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主義是一種政治謊言

轉自:德國之聲中文網,作者:長平


正在中國熱映的影片《流浪地球》預示,直到太陽系末日,甚至地球移居新的恆星系以後,中國現有社會形態都不會發生任何改變。時評人長平認為,雨果獎得主劉慈欣信奉的技術主義是一種政治謊言。

科幻文藝可以分為兩類:烏托邦和反烏托邦。烏托邦就是幻想美好未來,人性戰勝邪惡,民主戰勝專制,人類戰勝入侵者。自儒勒•凡爾以後,反烏托邦漸成主流。反烏托邦作品對人類未來充滿焦慮,並描繪出來警示當下。這些警示包括資源耗盡與驚天浩劫,但與此並行或者相互糾纏的極權專制對自由意志的控制和滅殺。《一九八四》、《星球大戰》、《黑客帝國》、《V字仇殺隊》、《撕裂的末日》等等,都在討論這樣的主題。還有一些電影,如《12猴子》、《未來水世界》、《人工智能》等等,並沒有直接表現政治,但是絕對不會暗示專制政權最終拯救人類。

正在熱映的中國電影《流浪地球》真正的創舉,也是最令人不安的地方在於,他打破了烏托邦與反烏托邦的傳統分類。看上去,它的主題是愛與希望,而且人類依靠強大的求生意志最終拯救了地球。但是,影片自始自終都在提示:這一切都可以在專制社會發生

閱讀全文《技術主義是一種政治謊言
廣告

建墻的時代?

仔細看看當今世界,美國、英國、法國甚至包括中國在內,都在走保守派(Conservative)路線。各國都在努力強化自我,不僅僅有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MAGA),把American替換成任何一個國家就是當今世界政壇的主流思潮。我不知道這對於未來幾十年意味著什麼,但這個趨勢越來越明顯。

中國也在走保守派這條路,「厲害了我的國」與「大國崛起」就是MAGA  的中國版。只不過因為你懂的原因,中國特色的保守派路線可能會更偏向於「原教旨主義」或更趨向於列寧與斯大林式的極端化與極權化的政治路線。雖然領導們嘴上說要捍衛全球化,但事實上,這些年國內的信息封鎖卻是越來越嚴了。

川普說,現在全世界建成的主要或者重要圍牆有77處,45個國家計畫或正在造牆。光從2015年算起,歐洲就造了800英里以上的牆。

諸多線索逐漸浮現出來的情景告訴我們,過去幾十年的關鍵詞諸如「開放」、「全球化」已逐步被其他一些不適合出現在文章中的敏感詞所替代——時代在變。

我們正處在一個「建墻」的時代?

我們可能正在經歷一個我們的祖輩父輩都未曾經歷過的時代。沒有人能夠告訴我們應該怎麼辦。人類的本能會在面對不確定(Uncertainty)的時候就會趨於保守和封閉。

對於做投資的人來說,很少有人經歷過十幾年甚至二十年以上的大蕭條。事實上,大崩盤式的大蕭條並不可怕,來得快去得快,每次崩盤之後都有新高。最可怕的是長期橫盤,這種折磨是我們都沒有體會過的——很難想象半輩子不漲的股市。


美國歷史上有這麼兩段,一段是1900年至1924年(上圖紅色部分),時間跨度24年,道瓊斯工業指數在60%左右的區間里震蕩;另一段是1963年至1983年(上圖綠色部分),跨度20年,道指在40%不到的區間里震蕩。自1896年有道瓊斯指數以來,美國股市有記載的年數為122年,這兩段合計44年,占比36%。多可怕~

面對這個時代,你有什麼思考?


中美90天貿易休戰期結束後會發生什麼?

本文轉自彭博Quicktake


美中談判代表如果不能在川普設定的3月1日最後期限前達成協議,爆發全球貿易戰的風險將會升高。川普此前威脅說,若3月1日前美中無法達成一致,將把對中國商品的擬加征關稅稅率提高一倍,此舉將令貿易戰的殺傷力進一步升級。

1. 3月1日有什麼重要意義?

這是川普與習近平達成的90天貿易休戰期的截止時間。根據他們二人12月在阿根廷20國集團峰會期間達成的休戰共識,在這90天內,美國同意對進口自中國的2000億美元商品暫時不將擬議關稅率從10%提高到25%。自那時起,美國和中國官員一直在談判。但川普最近表示,他和習近平將不會在3月1日之前再次會面,這令市場越來越擔心中美無法在90天內達成協議,儘管川普此前曾說如果談判取得進展,他可以同意延長磋商時間。

2. 事態將如何升級?

如果川普提出更高的25%關稅稅率,中國可以採取反措施,這可能促使川普對另外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

3.美國消費者和企業面臨的風險是什麼?

由於整體通貨膨脹仍然溫和,加之關稅措施避開了服裝,鞋類、玩具等必需消費品,美國購物者基本未受到貿易戰的沖擊。但這種情況未來可能改變。美國銀行分析師1月時在一份研報中指出,任何貿易戰的升級「對美國來說都會更加痛苦」,市場波動率將加劇,投資者信心受挫。

4. 中國面臨的風險是什麼?

貿易戰升級將加劇經濟放緩,使政府在應對更高公共支出方面遭遇壓力。當局可能會通過舉債來滿足資金需求,但這將破壞政府為去槓桿所作的努力。彭博經濟研究預計,如果中國能維持貿易休戰,2019年GDP成長率將避免0.3個百分點的拖累 。他們的基本預期是,假設貿易戰未升級,2019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將放緩至6.2% ,低於2018年的6.6%。

5.主要僵持點是什麼?

