我們對貨幣、就業、通貨膨脹之間的關係知道得很清楚,我們知道什麼時候應該降低利率,什麼時候提高利率。是那樣嗎?過去幾年的歷史,證明不僅是中國,全世界各國的經濟學家和政府對宏觀經濟變量之間的關係是很無知的。

無知的情況下最好的政策是什麼?以不變應萬變,不要那麼瞎折騰,一會兒看著經濟有問題了,大量放水,一會兒看著通貨膨脹來了,猛抽信貸。不承認無知使我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再看產業政策。好多的政府部門仍然相信,政府可以知道未來什麼是核心產業、主導產業,我們應該怎麼樣發展。從歷史來看,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犯了太多的錯誤。其實我們根本不知道,究竟什麼是未來的核心的主導的產業,什麼是未來技術發展的方向,這些工作只能交給企業家去探索。寧波市出錢培養一千個喬布斯,更表現出我們太無知,卻以為自己知道。回到老子的話,我們有病。

其實,政府的產業政策經常變成無知者與無恥者合謀攫取公共資源的尋租手段。某些個人或企業出於自身利益忽悠政府,負責分配資源的政府官員搞不明白,幾千萬甚至幾億的資金就撥下去了。還有一種情況是,起先由於政府部門的無知投錯方向投錯了人,但為了掩蓋自己的決策錯誤又繼續追加投資,從無知走向無恥,錯上加錯。幾年前暴露的上海交通大學某教授的自主知識芯片開發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這樣的例子應該不在少數。

為什麼要市場經濟呢?其實很簡單,只有市場經濟才可以避免由於多數人的無知和少數人的無恥相結合導致的人類災難。市場經濟是分散決策,資源也分散在眾多的所有者手裡,即使少數當權者出於自身的利益想搞大運動,他們也動員不了那麼多資源。如果當年搞市場經濟而不是計劃經濟,可能有大躍進嗎?可能死那麼多人嗎?市場經濟下有貧富差距,地震可以死人,龍捲風可以死人,但是在市場經濟情況下,不會因為糧食短缺而餓死人。

市場經濟其實也減少好多的無知。在市場當中,正確的知識、對未來判斷的準確程度決定利潤的大小,決定成敗,這就給企業家一個動力,怎麼樣減少自己的無知。市場是企業家不斷地發現、創造、加工信息的過程。這些信息在沒有企業家的計劃經濟下是不存在的。

市場經濟也使我們的自利行為不變成傷害他人的無恥行為。市場就是好壞別人說了算,而不是自己說了算。在競爭的市場當中,你要謀求自己的利益,首先要給別人創造價值,給消費者創造價值,給客戶創造價值。市場競爭就是為消費者創造價值的競爭。而在計劃經濟下,謀取個人利益的最好手段是損害他人,攫取別人的勞動成果,佔別人的便宜。

這就是我們需要市場經濟的原因。如果說當年搞計劃經濟是因為無知,現在再搞計劃經濟就是無恥了。

我怎麼保證我以上所說的不是由於自己的無知甚至無恥才這麼講的呢?解決這個問題唯一的辦法,就是思想自由,學術競爭。

任何一種思想,無論是哲學的還是宗教的,無論創始人多麼偉大,無論在創造時多麼正確,一旦變成取得壟斷地位,就會變成無知的助推器,無恥的保護神,就會滋生無知和無恥給人類帶來的災難。

所以我們的希望在於我們未來的學術環境,如果我們能夠有學術自由,如果我們允許思想競爭,我們就會少一點無知,少一點無恥,少一點災難。

(完)

要允許人們講真話——這話咋那麼彆扭?

作者: 孙盛起


人民日报强国论坛曾经进行过一次“要允许人们讲真话”的讨论。讨论中,人们各抒己见,大多数人对议题表示赞同,偶有人发表“涉及到原则性问题,有时候就要说假话”这样的奇葩高论不足为怪。

然而,人们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的时候,是否想过,这个议题本身就很奇葩?

“要允许人们讲真话”,这句话至少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本来是不允许人们讲真话的;二、讲真话是要经过允许的。 Continue reading 要允許人們講真話——這話咋那麼彆扭?

