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退之中国

转自网络,作者不详,原文标题:《大棋即将下完,撤退已在路上》。部分内容有删改。
文章注释与配图:雷公


处理庞氏债务有三种办法:
1、借新还旧, 输血续命 。
2、设法将债务转嫁,找人接盘。
3、如果前两种办法用尽,最后还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违约。

继续阅读进退之中国

广告

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

转自: 老蛮评论
简评:本文如同一部世界货币简史,更像是一部中国印钞史。逻辑清晰、数据详实,值得花一点时间看看。

我们从这样一组数据开始本文:2013年初,我大中国央行“对其它存款性公司债权”(央行借给商业银行的债)规模为1.45万亿。当年6月,钱荒发作,各商业银行的现金流濒临断裂,全社会陷入恐慌。央行紧急启动“SLF”、“MLF”等方式,直接借钱给商业银行,补充商业银行的现金流。至2014年底,央行对其它存款性公司债权的规模为2.50万亿,2015年底为2.66万亿。这两年央行在借钱给商业银行的问题上,算得上极尽克制,两年时间加起来也就是借了1.21万亿出去。然而到2016年底,该数据暴增到8.47万亿,较2015年底暴增了5.81万亿,增幅高达218%。

到2017年,这种令人震惊的增幅突然就停止了。6月底的数据为8.59万亿,较2016年底仅仅微弱上升了1200亿,增幅只剩下可怜的1.4%。看起来,商业银行已经不再需要找央行借钱了似的。

我们必须知道的是,央行借钱给商业银行,乃是2013年以后,我大中国最重要的金融现象,没有之一。2014和2015年央行借钱给商业银行的规模偏小的结果,是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都陷入萎缩,于是我大中国政府被迫在2015年底启动“地产去库存”运动,并敞开央行的大门,让各商业银行想借多少就借多少。这就是2016年央行对各商业银行的债权规模剧增的原因。然而,2017年,这一切都戛然而止,商业银行竟然突然停止向央行借钱了。在这种现象的背后,一定有着非常深刻的经济学上的原因。而将这个原因挖掘出来,一定能让我们更加清晰的理解未来之路。这,就是本文的核心目的。

——是以为序

继续阅读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