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生:以所有制中立启动改革开放再出发

本文为华生10月27日在武汉大学改革开放新征程论坛上的演讲稿


近来,几家权威政府机构的负责人、发言人密集提出了“竞争中性”和“所有制中立”的口号。从直接原因看,似乎是回应国际上把中国的国企打入另册的歧视。其实“竞争中性”过去中国很早就提出过,而且应当说“中性”“中立”与我们党和政府文件中一直强调的对不同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一视同仁”,是完全一致的。尽管如此,不能不说这两个提法出来后还是让很多人有耳目一新之感。那么,为什么党和政府的文件一再阐述,民营经济的存在和发展却始终被认为是个问题,以至需要不断喊话来稳定人心呢?我觉得这恐怕主要是因为迄今为止在所有制问题上,我们还有一些重要的理论和政策问题没有回答,实际做法上与“竞争中性”“所有制中立”还有较大距离。因此我们不能仅仅将这些口号作为应对外界压力的策略手段,而是应当用开放倒逼改革,以改革扩大开放。

最近,刘鹤副总理直至习近平总书记都出来讲话,再次高度肯定民营企业的地位、贡献和作用,应当说,中央对这个问题重视的程度已经难以复加。现在的问题是要落实和聚焦到实处。就我的观察来看,有以下八大理论和实际政策问题,如果能真正解决落实好,人们的预期就能稳定,民营经济的繁荣发展,乃至公有经济的活力焕发都指日可待。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和走向世界也会更少阻力和更有底气。

首先是四大理论问题

继续阅读华生:以所有制中立启动改革开放再出发

中美贸易战最大的障碍,是中共官媒和外交系统

8月20日,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在香港苹果日报刊文称,11月美国将进行中期选举,如果中共能在选举之前,解决贸易争端,可能对中方有利。如果拖到选战之后,势必对中方严重不利。

贺江兵分析称,无论选举结果如何,美国都不会放松对华制裁。因为现在把中共列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基本上是美国左中右的全面共识。

川普(特朗普)对中共不公平贸易行为,采取严厉的关税制裁后,支持率节节攀升,美国经济也一片繁荣景象。另外,从美国之前通过的《台湾旅行法》,在参、众两院罕见的几乎全票通过,也可见一斑。

目前,中美双方正在积极筹备本月22日开启的新一轮磋商。据《华尔街日报》报导,中美官员表示,11月,川普和习近平将分别有两次会面机会,双方希望在此之前,解决中美贸易争端。

贺江兵分析认为,解决贸易争端最大的障碍,其实是中共官媒和外交系统

继续阅读中美贸易战最大的障碍,是中共官媒和外交系统

如何量化中国互联网管制的冲击?

作者:张林


微信公众号是中国最大的自媒体平台,它的言论尺度可以说是中国言论开放的边界。最近几个月,微信却先后关闭了新开通的公众号平台的评论功能以及留言分享功能。腾讯公司作为供给者不会主动阉割自己热销的产品,这显然又是主管部门的新要求。

对新增微信平台来说,由于只能发表不能评论的微信推文,也就使其几乎丧失了社交媒体的社交功能。最近微信自媒体对国内疫苗与#MeToo等丑闻的揭露显示出了互联网的力量,而新增的微信公号则很难重现这样的自媒体时刻。先控制住增量,再进一步整顿现有微信平台,或许是当下主管部门的管制策略。虽然这个限制举措进行得波澜不惊,却意味着中国本已经逼仄的网络言论空间又后退了一步。

可是,互联网管制的最大受害者可能正是管制者本身。互联网搜索的技术算法决定了一个热点事件的自我强化:百度上屏蔽掉的言论,会在谷歌上以几何级数的速度发酵。久而久之,国内媒体上的中国和国外媒体上的中国将会呈现出完全不同,甚至是分裂对立的国家形象。一种观点认为国际社会总在刻意丑化中国,殊不知本国的互联网管制却是问题源头之一,国内对所谓负面新闻的封锁屏蔽,使得境外媒体成为唯一的消息出口。仅这一点就足够值得反思,防火墙内的中国,真的因为互联网管制变得更安全了吗? 继续阅读如何量化中国互联网管制的冲击?

许章润: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

作者:许章润(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转自:端传媒


本文是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新作。自2013年以来,许章润教授陆续发表《重申共和国这一伟大理念》《重思中国立国之基》《保卫“改革开放”》《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等一系列演讲和文章,批判中国当下政治和社会运行模式在歧路上渐行渐远。本文尤其对2017年冬以来以来中国政治与社会的倒退趋势进行了系统性批判,明确指出要警惕“极权回归”的危险,并提出“个人崇拜”刹车和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的诉求,成为中国大陆知识界为数不多直击时弊的声音。端传媒经作者授权,首发全文无删节版本。 继续阅读许章润: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

一直在作死,从未被删除

转自:墙外楼


北京时间7月26日下午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外的爆炸事件发生后,美国大使馆在官方微博上发布相关消息,引来了数千中国网民的评论和留言。其中不少留言内容在中国大陆境内的网络上是难以见到的。有网民直接表示,美使馆微博已经成为中国的一个言论飞地。

爆炸事件发生之后的两个小时,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在他们的官方微博上发出消息:“今日下午一点左右在大使馆建筑物东南角外的街道上发生一起爆炸。根据大使馆的区域安全官表示,一名人士引爆炸弹。除了该炸弹客并无其他人受伤,大使馆的建筑及场地所有物无受损。当地警方已作出了反应。” 继续阅读一直在作死,从未被删除

制度是最昂贵的药品 —— 为什么我们不是药神

作者: 二大爷


大热电影《我不是药神》里面有一句很戳心的台词: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做穷病。这句话对了一半。说对是因为贫穷确实不仅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还会实实在在限制我们生命的长短;不对呢,是因为它并不是决定生死的唯一、甚至是重要因素。

洋人的例子我们且不谈,就谈谈海峡对岸,我们同胞,台湾的医疗制度。

台湾医保的正式名称是:全民健康保险。口碑好到什么程度呢,早在2005年,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就曾经为之打call,极力主张美国移植台湾经验。大名鼎鼎的《纽约时报》去年还专门推介,呼吁政客重视。每年都有大量的美国病人去台湾就医,特别是大病——因为诸如器官移植这样的需要巨额费用的大病,在台湾的开销仅仅是美国开销的五分之一。而且医疗水平和服务并不逊于美国。 继续阅读制度是最昂贵的药品 —— 为什么我们不是药神

如何看待中国模式

作者:雷公
本文于2011年2月14日发表于新浪微博,文章改编自:《萧功秦:远离虚骄的民族主义》 ,经济观察报。本文在原文基础上进行了较大篇幅地删减(尤其是大量政治概念),着重于对于中国模式的反思和客观认识。本文是对原文的学习笔记,仅供学习使用。

继续阅读如何看待中国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