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删帖?

作者:杨恒均


国家主席和总理都对疫苗事件发话了,相关部门迅速抓人了,这次问题应该可以解决了。但我发现,主席和总理对重要讲话却很难转发出去,引用在文章中则显示有敏感词,连文章都发不出。这种事很滑稽,当然不是第一次,对我们这些写作者来说,见惯不惊。我曾经多次对读者解释:我的写作生涯中,花费在如何遣词造句避免敏感词,如何转弯抹角对违禁话题表达我想说的精力与时间,远远超过我花在写作上的。

但即便这样,文章也还是莫名其妙地被删。可能读者和海外也都对我有一定了解,我说话不极端,喜欢慢条斯理转弯抹角摆事实、讲道理。这也是至今为止,不管有多少人对我个人尽兴批评与攻击,却很少有人真能对我一千多万字的文章挑刺、找出什么大毛病。但想不到的是,我这样的文字,这几年也成为他们大面积消灭的对象。这就让人很不懂了。

我自认为是很懂得中国的,真正引起不安和不稳的文字,可能对民众生活造成一些混乱的话题与观点,我即便一定得写,也会非常自律的。但我认为,经过几十年的经济快速发展,加上人类早就进入互联网信息社会,中国政治和社会已经强大到可以允许民众的不同声音和批评,但绝对没有强大到可以屏蔽所有的不同声音,删除一切批评的意见。

这话并不拗口,说白了就是:中国未来的大问题不会是适当放开言路,也不是我们这些关心国家的文字写作者带来的,而是不与时俱进,甚至要倒退回到一言堂、万马齐喑的时代,摒弃一切不同意见最终必然带来的大爆发、大爆炸继续阅读谁在删帖?

广告

川普、大法官和美国宪法

转自:普通人的自由主义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几场辩论,里面最重要的问题,也许是这个,“选最高法院大法官,你会优先考虑什么条件?” 希拉里和川普分别提出了他们的看法,非常南辕北辙。希拉里说,“我要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是可以了解这个世界怎么运作…..现在的最高法院走错了方向。我也想最高法院推翻之前的Citizens United的判决,把黑暗、不受监控的脏钱赶出政治…..我想要一个继续坚持Roe v. Wade和女人权利的最高法院,而且我想要一个坚持婚姻平权的最高法院。”

川普则说,“大法官Scalia, 伟大的法官,最近过世了。我们有个空缺,我想提名像Scalia大法官一样的法官。我其实已经有一个二十人的名单,都是很受人敬重,也让许多人很“漂亮”地审视过,大家,尤其是那些尊重美国宪法的人,都说好。……这些人也很尊重宪法第二修正案和其代表的意义。对我来说,很重要。”

这两个回答,代表了推动这两个候选人背后的意识型态。据调查,有四分之一投川普的美国人,主要理由是大法官的提名权,大法官的判决可以影响美国社会数十年,保守派可以为了大法官的提名权,而忍痛接受张扬的川普。举例来说,在进步和保守的美国争斗之间,堕胎问题,始终没有办法像台湾一样,一部「优生保健法」给政府硬推过就过,就变成社会的既定事实,而鲜少起大波澜。美国的宗教狂热派和女权极端主义,把堕胎权变成拚生死的议题,由于行政权和立法权在各州的政党更迭,堕胎一再在选举为主角,最后演变到由大法官释宪写成Roe v. Wade的判决,判决各州限制堕胎或是处罚堕胎违宪,正式让堕胎合法。这一判,就决定了四十五年来美国妇女的堕胎权,能不说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谁很重要吗? 继续阅读川普、大法官和美国宪法

中国宪法中关于任期制的历史沿革

转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任期制又称“限任制”,是对特定公共职务的任职期限和任期届数予以严格限制的制度。完整的任期制包含任期和任届,故完整的任期制度包括任期限制和任届限制。

1949年后中国宪法中关于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制的规定,始于1954年宪法,当时规定国家主席任期4年(与当时全国人大每届任期4年相同),没有任届规定。但据一些材料称,1957年毛泽东曾表示可以考虑修改宪法,国家主席、副主席连选时可以再任一次,后因为政治运动被搁置。 继续阅读中国宪法中关于任期制的历史沿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