從底層邏輯看巴菲特核心重倉股的思路、原則和條件

作者:董寶珍


巴菲特重倉股的共同特性應該就是巴菲特選股的思路、原則和條件,以下是巴菲特核心重倉股的共同特徵:

 第一、產品需求永無止盡的快速消費品公司

行業內已經認識到巴菲特幾十年來主要是投資消費和金融,其中消費是第一位的。只是這種消費類公司都是快速消費品,而不是耐用消費品和慢速消費品。巴菲特沒有投資房地產,也沒有投資一些商品更換週期長的公司。

可口可樂巴菲特一天自己就喝幾瓶,華盛頓郵報天天一份新產品,寶潔吉列、美國運通的服務和產品全部都是快速重復消費。而且這些重倉股的產品和服務在生命週期上幾乎都是無始無終的,不能想像美國人不再喝可樂了,也不能想像美國人不再用快遞服務了,生命週期無限長的快速消費品是巴菲特核心重倉股的第一特點。

第二、買大不買小、買老不買新、買壟斷不買競爭

巴菲特買大不買小,買老不買新,所有的重倉公司都是其所在行業的超級龍頭和絕對老大,這些公司也是美國企業界的巨無霸。巴菲特不介入處於自由競爭階段的行業和公司,他只買那些已經實現了完全的寡頭壟斷行業中的超核心龍頭股。華盛頓郵報幾乎是美國輿論媒體的旗幟;可樂、寶潔吉列、運通基本上這些企業都佔據著整個行業的半壁江山。

這些大的企業常常被人們視為成長乏力,但事實是這些企業因為長期經營所形成的內部穩定的經營體制和機制,加上行業競爭進入壟斷而非常穩定,成長性並不遜色於其它公司。

巴菲特一生沒有持有過所謂的中小盤股,巴菲特所持有的股票都具有長期生命歷程,都是在他們已經經營了幾十年後巴菲特才介入的,沒有一個較長的經營歷程,巴菲特甚至不看一眼,新的公司、小的公司、沒有歷史的公司在巴菲特的投資組合中從來得不到起碼的重視和關注,而老的、有歷史的、規模巨大的、行業絕對龍頭則成為巴菲特重倉的核心公司。

第三、買簡不買繁

巴菲特買的公司都不是特別依賴科學技術的行當。可樂是往水裡面加點糖後灌裝的產品,沒有技術壁壘,有人說可樂有獨特的配方,什麼飲料都有配方,配方不是什麼複雜神秘的事情。美國運通本身是快遞出生,快遞也沒有什麼技術。寶潔、吉列更是如此。

巴菲特投資的公司都不是複雜公司,都不是工藝日新月異的行當。事實相反,我們可以看到巴菲特的核心重倉股都是幾十年如一日的在單一產品上經營。

所有的重倉股在經營歷史上都沒有業務轉型、有沒有向新產業進軍,持之以恆的圍繞著自己單一的簡單產品,在可口可樂身上這一點體現的最集中,近百年的歷程中,可樂的生產工藝沒變化,公司的主打產品沒變化,什麼都沒有變,就是在這一桶小飲料上做成世界性的飲料巨頭。其它幾家公司也是如此。

第四、買輕不買重

巴菲特買的公司的收入的進一步增長,利潤的擴張,企業的壯大基本上不需要在人力、物力、財務、技術開發、設備投入、廠房建設等投入巨大的資源和力量。大部分公司不是重資產行當,都是輕資產行當。

華盛頓郵報在這個問題代表性非常鮮明。一份報紙的成本包含辦公、記者、編輯、排版等費用,但隨著報紙發行量的擴大,其實成本並不同步增加,業務規模無限擴大中,成本相對鎖定,一萬份華盛頓郵報的成本和一百萬份華盛頓郵報的成本差不了特別多。

芒格在投資歷程中曾提出一個問題,一個拖拉機製造企業要擴大業務規模,前提是先花錢買配件,先花錢建生產線,廠房設備、培訓員工,之後生產出拖拉機來,拖拉機能不能賣得了不得而知,但賣拖拉機必須得先投入生產拖拉機的資金,而且想擴大產量也必須同步擴大資本支出,於是這類企業就不好成長。

巴菲特顯然也看到這類問題。他的重倉股選擇不依賴於大量的資本支出、人力、財務的投入,業務量擴張的過程中少量的投入,甚至於不投入就可以擴大收入和利潤,從而使得企業的發展過程中增加的收入大部分轉化成了利潤。

我們可以再看一下可口可樂這家公司,可樂與華盛頓郵報不一樣,要想增加可樂的銷售,還必須得增加生產車間、廠房和原料,比如可樂擴張到中國的過程就是在中國大量的建廠進行灌裝。

