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水”是认真的:因为“清算”是真的

转自:墙外楼


政策的转向

最近为“松”与“紧”,央妈与财政部吵了一架,这相当罕见。

前天央妈与财政部的共同爸爸国务院开了个常务会,这个时间开“国常会”,也相当罕见。会议一锤定音,要求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稳健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

会议表示,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根据形势变化相机预调微调、定向调控。这个说法想来许多人不陌生,所以很多老司机的评语都是: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43个月前,也就是2015年1月,总理参加达沃斯论坛时的表态,也是积极财政和稳健货币,不会搞大水漫灌,注重预调微调。然而结果是,2015年我们降了5次息,降了4次准。

这轮宽松,点燃了许多牛市。有的比较短,比如股市。有的比较长,但也到了清算时期,比如P2P。有的很长,暂时没看到结束的可能,比如房地产。 继续阅读“放水”是认真的:因为“清算”是真的

广告

我们真正在输掉的战争:中国人口危机

转自:墙外楼,作者不详


01

根据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数是1723万人,比2016年下降63万人,比卫计委预测的2017年出生人口下限2023.2万少了300万。其中二孩的出生人口是883万,一孩只有724万,可以想象,若2015年没有全面开放二孩,出生人口已是雪崩式下降。

时光倒退30年,1987年,中国出生了2528.8万人,这是个注定后无来者的出生高峰,它由60年代中国的前一个生育高峰所决定,又决定了20年多后的、刚刚过去的2016年这个生育高峰。1987年以后,出生人口数便一路下滑,到2004-06年低处的时候,已经不足1600万,相去最高峰不足2/3。未来出生人口也会走出这样的趋势,即使不考虑已经低到地下室的生育意愿,按最乐观的估计,在未来7年内,出生人口就将下降到1000万以内,并被死亡人口数赶上,进入漫长的人口负增长时期。

出生人口骤降的后果没有那么快显现出来,相反,人口高峰的阵痛却很明显。由于中国传统的生肖观念,2012年龙年是一个出生大年,2011年-2013年,上海出生人口分别为18.00,22.61,19.62(万),北京出生人口分别为19.1、22.4、21.6(万),都在龙年有个凸起。而2018年正是2012年出生人口大量入学的年份,所以年初看到有人抱怨说给北京政府年缴税数百万,孩子却没有办法在北京上学,所以两三年前,上海好多孩子的家长去政府抗议说没有幼儿园可上。很多私立幼儿园前些年取得大发展,其中一些传出虐童的丑闻。生龙宝宝的代价是巨大的,有些操心多家长孩子两三岁时就开始四处寻觅合适的学区房,并不惜重金购置。不仅如此,龙年出生的孩子升学压力始终存在,并面临更激烈的中高考竞争。 继续阅读我们真正在输掉的战争:中国人口危机

进退之中国

转自网络,作者不详,原文标题:《大棋即将下完,撤退已在路上》。部分内容有删改。
文章注释与配图:雷公


处理庞氏债务有三种办法:
1、借新还旧, 输血续命 。
2、设法将债务转嫁,找人接盘。
3、如果前两种办法用尽,最后还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违约。

继续阅读进退之中国

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转自: 老蛮评论
简评:本文如同一部世界货币简史,更像是一部中国印钞史。逻辑清晰、数据详实,值得花一点时间看看。

我们从这样一组数据开始本文:2013年初,我大中国央行“对其它存款性公司债权”(央行借给商业银行的债)规模为1.45万亿。当年6月,钱荒发作,各商业银行的现金流濒临断裂,全社会陷入恐慌。央行紧急启动“SLF”、“MLF”等方式,直接借钱给商业银行,补充商业银行的现金流。至2014年底,央行对其它存款性公司债权的规模为2.50万亿,2015年底为2.66万亿。这两年央行在借钱给商业银行的问题上,算得上极尽克制,两年时间加起来也就是借了1.21万亿出去。然而到2016年底,该数据暴增到8.47万亿,较2015年底暴增了5.81万亿,增幅高达218%。

到2017年,这种令人震惊的增幅突然就停止了。6月底的数据为8.59万亿,较2016年底仅仅微弱上升了1200亿,增幅只剩下可怜的1.4%。看起来,商业银行已经不再需要找央行借钱了似的。

我们必须知道的是,央行借钱给商业银行,乃是2013年以后,我大中国最重要的金融现象,没有之一。2014和2015年央行借钱给商业银行的规模偏小的结果,是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都陷入萎缩,于是我大中国政府被迫在2015年底启动“地产去库存”运动,并敞开央行的大门,让各商业银行想借多少就借多少。这就是2016年央行对各商业银行的债权规模剧增的原因。然而,2017年,这一切都戛然而止,商业银行竟然突然停止向央行借钱了。在这种现象的背后,一定有着非常深刻的经济学上的原因。而将这个原因挖掘出来,一定能让我们更加清晰的理解未来之路。这,就是本文的核心目的。

——是以为序

继续阅读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