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

作者:許章潤

許章潤(1962年10月-),中國法學家,擔任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法治與人權研究中心主任、 《清華法學》主編,也是天則經濟研究所特約研究員。其研究領域主要是法理學、西方法哲學、憲政理論和儒家人文主義與法學。


二月。墨水足够用来痛哭,大放悲声抒写二月,一直到轰响的泥泞,燃起黑色的春天。

——帕斯捷尔纳克

豕鼠交替之際,九衢首疫,舉國大疫,一時間神州肅殺,人心惶惶。公權進退失據,致使小民遭殃,疫癘散布全球,中國漸成世界孤島。此前三十多年「改革開放」辛苦積攢的開放性狀態,至此幾乎毀於一旦,一巴掌把中國尤其是它的國家治理打回前現代狀態。而斷路封門,夾雜著不斷發生的野蠻人道災難,跡近中世紀。原因則在於當軸上下,起則鉗口而瞞騙,繼則諉責卻邀功,眼睜睜錯過防治窗口。壟斷一切、定於一尊的「組織性失序」和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特別是孜孜於「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政體「道德性敗壞」,致使人禍大於天災,在將政體的德性窳敗暴露無遺之際,抖露了前所未有的體制性虛弱。至此,人禍之災,於當今中國倫理、政治、社會與經濟,甚於一場全面戰爭。再說一遍,甚於一場全面戰爭。此可謂外寇未逞其志,而家賊先禍其國。老美或有打擊中國經濟之思,不料當軸急先鋒也。尤其是疫癘猖獗當口,所謂「親自」雲雲,心口不一,無恥之尤,更令國人憤慨,民心喪盡。

是的,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而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至此,放眼世界體系,揆諸全球政治週期,綜理戊戌以來的國情進展,概略下述九項,茲此敬呈國人。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Please . Not a Member? Join Us

如何量化中國互聯網管制的衝擊?

作者:张林


微信公众号是中国最大的自媒体平台,它的言论尺度可以说是中国言论开放的边界。最近几个月,微信却先后关闭了新开通的公众号平台的评论功能以及留言分享功能。腾讯公司作为供给者不会主动阉割自己热销的产品,这显然又是主管部门的新要求。

对新增微信平台来说,由于只能发表不能评论的微信推文,也就使其几乎丧失了社交媒体的社交功能。最近微信自媒体对国内疫苗与#MeToo等丑闻的揭露显示出了互联网的力量,而新增的微信公号则很难重现这样的自媒体时刻。先控制住增量,再进一步整顿现有微信平台,或许是当下主管部门的管制策略。虽然这个限制举措进行得波澜不惊,却意味着中国本已经逼仄的网络言论空间又后退了一步。

可是,互联网管制的最大受害者可能正是管制者本身。互联网搜索的技术算法决定了一个热点事件的自我强化:百度上屏蔽掉的言论,会在谷歌上以几何级数的速度发酵。久而久之,国内媒体上的中国和国外媒体上的中国将会呈现出完全不同,甚至是分裂对立的国家形象。一种观点认为国际社会总在刻意丑化中国,殊不知本国的互联网管制却是问题源头之一,国内对所谓负面新闻的封锁屏蔽,使得境外媒体成为唯一的消息出口。仅这一点就足够值得反思,防火墙内的中国,真的因为互联网管制变得更安全了吗? Continue reading 如何量化中國互聯網管制的衝擊?

一直在作死,從未被刪除

转自:墙外楼


北京时间7月26日下午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外的爆炸事件发生后,美国大使馆在官方微博上发布相关消息,引来了数千中国网民的评论和留言。其中不少留言内容在中国大陆境内的网络上是难以见到的。有网民直接表示,美使馆微博已经成为中国的一个言论飞地。

爆炸事件发生之后的两个小时,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在他们的官方微博上发出消息:“今日下午一点左右在大使馆建筑物东南角外的街道上发生一起爆炸。根据大使馆的区域安全官表示,一名人士引爆炸弹。除了该炸弹客并无其他人受伤,大使馆的建筑及场地所有物无受损。当地警方已作出了反应。”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 Please . Not a Member? Join Us

要允許人們講真話——這話咋那麼彆扭?

作者: 孙盛起


人民日报强国论坛曾经进行过一次“要允许人们讲真话”的讨论。讨论中,人们各抒己见,大多数人对议题表示赞同,偶有人发表“涉及到原则性问题,有时候就要说假话”这样的奇葩高论不足为怪。

然而,人们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的时候,是否想过,这个议题本身就很奇葩?

“要允许人们讲真话”,这句话至少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本来是不允许人们讲真话的;二、讲真话是要经过允许的。 Continue reading 要允許人們講真話——這話咋那麼彆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