包括很多連鎖企業,沃爾瑪、蘇寧、肯德基這些歷史上的傑出成長股都好像是說要想業務量擴大必須擴張門店,表象是如此,但實際上這類擴張是無風險的複製,它不需要業務模式的創新、不需要技術的創新、不需要經營方式的創新,是對原來已經無限成熟、無限規範的業務模式、生產工藝過程在異地,在新市場領域的擴張。

在這個擴張中,一般來說幾乎沒有風險,因為是此前的成功拿過來的重新利用,它不是進入一個陌生的行業,不是需要一種陌生的工藝技術、管理,它是在這個企業積累了幾十年固有的成功優勢和被市場完全證實可行的一套方法、原則的重新複製和再利用。

所以這類擴張固然說業務量的擴張需要額外支出一些成本,但這類成本是保障的支出,是有一系列成功經驗做保障的再複製,新開的店的風險極低,而且共享了原有公司所有的軟資源,信息資源、品牌資源、管理資源,擴張過程中固然有一些費用投入,但是它幾乎是輕車熟路的重新複製,從而成功率非常高。

因此,適當的支出一些成本,只是這些資本的經營運作過程是原來老的模式的重演,沒有新風險,一旦產品出來馬上就可以轉化為利潤,這類企業也是輕資產公司。

第五、買每天都可以隨時接觸到的公司

巴菲特所持有的公司都是巴菲特任何時間都可以接觸到的公司,我們發現巴菲特的核心重倉股中沒有一家公司的產品和服務不容易接觸到,是你每天都能接觸到的,只要你想接觸隨時都可以接觸它的商品和服務,瞭解它是很方便的,沒有認知上的困難。

這是巴菲特的一天:清晨巴菲特從床上起來,首先進入衛生間使用了寶潔吉列的產品進行梳洗,之後巴菲特來到了餐廳,喝了一瓶可樂,吃了一些漢堡,接著拿起了一份華盛頓郵報閱讀當天的報紙,之後,巴菲特出門辦事。在辦事的過程中,他用運通卡結算,在富國銀行進行資金處理。這個簡單和普通的一天里,巴菲特方便的,甚至是必然的接觸了所有足矣瞭解他所重倉投入的公司所提供的產品和服務的質量。

有很多投資人提出巴菲特的長期投資成功在於他通過大量持股成為被投資公司的董事,這應該不見得沒有道理,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巴菲特一開始買任何一個公司時,他都不是這個公司的董事,而巴菲特一買時量是很大的,很顯然,巴菲特的決策是在成為被投資公司董事之前就完成了,他是在沒有成為被投資公司的董事的情況下完成的戰略決策。

這個決策過程是巴菲特以普通投資者的身份完成的,為什麼以一個普通投資者所做的投資決策質量這麼高?因為被投資公司具有可研究、可把握、可判斷、能接觸、能感知的特點,正是這些特點讓巴菲特能夠容易判斷,避免了很多認知錯誤,這一點是我們需要高度重視的。

第六、買上下游關係極其簡單的公司

巴菲特所投資重倉股的上下游關係非常簡單,重倉股中沒有一家公司處於非常漫長且複雜的產業鏈中間。

我們看可樂,可口可樂的原料是水和糖類,我們不能想像糖和水這兩個最主要的原材料會有稀缺的問題,也不能想像水和糖本身會有什麼複雜的供需變化,不可能說水的供給發生了無法預期的複雜情況,糖也是最基礎的商品,全球各地都能生產,絕不會被某一家公司壟斷起來逼迫可口可樂接受某個高價,某一個地區的甜菜、甘蔗減產,馬上會被另一個地區的甜菜甘蔗補充。於是,可口可樂不可能受到上游供貨商的制約,上游供貨商某一家出了問題,新的供貨商很快會替代,這就是產業鏈短的好處。

我們可以看一下中國乳業的三聚氰胺事件,中國豬肉產業雙匯的瘦肉精事件,嚴重的影響了企業的經營和商品信譽,但實際上這兩個事件都不是企業本身有意做出不利消費者的事情,而是企業的供貨商和上游原材料把問題和麻煩轉嫁給了生產企業,造成了生產企業的困境和麻煩。

中國乳業和豬肉產業本身的產業鏈比較複雜,不可控制,於是上游供貨商的問題直接變成了生產企業的問題。像華盛頓郵報、美國運通和其它幾個重倉公司,都沒有原料供應商,它們本身不是一個靠加工生產轉化來獲利的公司,它們是提供純服務的公司,它們經營要素都是社會基礎要素,這些社會基礎要素都不會發生嚴重的風險。

