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与无耻

作者:张维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联合创始人)


我这几年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人类为什么会犯错误,甚至是灾难性的错误?我得出的一个基本结论是,人类犯错误有两个基本原因,第一个原因是由于我们的无知,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我们的无耻。当然,从佛教的观点看,无耻本质上也是无知的表现,不知道自己的根本利益所在。

好心干坏事就是由于无知,不知道我们采取某种行动的后果是什么而犯的错误。父母出于爱而干涉儿女的婚姻导致的爱情悲剧就是一个例子。也有大量的是坏心干坏事,为了个人的私利损害他人,就是由无耻导致的错误,比如秦始皇的焚书坑儒。

当然,现实中,大量的错误是无知与无耻结合的产物。“文革”就是多数人的无知和少数人的无耻共同造成的。少数人发动了这场运动,多数人由于无知而积极参与,等明白过来悔之晚也,结果造成了一场毁灭人性、毁灭文化的历史大悲剧。而且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人类历史上多数人的无知和少数人的无耻导致的灾难是非常多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比如义和团运动,拳民们以为修炼100天、念念咒语就可以刀枪不入,这是无知。对慈禧太后和刚毅、惇亲王载濂、端郡王载漪、辅国公载澜、庄亲王载勋这些满清统治者来讲,既有无知的一面,更有无耻的一面。他们想利用义和团的运动进行宫廷权力斗争,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这是无耻。清廷中也有很多人将义和团当成升官发财的好机会,也是无耻。结果是生灵涂炭,民族危亡。 继续阅读无知与无耻

广告

不管是天猫还是死猫,能圈到钱就是好猫?

作者:兽爷


陈云喜欢杭州,一辈子去了不下30次。

1980年的春天,陈云又来了。这次他不光欣赏了挚爱的曲艺,还看到了一个报告:仅浙江乐清一带,因走私外流银元近亿枚,黄金近一吨。

在沿海渔船上,浙江人与日本人、台湾人以金银、渔货甚至鳗鱼苗交换手表、摩托车、电视机。乐清里隆贸易繁荣,与香港九龙、台湾基隆并称“三隆”。

海上地方小,他们还直接把销售端搬到了岸上,起名“走私场”。

陈云很生气。他回北京不久,浙江省委给南京军区发函,东海舰队出动了军舰缉私。 继续阅读不管是天猫还是死猫,能圈到钱就是好猫?

起来,不愿做韭菜的人们!

作者:太阳雨


这个夏天,中国突然多了几百万金融难民。他们都是在P2P平台被割韭菜的投资者,结果数千家平台几乎一夜之间跑路,圈走了数万亿人民币的巨资。这些钱毫无疑问都来自“韭民”们,少则万余,多则上百万,有的因此倾家荡产,有的因此赔掉了准备买房的存款。总之不难想象,以中国目前这世道,艰辛的民生,没钱的日子是多么地痛苦。

但是对金融难民来说,他们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让圈走的钱重新回来。当然,这只会让他们更加痛苦。挖苦的话我是真的不忍多说,但通过这次的P2P事件,我算是彻底看透了中国人的“韭性”,天生就是被收割的品种。 继续阅读起来,不愿做韭菜的人们!

如何量化中国互联网管制的冲击?

作者:张林


微信公众号是中国最大的自媒体平台,它的言论尺度可以说是中国言论开放的边界。最近几个月,微信却先后关闭了新开通的公众号平台的评论功能以及留言分享功能。腾讯公司作为供给者不会主动阉割自己热销的产品,这显然又是主管部门的新要求。

对新增微信平台来说,由于只能发表不能评论的微信推文,也就使其几乎丧失了社交媒体的社交功能。最近微信自媒体对国内疫苗与#MeToo等丑闻的揭露显示出了互联网的力量,而新增的微信公号则很难重现这样的自媒体时刻。先控制住增量,再进一步整顿现有微信平台,或许是当下主管部门的管制策略。虽然这个限制举措进行得波澜不惊,却意味着中国本已经逼仄的网络言论空间又后退了一步。

可是,互联网管制的最大受害者可能正是管制者本身。互联网搜索的技术算法决定了一个热点事件的自我强化:百度上屏蔽掉的言论,会在谷歌上以几何级数的速度发酵。久而久之,国内媒体上的中国和国外媒体上的中国将会呈现出完全不同,甚至是分裂对立的国家形象。一种观点认为国际社会总在刻意丑化中国,殊不知本国的互联网管制却是问题源头之一,国内对所谓负面新闻的封锁屏蔽,使得境外媒体成为唯一的消息出口。仅这一点就足够值得反思,防火墙内的中国,真的因为互联网管制变得更安全了吗? 继续阅读如何量化中国互联网管制的冲击?

谁在删帖?

