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錯了怎麼辦?

皇上錯了怎麼辦?

作者:辛可 幾千年來,中國人始終面對一個頭疼的問題,奴才或奴隸錯了,可以隨便收拾,甚至乾掉大頭或小頭,如果皇上錯了,怎麼辦? 依常識,錯了就該批評,就應悔過。有人也嘗試這麼乾,結果如何呢?韓退之被貶謫、海剛峰下死牢、雒於仁險些丟掉小命。這就是批評皇上的下場。 他們之所以走狗屎運,大概是沒有活明白。儘管皇上提倡批評與自我批評,但不包括朕;皇上要求每個人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但不包括孤;皇上宣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不包括寡人……。老子受命於天,在一切社會規則之上!...
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

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

作者:許章潤 許章潤(1962年10月-),中國法學家,擔任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法治與人權研究中心主任、 《清華法學》主編,也是天則經濟研究所特約研究員。其研究領域主要是法理學、西方法哲學、憲政理論和儒家人文主義與法學。 二月。墨水足够用来痛哭,大放悲声抒写二月,一直到轰响的泥泞,燃起黑色的春天。——帕斯捷尔纳克...
讓一小部分人先民主起來

讓一小部分人先民主起來

今天,香港的區議會選舉的結果出來了,評論很多,我就不湊熱鬧了。這件事的重點在於,香港的選舉制度目前來看還是健康的。這件事的意義在於,讓大陸人民看到了中國人也是可以搞民主的。既然700萬人口的小城市可以搞,那麼2000萬人口的深圳也可以搞,先讓一小部分人民主起來,做好了再擴大到全廣東省、再擴散到珠三角地區、長三角地區⋯⋯不管怎麼說,應該嘗試一下。...

香港的體制與真正的政治危機

轉自:西西弗評論 在今年7月份香港的動亂剛剛開始的時候。我當時其實非常擔心香港出現真正的政治危機。而4個月後的現在,雖然暴力行為越來越激烈,我反而安心了很多。也許,香港這次運動的暴力化持續化,反而能延緩甚至避免香港的政治危機。 在什麼情況下,香港會出現真正的政治危機?會成為中國中央政府的一個真正頭疼的問題?遊行和暴動是撼動不了中央政府的主權的。分析香港問題,要先看清楚香港的政治體制。雖然沒有雙普選,但香港仍然是一個准選舉政治,三權分立的體制。大家一定要記住這一點,香港是自下而上的選舉政治。 一...

柏林牆倒下之前,沒有人相信它會倒下

30年前的11月9日,柏林牆開始倒塌。 象徵冷戰的柏林牆始建於1961年8月13日,其阻止了東德和西德的人員的自由往來,柏林牆是德國分裂的象徵,成為了分割東西歐的重要標誌性建築。 但在那些年里,東德人以及波蘭人和捷克斯洛伐克人用各種方式去「穿牆」,辦假證、挖地道、自制熱氣球飛越、改裝汽車發動機藏身偷渡;以及視死如歸駕汽車撞牆…… 雖然不斷有比電影更為觸動的逃亡故事,但對失敗者冰冷無情的懲罰更讓人絕望。 所以,當東德領導人在民眾抗議的壓力下,決定放鬆去往西德的出入境手續時,人們蜂擁而至,加上一些「偶然」因素,柏林牆被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