金融危機發生時,很多機械製造企業都發生了困難,這些困難包括兩個方面所導致:第一,金融危機使得需求嚴重萎縮;第二,機械製造企業有大量的庫存鋼鐵、銅、鋁等金屬材料,庫存由於需求萎縮不能快速轉化為商品,而金屬材料在金融危機影響下價格大幅下跌,於是很多機械製造企業的原材料價值大幅貶值,造成了材料損失。

比如,振華港機等一些著名的機械製造企業,都是這樣深受金融危機的打擊,這種打擊背後根本的原因就是他們的產業鏈比較長、比較複雜,很多機械製造企業都是在一個很複雜的產業鏈中作為這個產業鏈的一個環節,無論是產業鏈的上游還是下游發生了問題,作為中間環節的公司立即受到產業鏈波動巨大的影響。

反觀巴菲特的重倉股,就完全不存在這種情況,所有重倉股的下游消費都是直接面對著大眾消費者,而且這些產品都是大眾必需需要的,無論金融危機,無論社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巴菲特重倉股公司所提供的商品都是不太容易受到影響的。於是就造成巴菲特重倉股經營環境比較穩定,同時也不依賴於很複雜的供貨鏈,這樣就不會因為產業鏈發生問題傳導給企業,這一點是巴菲特重倉股的重要特徵。

從上面文章我們知道,巴菲特的選股特點是買快速消費品行業,買超級龍頭(尤其是買壟斷競爭行業中的超級龍頭?),買短產業鏈,買產品工藝簡單和產品單一公司,買輕不買重。那麼巴菲特的選股原則背後的道理是什麼呢?

***

以下是對原因的探討:

第一、為什麼要買快速消費品公司

所謂的企業成長,簡而言之就是淨利潤持續增加。淨利潤怎麼樣才能增加呢?淨利潤逐年持續增加的基礎性前提條件是什麼?答案是:主營收入逐年連續增加,且成本並不大幅度增加。

如果一個公司的主營收入不增加,在極端特殊的情況下,這個公司也可以實現淨利潤的增加,那就是大幅度的控製成本和費用,但是這種情況很罕見,也很難持續。可持續的成長是一個公司的淨利潤大幅增加總是因為主營收入持續大幅的增加,只有主營收入大力度持續增加才會導致淨利潤持續的大規模增加。

主營收入增加要靠什麼?當然要靠主營業務量(銷量)增加,要靠產品價格提升,或者產品價格和銷量同時增加。主營收入持續的增加在相當程度上主要依賴銷量的增加,而銷量的增加內在的要求是這個產品不斷地重復的消費,這個產品不會因為消費者買完以後很快飽和,它一定是消費者買到後很快的消費掉了,然後新需求立即再次產生,這樣銷量才能增加,主營收入才能增加。

主營收入持續成長不可能而且永遠也不會發生在一個需求萎縮,需求飽和或者需求短期之內很火爆,但一旦消費者完成了一次購買,則需求再也不會快速產生的行當。

所以,快速消費品容易造就成長股的原因是它提供了無始無終、永續持久的需求,為企業主營收入增加提供條件。這就是巴菲特要買快速消費品重倉的原因。

第二、為什麼要買壟斷競爭行業中的超級龍頭

如果在可樂行業里有一萬個企業在競爭,雖然對可樂的消費是快速並且需求無限長久的,但是由於行當內有近萬家企業同時生產可樂,雖然需求是增長的、持久的,但是這種需求不一定會讓所有企業的銷量都增加,行業需求轉化不成你所投資公司的銷量增長也不行,你所投資的公司可以吸納行業的巨大需求,一定是這個行業已經形成了寡頭壟斷,競爭企業很少,且你投資公司是龍頭老大和超級龍頭。

著名產業經濟學家邁克波特的一句名言:一個企業的未來決定於,這個企業所處的行業特徵,只有那些有利於成長的行業才有可能孕育出好的公司。同時,企業的未來成長還決定於這個企業在其所處的行業中的地位,如果一個企業的所處行業的地位明顯處於劣勢,那麼行業再好也不行。這就是巴菲特買高壟斷寡頭競爭型快速消費品企業的原因。

第三、為什麼只買輕資產公司

主營收入不斷增加的企業,企業的利潤就一定增長嗎?答案是否定的!常識告訴我們,只有企業巨大的收入沒有被更大的成本支出、費用支出吞噬掉,企業才能將不斷增長的主營收入轉化為利潤。