作者:杨恒均


国家主席和总理都对疫苗事件发话了,相关部门迅速抓人了,这次问题应该可以解决了。但我发现,主席和总理对重要讲话却很难转发出去,引用在文章中则显示有敏感词,连文章都发不出。这种事很滑稽,当然不是第一次,对我们这些写作者来说,见惯不惊。我曾经多次对读者解释:我的写作生涯中,花费在如何遣词造句避免敏感词,如何转弯抹角对违禁话题表达我想说的精力与时间,远远超过我花在写作上的。

但即便这样,文章也还是莫名其妙地被删。可能读者和海外也都对我有一定了解,我说话不极端,喜欢慢条斯理转弯抹角摆事实、讲道理。这也是至今为止,不管有多少人对我个人尽兴批评与攻击,却很少有人真能对我一千多万字的文章挑刺、找出什么大毛病。但想不到的是,我这样的文字,这几年也成为他们大面积消灭的对象。这就让人很不懂了。

我自认为是很懂得中国的,真正引起不安和不稳的文字,可能对民众生活造成一些混乱的话题与观点,我即便一定得写,也会非常自律的。但我认为,经过几十年的经济快速发展,加上人类早就进入互联网信息社会,中国政治和社会已经强大到可以允许民众的不同声音和批评,但绝对没有强大到可以屏蔽所有的不同声音,删除一切批评的意见。

这话并不拗口,说白了就是:中国未来的大问题不会是适当放开言路,也不是我们这些关心国家的文字写作者带来的,而是不与时俱进,甚至要倒退回到一言堂、万马齐喑的时代,摒弃一切不同意见最终必然带来的大爆发、大爆炸继续阅读谁在删帖?

公有制是万恶之源

作者:李大立


100多年前“一个幽灵在欧洲上空俳徊”,“共产党宣言”宣称“共产党的目标用一句话概括起来,就是消灭私有制。”彻底消灭私有制,全面实行公有制,1949年中共篡政后步苏俄后尘,在城市里没收资本家的工厂,一切私营工商业,小至路边小店,没收一切房屋私产,由政府重新“分配”,在农村没收地主富农一切土地房屋财产,分给“贫下中农”,数年后由互助组,合作社进而“人民公社”一切土地收归国有。结果如何呢? 继续阅读公有制是万恶之源

要允许人们讲真话——这话咋那么别扭?

作者: 孙盛起


人民日报强国论坛曾经进行过一次“要允许人们讲真话”的讨论。讨论中,人们各抒己见,大多数人对议题表示赞同,偶有人发表“涉及到原则性问题,有时候就要说假话”这样的奇葩高论不足为怪。

然而,人们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的时候,是否想过,这个议题本身就很奇葩?

“要允许人们讲真话”,这句话至少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本来是不允许人们讲真话的;二、讲真话是要经过允许的。 继续阅读要允许人们讲真话——这话咋那么别扭?

经济海啸正从大洋彼岸席卷而来

作者:蔡慎坤 


所谓掠夺式的增长,就是通过制度的陷阱,想方设法的把你辛辛苦苦赚的钱又掠夺回去。有些是悄悄地拿走,比如滥印货币、增发债券、滥发股票以及负利率;有些是公然掠夺,比如高税收、高房价、高收费以及高罚款;有些则是通过暴力手段野蛮掠夺,比如暴力征地血泪拆迁以及垄断性地抢夺占有自然矿产资源等等。

中国经济虽然高速发展,但这个社会不知不觉被利益集团垄断和绑架,社会财富也不知不觉被各种利益集团掠夺和瓜分,所谓的“利益博弈”早已成为过眼云烟,中国社会呈现出来的是一番弱肉强食的光景,即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德,没有任何良知,绝大多数人被排除在财富掠夺的游戏之外。高速的经济增长固然可以为蜕变了的社会涂脂抹粉,却很难说服那些被剥夺了基本权利的弱势群体。

当更多弱势群体被这个时代所抛弃的时候,中国社会稳定的基础就越来越脆弱。于是,一种关于保增长保稳定的恶性循环就开始了:越是不稳定,就越要推动GDP高速增长;越要推动经济高速增长,就越要推动符合各种利益集团的政策举措;而越是推动这种政策举措,就越是造成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和尖锐的社会矛盾对立。 继续阅读经济海啸正从大洋彼岸席卷而来

制度是最昂贵的药品 —— 为什么我们不是药神

作者: 二大爷


大热电影《我不是药神》里面有一句很戳心的台词: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做穷病。这句话对了一半。说对是因为贫穷确实不仅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还会实实在在限制我们生命的长短;不对呢,是因为它并不是决定生死的唯一、甚至是重要因素。

洋人的例子我们且不谈,就谈谈海峡对岸,我们同胞,台湾的医疗制度。

台湾医保的正式名称是:全民健康保险。口碑好到什么程度呢,早在2005年,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就曾经为之打call,极力主张美国移植台湾经验。大名鼎鼎的《纽约时报》去年还专门推介,呼吁政客重视。每年都有大量的美国病人去台湾就医,特别是大病——因为诸如器官移植这样的需要巨额费用的大病,在台湾的开销仅仅是美国开销的五分之一。而且医疗水平和服务并不逊于美国。 继续阅读制度是最昂贵的药品 —— 为什么我们不是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