協議執行,智慧財產權保護和技術。川普已經承諾,任何協議都將包含有關嚴格執行的語言,但他的助手仍然在試圖搞明白這究竟是什麼,以及如何讓中國簽署協議。世貿組織(WTO)是監督協議實施的一個可能的平台,但美國政府對WTO已經不抱耐心。除了承諾購買更多美國商品之外,很難看出中方會同意其他,特別是考慮到中國一直以來對強制技術轉讓或其他涉嫌不當行為的指責都是持否認態度。(美國政府對華為不斷擴大的打擊也凸顯出北京面臨的挑戰。)

6. 為什麼我們陷入貿易戰?

川普市場將美國的巨額貿易逆差作為美國製造業基地減少和美國力量喪失的論據。通過胡蘿卜將大棒的方式,他千方百計試圖讓美國企業減少進口增加出口,從而縮小與中國的貿易逆差。2017年美國對華逆差為5660億美元。川普對外國生產的光伏面板、洗衣機、加拿大、墨西哥和歐盟等國生產的鋼、鋁,以及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都加征了關稅。一些美國的商業團體表示,川普對金屬商品施加的關稅以及那些國家的反制措施已經令美國的工業、農業和工人受到傷害。

7. 川普的策略會奏效嗎?

這取決於誰先退縮。經過幾個月的一談再談,中國原則上同意增加對美國農產品,能源,工業產品和服務的進口,以期消除中美的貿易不平衡狀態。這一承諾或許能構成達成初步協議的基礎,但關稅陰影並未消除,因為兩國在智慧財產權保護,中國對行業的補貼,以及協議執行方面等問題上都有分歧待彌合。去年10月,川普通過威脅放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促使該條約的另外兩個簽署國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意修改協議。美國的金屬關稅和威脅對汽車加征關稅的做法令歐盟和日本也尋求達成協議。與此同時,美國貿易逆差在2018年擴大,部分原因是美元走強使美國出口價格變得更高。

8. 到目前為止有什麼影響?

投資者和企業高管經常將中美這兩大經濟體間的貿易戰視為各類企業面臨的最大威脅之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1月份的報告中,因為貿易局勢緊張,三個月內第二次下調對全球經濟的預測,目前預計2019年全球成長率將為3.5% 。

9.企業說了什麼?

很多。蘋果、星巴克、福斯汽車、聯邦快遞都在業績展望中提到了中國經濟放緩。超過400家中國上市公司發布利潤預警。雖然貿易戰只是影響需求的一個因素(歐洲的疲軟以及美國財政刺激措施消退的影響也不能忽視),但其可能是公司高管最為擔心的問題。有些企業甚至正在考慮轉移供應鏈。

(完)

群氓現象:中國人的不可思議

圖文來自網絡,作者不詳


先來講個故事,這是發生在數年前的「安利退貨門事件」,故事發生在中國經濟最活躍的城市——上海。

▌安利退貨門事件

自20世紀90年代後期,隨著跨國企業進入中國,西方世界與中國才在基本的生活層面真正開始相互接觸。在跨國企業大批量遷往中國的過程中,一家名叫「安利(Amway)」的美國保健品跨國公司,也希望在這片它並不熟悉的土地上開展藍圖。

作為一家排名世界500強,並且是前30名的國際知名企業,安利公司直銷制度體系顯得非常獨特,並且被世界首富比爾蓋茨另眼相看,形容為「最無懈可擊的激勵制度」;被哈佛MBA和中國人大MBA列為教材案例,這家公司自然是實力雄厚,對中國市場充滿了期待。

然而,正是這家巨型企業,在中國最繁榮的城市上海,領略到的是東方人的不可思議之處:

閱讀全文《群氓現象:中國人的不可思議

MACD指標精解

市面上有不少講解這個經典技術指標的著述,但幾從指標算法出發去深度研究其市場意義的文章卻非常罕見。正因為如此,謬解與繆用很常見。


MACD(Moving Average Convergence Divergence)本意是指價格乖離率的移動平均值。其設計原理是計算兩根時長不同的均線之間的乖離率,用此方法來評估價格偏離市場平均成本之間的距離。因此,MACD是個乖離率指標,也是一個價格強度指標,而不是趨勢指標。本文將從該指標的設計原理出發,逐步精解這個強大指標的核心要點。

先看圖:

圖1

MACD指標在多數交易軟件上都有默認存在,這個指標有三個子項:DIFF、DEA和MACD。詳解如下:

閱讀全文《MACD指標精解

西蒙斯說

James Harris Simons 此人不做詳細介紹了,他在投資界與科學界的名氣都太大了。本文集選了他的一些「名言」,透過這些語句中我們可以感受到他的一些思維方式。翻譯水平有限,僅做參考(括號內是我自己的理解):


“ One can predict the course of a comet more easily than one can predict the course of Citigroup’s stock ”

人們預測彗星的走勢比預測花旗集團股價走勢容易得多。(別預測股價走勢)

“ The attractiveness, of course, is that you can make more money successfully predicting a stock than you can a comet ”

當然,這件事的吸引力在於,準確地預測花旗集團的股票走勢會比預測彗星賺到更多的錢。(說了也白說,人性使然)

閱讀全文《西蒙斯說

期貨交易風險管理

曾經與一年輕朋友聊期貨交易風險管理的問題,我的草根觀點是:用做現貨的觀念去作期貨

期貨是保證金交易,有杠杆,目前國際主流交易品種都在10~20倍左右(即10%~5%的保證金)。杠杆是一個中性的工具、雙刃劍。經常傳出某著名機構和所謂的大佬級人物爆倉的股市,因此“杠杆+爆倉”成了許多交易者的心魔,望而卻步。

事實上,如果用做現貨觀念來看待這個問題就簡單許多。

閱讀全文《期貨交易風險管理