如果企業的收入不斷增加,同時成本也不斷的增加,甚至成本比收入增加的還多,那麼這種情況下企業的利潤不僅不隨著收入增加而增加,反而有可能降低和減少。只有收入大幅增加,成本基本不增加或者小幅增加,企業的利潤才能增加。

這就是為什麼巴菲特買輕資產公司的根本原因,輕資產公司其最基本的經營特徵是企業的成本支出不與收入的增長同步增長,企業在很少的一部分費用支出後會引發大的收入增長。一個重資產公司,它為了獲利收入增長,需要大量的投資,這樣大量的成本、費用、工資吞噬了主營收入增長,無法形成利潤的增長。

第四、為什麼只買短產業鏈公司

我們可以看一下中國乳業的三聚氰胺事件,中國豬肉產業雙匯的瘦肉精事件,嚴重的影響了企業的經營和商品信譽,但實際上這兩個事件都不是企業本身有意做出不利消費者的事情,而是企業的供貨商和上游原材料把問題和麻煩轉嫁給了生產企業,造成了生產企業的困境和麻煩。

中國乳業和豬肉產業本身的產業鏈比較複雜,不可控制,於是上游供貨商的問題直接變成了生產企業的問題。像華盛頓郵報、美國運通和其它幾個重倉公司,都沒有原料供應商,它們本身不是一個靠加工生產轉化來獲利的公司,它們是提供純服務的公司,它們經營要素都是社會基礎要素,這些社會基礎要素都不會發生嚴重的風險。

金融危機發生時,很多機械製造企業都發生了困難,這些困難包括兩個方面所導致:第一,金融危機使得需求嚴重萎縮;第二,機械製造企業有大量的庫存鋼鐵、銅、鋁等金屬材料,庫存由於需求萎縮不能快速轉化為商品,而金屬材料在金融危機影響下價格大幅下跌,於是很多機械製造企業的原材料價值大幅貶值,造成了材料損失。

比如,振華港機等一些著名的機械製造企業,都是這樣深受金融危機的打擊,這種打擊背後根本的原因就是他們的產業鏈比較長、比較複雜,很多機械製造企業都是在一個很複雜的產業鏈中作為這個產業鏈的一個環節,無論是產業鏈的上游還是下游發生了問題,作為中間環節的公司立即受到產業鏈波動巨大的影響。

反觀巴菲特的重倉股,就完全不存在這種情況,所有重倉股的下游消費都是直接面對著大眾消費者,而且這些產品都是大眾必需需要的,無論金融危機,無論社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巴菲特重倉股公司所提供的商品都是不太容易受到影響的。於是就造成巴菲特重倉股經營環境比較穩定,同時也不依賴於很複雜的供貨鏈,這樣就不會因為產業鏈發生問題傳導給企業。

短產業鏈、簡單的產業鏈發生風險的概率低,對環境的依賴度差,由於它不特別依賴於上下游,所以當環境發生動蕩的時候它不至於受牽連和波及。假如是在一個複雜的長的產業鏈中,產業鏈中任何一個環節出現了任何問題都不可避免地影響了被投資企業。因此,巴菲特選擇短產業鏈主要是避免風險、增加確定性,減少不確定性。

第五、為什麼買單一產品和簡單工藝企業

單一產品和簡單工藝下的持續經營更是為了確保確定性,減少風險性。如果你幾十年如一日從事一項工作,你閉關眼睛都能完成這項工作,因為你做了幾十年了,你太熟悉了,沒有人比你更熟悉,你沒有不知道不清楚的,所以你不會發生錯誤。

簡單的生產、簡單的工藝降低了錯誤發生的可能性,持久的經營讓企業在這個行業里的經驗、能力得到了長期積累和沈澱,從而極難發生嚴重的過失和失誤。

於是,就使得被投資企業發生不確定和意外事件的概率大幅降低,這樣短產業鏈、單一產品、簡單工藝、持久經營綜合實現了被投資對象的確定性和保障,也排除了各種各樣潛在的和無法預知的風險。

回看巴菲特的幾大選股原則其實可以簡單的分為兩類。一類是確保企業成長的原則;第二類是確保企業有高確定的低風險和無風險的原則。兩個原則辯證統一為巴菲特選擇出了高確定性、低風險但又具有持續永續成長的投資對象。

證券投資的基本的觀點是投資對象只有是高成長低風險的情況下才是最優的,巴菲特的選股恰恰是既關注成長,另一方面又強調了低風險。既從風險角度思考,又從成長角度思考,二者合一創造了巴菲特的投資神話。

