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善文最近特别火的演讲(录音+整理稿)


高善文先生近日在山西证券30周年会上的演讲录音

【演讲稿整理(有删节)】

今年以来从中央政府的角度讲、从中国宏观经济的角度讲我们在两个方面遇到了比较大的问题:

一方面是中美关系遇到了比较大的问题,到现在应该是非常困难,这种局面应该是过去40年没有过的,甚至是1972年中美恢复交往以来所没有过的局面继续阅读高善文最近特别火的演讲(录音+整理稿)

广告

“放水”是认真的:因为“清算”是真的

转自:墙外楼


政策的转向

最近为“松”与“紧”,央妈与财政部吵了一架,这相当罕见。

前天央妈与财政部的共同爸爸国务院开了个常务会,这个时间开“国常会”,也相当罕见。会议一锤定音,要求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稳健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

会议表示,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根据形势变化相机预调微调、定向调控。这个说法想来许多人不陌生,所以很多老司机的评语都是: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43个月前,也就是2015年1月,总理参加达沃斯论坛时的表态,也是积极财政和稳健货币,不会搞大水漫灌,注重预调微调。然而结果是,2015年我们降了5次息,降了4次准。

这轮宽松,点燃了许多牛市。有的比较短,比如股市。有的比较长,但也到了清算时期,比如P2P。有的很长,暂时没看到结束的可能,比如房地产。 继续阅读“放水”是认真的:因为“清算”是真的

后工业化时代的投资方向

作者:许小年
来源:本文为许小年于2018年浙商证券“凤凰行动”论坛的发言摘要,演讲主题《多变环境中的不变之道》,有删减。


非常高兴来到这里,与大家对于有关中国经济环境和最近出现的一系列变化,做一个交流。今年正好是全球金融危机10周年,我们好像又碰到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局面,国内国外的经济形势都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在这个变化中,我们企业金融机构如何应对,这是我和大家交流的主要内容。

关于经济形势的变化,我想谈这几个方面,虽然这几个方面仅仅是我们目前所面临挑战中的几项,但是我认为这几项是对于今后经济发展和企业经营,影响比较大的方面。
第一个是从长期来看,中国经济现在已经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后工业化时代经济运行的规律如果有任何规律的话,它和工业化时代有着根本的不同。大家都知道,我们做金融的,更是在第一线感受到这个冲击。第二项就是国家正在进行的去杠杆,采取各种各样的措施在去杠杆。 继续阅读后工业化时代的投资方向

经济海啸正从大洋彼岸席卷而来

作者:蔡慎坤 


所谓掠夺式的增长,就是通过制度的陷阱,想方设法的把你辛辛苦苦赚的钱又掠夺回去。有些是悄悄地拿走,比如滥印货币、增发债券、滥发股票以及负利率;有些是公然掠夺,比如高税收、高房价、高收费以及高罚款;有些则是通过暴力手段野蛮掠夺,比如暴力征地血泪拆迁以及垄断性地抢夺占有自然矿产资源等等。

中国经济虽然高速发展,但这个社会不知不觉被利益集团垄断和绑架,社会财富也不知不觉被各种利益集团掠夺和瓜分,所谓的“利益博弈”早已成为过眼云烟,中国社会呈现出来的是一番弱肉强食的光景,即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德,没有任何良知,绝大多数人被排除在财富掠夺的游戏之外。高速的经济增长固然可以为蜕变了的社会涂脂抹粉,却很难说服那些被剥夺了基本权利的弱势群体。

当更多弱势群体被这个时代所抛弃的时候,中国社会稳定的基础就越来越脆弱。于是,一种关于保增长保稳定的恶性循环就开始了:越是不稳定,就越要推动GDP高速增长;越要推动经济高速增长,就越要推动符合各种利益集团的政策举措;而越是推动这种政策举措,就越是造成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和尖锐的社会矛盾对立。 继续阅读经济海啸正从大洋彼岸席卷而来

我们真正在输掉的战争:中国人口危机

转自:墙外楼,作者不详


01

根据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数是1723万人,比2016年下降63万人,比卫计委预测的2017年出生人口下限2023.2万少了300万。其中二孩的出生人口是883万,一孩只有724万,可以想象,若2015年没有全面开放二孩,出生人口已是雪崩式下降。

时光倒退30年,1987年,中国出生了2528.8万人,这是个注定后无来者的出生高峰,它由60年代中国的前一个生育高峰所决定,又决定了20年多后的、刚刚过去的2016年这个生育高峰。1987年以后,出生人口数便一路下滑,到2004-06年低处的时候,已经不足1600万,相去最高峰不足2/3。未来出生人口也会走出这样的趋势,即使不考虑已经低到地下室的生育意愿,按最乐观的估计,在未来7年内,出生人口就将下降到1000万以内,并被死亡人口数赶上,进入漫长的人口负增长时期。

出生人口骤降的后果没有那么快显现出来,相反,人口高峰的阵痛却很明显。由于中国传统的生肖观念,2012年龙年是一个出生大年,2011年-2013年,上海出生人口分别为18.00,22.61,19.62(万),北京出生人口分别为19.1、22.4、21.6(万),都在龙年有个凸起。而2018年正是2012年出生人口大量入学的年份,所以年初看到有人抱怨说给北京政府年缴税数百万,孩子却没有办法在北京上学,所以两三年前,上海好多孩子的家长去政府抗议说没有幼儿园可上。很多私立幼儿园前些年取得大发展,其中一些传出虐童的丑闻。生龙宝宝的代价是巨大的,有些操心多家长孩子两三岁时就开始四处寻觅合适的学区房,并不惜重金购置。不仅如此,龙年出生的孩子升学压力始终存在,并面临更激烈的中高考竞争。 继续阅读我们真正在输掉的战争:中国人口危机

中国政府智库报告全文:警惕出现金融恐慌

全文转发: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李扬  尹中立  李拉亚  殷剑峰的文章


提要

1、今年以来,债券违约、流动性紧张、汇率下行和股市下泻等相继发生,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加之美联储加息以及中美贸易冲突呈长期化和高度不确定性,我们认为,目前中国极有可能出现金融恐慌

2、金融恐慌是一种极端的集体规避风险的行为。恐慌之发生,并非市场上当真出现了大规模的金融风险并日臻恶化,而是广大市场参与者对未来市场前景感到茫然甚至恐惧。广大市场参与者不约而同地抽逃资金而求自保,将会引致或者恶化金融危机。

3、应对金融恐慌应有大动作,并明确向世人宣示。主要措施包括,第一,立即启动国务院金融与发展委员会中的应急处置机制;第二,制定预案,及时、果断处理违约、破产事件;第三,尽快隔绝我国货币供给机制与美元、汇率和外汇储备的关系,为防范不可避免的外部冲击做好准备。

继续阅读中国政府智库报告全文:警惕出现金融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