最佳投資機會是在風險度上最小,收益度上最大。從風險度和機會度的關係中尋求最優,收益與風險是手心手背的關係,永遠不可分,只有知道風險度多大,並且克服風險才能獲取收益。沒有有效的認識風險不關注風險,直接追求收益往往是受其害,收益就是跨越風險之後的利得,而風險是收益不能兌現時的損失,是完全一體,是互相依存,是同體互根。必須從風險收益二方面看。

我們可以看到,那就是要確保既要高成長同時又要低風險。巴菲特關注企業的成長,但巴菲特同時還更加強烈地關注企業的穩定性和確定性成長。不穩定和不確定就是風險,巴菲特的選股思路中有一半是用來追逐成長,包括快速消費品原則、超級寡頭原則、輕資產原則另一半是用來追逐低風險,包括短產業鏈原則、產品工藝簡單原則、產品單一原則。

投資實踐中一定要堅持成長因素和風險因素結合思考,同時關注,辯證統一。巴菲特的選股原則中對高成長和低風險給予了同樣的重視,這也是巴菲特重倉股長期屹立不倒的根源。

其實,買大、買壟斷和買輕資產的原則既是確保企業的成長性,又是為了減少企業的風險,高度壟斷的大公司其抗風險能力強於小公司,這是產業界的基本常識,輕資產由於資產少所以引發風險和問題的環節也少,輕資產既有利於快速成長,又不易產生過多的問題和風險。

(完)

現代文明為何沒有誕生於 「聰明人遍地」的中國?

转自:千字文华
作者:千字君


▍中国式智慧   ▍

在阅读文学作品时,我时常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在中国古典小说甚至史籍中,被视为智者的人,是那些所谓“神机妙算、足智多谋、运筹帷幄”的军师或者国师,例如孙武、商鞅、诸葛亮、刘伯温、姚广孝……

商鞅和魏国打仗,邀请对方主帅公子卬和谈,在酒席上把老朋友绑架了,这种背信弃义的行径,却一直被奉为“大智慧”;宋襄公是个老实人,打仗讲规矩,不肯趁人之危,却被耻笑为愚蠢的仁义。

刘邦为了救回家人,和项羽约定平分天下,最后出尔反尔、赶尽杀绝;项羽在鸿门宴上放走了刘邦,却被批作“妇人之仁”。

诸葛亮借了荆州以各种理由拖延不还,却成了“足智多谋”的代名词;鲁肃一生都忠厚耿直,千百年来却被视为“颟顸愚钝”……

鲁迅评《三国演义》:刘备之德近乎伪,孔明之智近乎妖。

Continue reading 現代文明為何沒有誕生於 「聰明人遍地」的中國?

中國人的飢餓性格

转自:FT中文网
作者:老愚


长时期持续的社会动荡,饥饿的阴影挥之不去,在人们心里烙下了极深的印记,并潜移默化改变着其行为方式。

这些天来,人们谈论的一件事,似乎都跟饥饿性格有关。

某些人在海南偷窃农民种植的香蕉芒果,被抓住后百般狡辩,那副无赖泼皮相令人诧异。窃贼的年龄从六七十岁到四十郎当,男女都有。舆论指责他们缺乏道德,其实是开错了药方。

在我看来,持续革命所造成的对人权与财产权的肆意践踏,才是乱象之根源。从土改、公私合营、文革到薄熙来时代的大规模迫害民营企业家、公开掠夺民营资产,一直到近些年的红色国有控股运动,都在助长民众的暴民心理。

此外,长时期持续的社会动荡,饥饿的阴影挥之不去,在人们心里烙下了极深的印记,并潜移默化改变着其行为方式。我想,中国人的饥饿性格,正在全方位塑造族群在全球的负面形象,已经在严重影响中国的行进方向。 Continue reading 中國人的飢餓性格

財務自由是個大騙局

转自:虎嗅网
作者:北冥乘海生


在我国,凡衣能蔽体、食能果腹者,都不约而同设定了最高人生理想——财务自由。他们向往着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与多名异性保持不正当关系的生活,并心甘情愿为此付出除了生命以外的所有代价。

财富固然可以追求,但自由不过是个骗局。此局的目的,与天堂的三十六个处女一样,为的是让你生命不息奋斗不已,不断为肉食者奉献。为此,面向不同的财富阶层,一只看不见的手摆下了三盘大棋,而你就是盘中的棋子。

第一盘大棋,棋子是无产者。这里无产指的是无资产,也就是没有财富积累。无产者谱系复杂,从宇宙中心月入五万的高端码皇,到职场一线万元月薪的普通白领,再到传统工业挣几千块的劳动工人,都在此列。这些人各有各的活法,却很少有人会觉得轻松,每个人都像是在走钢丝,稍有不慎,就会像中兴欧先生那样坠落深渊。

让人永远努力工作,却丝毫积累不下财富,玄机何在呢?难道月入五万也攒不下钱么?您还真说对了,他们的净资产都未必有家里保姆多。这盘大棋,巧妙利用了人性的一个巨大弱点:有钱固然重要,但让人知道自己有钱更重要

对此,我国历史上的著名二愣子项羽曾振臂高呼:“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谁知之者?” 而我们楼上靠炒币发家的老王也朴素地呻吟:“下回碰上老同事,怎么不用自我介绍有多少钱呢?”

怎么把收入层次不动声色地外化呢?万能的主起了飞智,用文明世界的仪轨为三教九流都量身定制了不同标准的消费套餐:车的价格应该等于年薪的几倍;北上广的白领每月应该吃几次大餐;拿到年终奖要去国外度几天假;在互联网公司做高智商工作,孩子必须上好的学区。其实,这些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局,用以维持大多数人在资本意义下的赤贫状态罢了。

这些“约定俗成“的消费规则,为我们装逼提供了巨大的便捷:只要按图索骥,别人看你衣食住行摆的谱儿,就知道你挣多少了。其巧妙之处在于,不论你职业如何、收入多少,社会给你开的标准消费清单,都能让你挣多少、花多少,在沾沾自喜的刷卡签单中心甘情愿地把钱包清空。

上月发了点奖金,怎么也得买套西装提高下职场逼格吧;每月能剩三千,那还不全面改吃有机蔬菜,提高下生活质量;每月攒下一万,这身份分期买辆宝马车开开是应该的;每年剩个三四十万,恭喜你已经具备了成为初级房奴的资格。什么?你挣得比这还多?多也没用!后面还有国际学校、南极旅游、投资移民和独栋别墅等着伺候你。

社会给了你一个搂钱的耙子,告诉你加倍付出加倍回报;又给了你一个没底的匣子,用消费规则让你永远一贫如洗。多少人兜兜转转一辈子,都无法离开这个圈套。

有没有办法打破这个圈套呢?其实,圣人早有当头棒喝:“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如果不在意别人是否知道你有钱,社会是否认为你另类,那套路还有什么用呢?只是,这种反人性的事实在太难了,并没有几个人愿意承认,很多消费需求只是社会贴给你的身份标签。

跳不出这个圈套,还有比攒不下钱更严重的后果。做穷学生的时候,你能为一张金拱门打折券高兴半天;后来收入高了,消费猛了,能刺激你的少了,离幸福也就远了。这不是危言耸听,小北身边越富有的朋友,抑郁症比例越高。我曾亲见,某土豪在一掷千金的孩子满月酒会上木讷凄楚的表情,似乎人间再无快乐之事。这么看来,圣人最爱的学生,箪食、瓢饮、在陋巷的那位颜回,真是人间大智者啊!

我们做不了颜回,可为了自己的幸福,也要努力跳出圈套。不妨在面对所有的消费冲动时,求诸本心想一想:这东西是让我获得了身心愉悦,还是仅仅为我贴上了身份标签?

就拿穿衣来说,大多数人未必理解贵和便宜差别何在,最多是把两万五的西装穿出二百五的感觉罢了。我曾以为,穿衣不过是花钱贴个标签,直到认得一位澳洲的资深西装票友,他深谙穿衣的美学体系,在追寻过程中沉浸其中而快乐无穷,他算不上有钱人,可是这样的钱花的就不冤。

所幸,我对于穿衣的愉悦是无感的。于是,我从来没有西装,目前没有皮鞋,衣橱里占统治地位的是两个名牌:Microsoft和Yahoo——都是当年上班发的。脚下万年都是一双布鞋,没办法,脚惯坏了别的鞋穿不住——对我来说,上千块的皮鞋远不如18块的传统布鞋给我带来的愉悦感强。

再说说吃,如果抛去猎奇的心理回归本心,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真正爱吃的那么一两样菜。拿我来说,不管多高档的东西,吃一回尝尝还好,但是想再去的几乎没有。至于车,还别说年薪多少配什么车,我至今都没有驾照,因为实在是不喜欢这种无聊的设备(无聊仅仅是对我而言),前后两次试图学车都因为内心极度的挣扎和痛苦而放弃。

学我没必要,不过你应该想想,哪些东西是发自内心喜欢的,哪些东西是社会认为你应该喜欢的。就算是实现不了财富自由,也先做个快乐的屌丝吧。

当你积累的财富足够多,社会靠消费主义仪轨已经无法回收,或者你压根没拿这些当回事的时候,恭喜你,你获得了下一盘棋的入场资格,可以换个姿势追求财务自由、换个姿势被收割了。

第二盘大棋,棋子是有产者,也就是初步完成财富积累,正摩拳擦掌迈向剥削者的土豪们。在普通人看来,这些家伙仅靠银行利息,就过上了声色犬马的生活,幸福感还不爆棚?殊不知,他们可观的财产,恰恰成了用金融手段围捕的最佳猎物。

世界大多数国家的货币,都是因不断增发而通胀的。抛去复杂的经济学原理,这至少有一点社会学动机:倘若货币是通缩的,那么有产者既不劳作、也不投资,在家里数钱就能坐享财富增值了,这显然是“婶可忍叔不可忍”!而在通货膨胀的大背景下,有钱人的日子,一点儿也不好过。

假如你是个财产二十万的码农,靠挣工资让财富增值跑赢通胀,并不太难,因为基数小嘛!可是如果你是亿万富翁,要跑赢通胀,就得每年平地抠饼抠出一千万来,显然,靠劳动收入实现这点是没戏的。

靠劳动不行,那就只能靠投资。投资嘛,就是把钱交出来给别人操纵。社会上风险较小的投资渠道,收益无一例外远低于通胀。而那些看起来高收益的标的,个个吹得天花乱坠,实际上啥样鬼才知道。曾子不是说过嘛,屌丝死于P2P,土豪死于信托。别忘了,就连比尔盖茨,从微软套现后这么多年的投资收益,也几乎落在通胀后面。

对有产者来说,把钱捂起来,就是自取灭亡;靠工作所得,又是杯水车薪;把钱投出去,更是任人宰割。我见过的不少土豪,担心的都是自己手里的钱像津巴布韦币一样变成废纸。这样的不确定性和无助感,带来的压力一点也不比无产者小,别说自由了,简直有点儿惶惶不可终日。

有产者要跳出这个圈套,其实也不难:钱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为什么一定要跑赢通胀,越来越多呢?够你后半辈子花,不用为了求财看别人脸色,难道还不够呢?只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这话对大多数土豪来说都是对牛弹琴。

当然,这说的是一般土豪。倘若豪到钱能数到八十岁生日,还能在行业中呼风唤雨,靠上下其手就能大赚特赚,那么就不必担心财富跑不过通胀了。于是,他就真正财务自由了么?

第三盘大棋,就是给富可敌国的大佬们准备的。掐指一算,这种人其实没多少,最多也就是小三位数。就这么点儿人,根本用不着什么精妙的制度设计。从此以往,他们的财富虽然记在自己名下,却只不过是帮社会代管而已。

这些大佬,除了出门先迈哪条腿没人管以外,钱往哪儿花,话该怎么说,大概自己能左右的事并不多。人活到这个份上,虽说是富可敌万国,一览众山小,可是不见得比码畜们活得自在。财富有了,却未必自由,这找谁说理去?

所以,管你是屌丝也好,土豪也罢,财务自由就像是西天的真经,求取路上有九九八十一个圈套在等着你。为这样的追求劳碌,按他人的仪轨生活,正所谓是苦海无边。还是别把幸福与财富过多地联系起来,尽情享受被强暴时的快感吧。


LoneCapital评:财务自由从本质上说,是金钱与幸福感的边际效应问题。人人向往自由,但获取自由的代价却不是谁都愿意或能够承受的。

十二種最常見的邏輯謬誤

转自:小花生网
作者:檩子
本站对原文有删改


今天的专栏,我们来说一个和 Critical Thinking 有关的话题,就是“人们经常犯的逻辑错误”。

是这样的,檩子在看国外孩子课程资料的时候,发现从小学五六年级起,很多学校在Social Studies, Writing, Language Arts, Philosophy (社会研究、写作、语言、哲学)这些课上,都会提到一个概念,叫 Logical Fallacy – 老师会带学生梳理常见的逻辑谬误,帮助学生培养缜密的思考习惯。

什么叫逻辑谬误?就是指一个人在论述中犯了推理错误,对人产生误导——An error in reasoning that obscures or misleads the audience——下面我们来说说这12种最常见的逻辑谬误Continue reading 十二種最常見的邏輯謬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